《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站在那里,楚天齐现在心里无比清醒。自己绝对没有收过任何人贿赂,更别说这么一沓钱了。其实,自从那次被市纪委找过一次后,他特别谨慎。即使过节时候,有人给他一瓶三四十块的白酒,他也不收。实在拗不过了,他也会给对方回赠一些基本等值的东西,并且会在方便的时候,及时查看包装里面有没有什么夹带。他每次都查,当然每次都没有查到,但他心里是敞敞亮亮、踏踏实实的。
  看着手里的照片,楚天齐判断,一定是有人不知从哪弄了这么几张图片,邮寄给纪委的。随同照片的,肯定还会有一份刨制的所谓“举报信”。他知道,自己得罪了一些人,这些人成天都在想方设法整自己。寄这么一些东西,有可能就是恶心自己,就是为了败坏自己的名声。还可能他们坚信“哪个当官的锅底没点黑?”这句话,想要以此借口,给自己来一个搂草打兔子——捎带脚,顺便揪出自己所谓的其它犯罪事实来。

  牛正国把报纸往桌上一放,沉声道:“说吧。”
  “没得说。”楚天齐回答了三个字。
  “你真没得说?”牛正国站起来,眼睛死死盯着楚天齐,但令他奇怪的是,并没有从对方眼中发现慌乱。最起码对方要比上午镇静的多。他一笑,“攻守同盟更是错上加错,另外你的通话记录也会进入我们的监控范畴。”
  楚天齐一笑:“牛书记,这些照片和我无关,还有别的证据吗?就请一起拿出来吧。”
  牛正国肯定的说:“当然还有证据,不过不能给你看,我们有保护举报人的义务。”
  “明白了。”楚天齐点点头,“我可以回去了吗?”
  “你……”牛正国显然很生气,但他接下来语气一缓,“你可以回去。”
  “那好,我走了。”说完,楚天齐径直向外走去。
  身后传来牛正国的声音:“慢着。”他的声音顿了一会儿,见对方站住了,才又说道,“回去是可以,但是你要想清楚,机会是越来越少了。”
  “明白。”楚天齐头也不回,回答的很干脆。
  “还有,鉴于现有证据,我们可以向县委请示,暂停你的工作,责令你配合我们的调查。”牛正国的声音阴冷的厉害,没有一点感情*色彩。
  楚天齐心头一震,一股难言滋味涌了上来。他镇静了一下,说道:“可以。”然后转向牛正国,“牛书记,但是我现在可以负责任的说,这肯定是一个冤案。”
  牛正国似乎失去了耐性,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一切以事实说话,你只有最后二十四小时机会,希望你能把握住。”
  楚天齐没有再说话,转回身,义无反顾的走了出去。
  坐到车上,楚天齐长嘘了口气,轻轻扭动钥匙开关,右脚点在油门上,汽车缓缓启动了。
  出了县委大院,汽车沿着路边慢慢前行着,路旁的建筑慢慢向后走去。渐渐的,一排排杨树代替了楼宇房屋,汽车已经出了县城,速度也快了起来。又开出很远,楚天齐找到路旁一块空地,把汽车开过去,停了下来。
  拔掉汽车钥匙,楚天齐放倒座椅,仰面躺了下去,闭上眼睛,想着今天的事情。
  今天下午,在找牛正国之前,楚天齐仔细分析了牛正国所说之事,逐渐理出了一条思路:肯定有人举报了自己。但举报者的身份、目的,他却想不出个头绪。因为这几年他得罪了不少人,包括官场上的,也包括混社会的,既有县里、市里的,也有省城的,甚至还有本省以外的人。
  楚天齐认为,要想彻底洗清自己嫌疑,必须要看到一些所谓“证据”,才能从中发现蛛丝马迹,也才可能找出举报者。如果确定了举报者,那么对方的目的自然应该就水落石出了,自己也才可能找到相关反击证据,从而让牛正国相信自己是清白的。
  而那些所谓的“证据”,应该就在牛正国手里,只有牛正国拿出来,自己才能够看到。楚天齐和牛正国有过两次正式接触,第一次是自己刚到青牛峪乡时,牛正国找自己了解温斌拿回扣的事。第二次是王晓英诬告自己高价手机来路不明,牛正国陪市纪委金主任找过自己。
  通过两次接触,楚天齐对牛正国有了一定了解,他觉得对方是一个有原则,也有策略的人。这样性格的人,一般情况下,不会为别人言语所左右,何况自己和对方所处的这种位置关系,牛正国也不可能轻易拿出证据让自己看。

  思考了一番,楚天齐觉得只有采用“激将法”,对方才可能出示所谓的“证据”。如果方式不妥或是有些过火的话,楚天齐想着是在此事平息后,再向对方道歉或是解释。于是,他在二次见牛正国时,采用不太配合的方式,“逼”对方拿出了那一沓照片。就在他想让对方拿出更一步的“证据”,比如举报信时,对方严词拒绝了楚天齐的要求。
  不过,现在有这些照片证据,楚天齐也能笃定的认为,自己肯定是被别有用心的人诬告了。因为自己是绝对没有收过任何人金钱好处的,那么这些照片肯定就是移花接木,或是无中生有。否则,对方肯定会把和自己有联系的东西,那怕是一个衣服角或是一个模糊的背影放进照片的。
  虽然明知道这些照片肯定和自己无关,但既然有人硬是举报和自己有联系,而且纪委又是盯着不放,那么就需要自己拿出和这些照片没有联系的证据。但是只从照片看,没有任何关于举报人的信息,自己又怎能有针对性的拿出反击证据呢?根本就无从下手。
  在牛正国办公室的时候,楚天齐没觉出什么,甚至还在想“反正跟我无关”,可是当走出三一五房间以后,他意识到一个棘手问题。他清楚的记得,对方说只给自己二十四小时考虑,过后会请县委停自己的职。
  现在,楚天齐多少体验到做一把手带来的心里满足,也很喜欢这种当官的感觉。但是只要一停职,这些心理满足和感觉就会随之而去,接踵而来的就会是空虚、失落和世人的嘲讽。要想复职的话,不知道要经过怎样的波折,而且还未必能达到想要的结果。
  这些还不是楚天齐最在意的,他在意的是自己空怀满腔抱负而无处施展,他在意的是在自己官场档案和人生履历中会有一个污点。而这个污点却是别人硬泼给自己的,是一辈子都不能彻底抹去的。但是面对这样的结果,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听之任之。

  其实之所以很在意现在的身份,很看重宦海生涯,楚天齐还有一个秘密,那就是要在官场拼出一片天地,要找回当初因地位低微而被他人撕碎的自尊。虽然现在这种狭隘的报复心理已经减弱了很多,虽然在实际工作中想的更多的是为百姓谋福祉,虽然自己已经成熟了好多。但是,楚天齐不介意对那个抢走女友的官二代、对那个自恃财大气粗的大老板、对那个嚣张跋扈的张鹏飞,狭隘一次、幼稚一次、甚至龌龊一次。

  日期:2016-12-1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