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0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个话,麦得福就知道不能敬酒了,依言坐下,又满怀感激地看了张文定一眼,表态道:“他没有任何工作经验,还想有什么要求?领导你看着安排。我就一个愿望,不管在哪儿干,都要让他从层基干起,要脚踏实地。”
  麦得福这个表态真的没什么水平,但正是因为这种不高的水平,更显得他的实诚。没水平的话,证明他太过激动,没有来得及去想一些好听的话,这才是肺腑之言啊。
  张文定笑着道:“他干什么,这个要看面试的结果和公司的安排,我们都操不上心,倒是体育局那边,你要多用心……不按规划搞建设,搞建设这么搞,怎么搞得好?”
  麦得福听得心头一跳,张文定的话说得这么明显,他要再听不出来,那就干脆扑到桌上的汤盆里淹死算了。
  住建局局长高建设,有许多人称其为搞建设。张文定这个话,可看作是无心之语,但同样也可看成是成心之言。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麦得福都明白,张市长这是要对高建设下手了。
  想到这一点,麦得福禁不住后怕起来,还好自己见机得早赌了一把,这个张市长果然跟别人不一样,一声招呼不打,直接就要下手啊。
  安青市规划局在分管副市长的支持下搞出了一个大动作,在最具争议的时候,分管副市长却出差去了。

  这种情况,有点出乎众人的意料,但细细一想,又在情理之中。张市长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干点具体的工作还可以,可是要搞管理,遇到点复杂的情况,那就力不从心了呀。
  麦得福也生出过这种想法,不过,他马上就把这个念头驱除了,硬是坚持到了张文定回来。当然了,他能够坚持住,也有很大的运气在里面——如果在这期间有市领导直接向他施压的话,他恐怕就坚持不住了。
  他相当庆幸那些市领导没有给他施压,要不然他一个顶不住,现在张文定回来之后第一个要收拾的,肯定不会是高建设,而是他麦得福。
  他都懒得去想张文定要怎么对高建设下手了,领导再年轻,那也是领导,更何况,人家刚来安青的时候,就以一个普通副县长的身份把两个县委常委给弄得很没面子了的。这种人物,想要对手下分管的部门负责人动刀子,那真是没有一点难度。

  可笑自己当初还想跟他比一比力气呢!麦得福想到张文定到规划局视察工作时的种种情景,真是想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差点被猪油蒙了心呢?
  脑子里想着这些,麦得福嘴上顺着张文定的话道:“领导你高瞻远瞩,在你的领导下,安青的建设事业肯定会一扫以往的歪风邪气,我们会以正确积极的心态投入工作,在新的机遇到挑战下,奉献小我、服从大局,一切行动听指挥……”
  郑举都不得不佩服麦得福的脸皮厚到极点了,拍马屁拍得这么光明正大,并且还无耻得这么无下限的人,实在是人才啊。
  张文定摆摆手,似笑非笑道:“我不听你喊口号。”

  这个话实在是再直接不过了,他这是要看麦得福的行动呢。
  这个行动,旁人听起来仿佛是在说规划局的工作,可麦得福知道,话不是这么听的,张市长要看的行动,不仅仅只是规划局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在对住建局局长高建设动刀子的时候,甚至是动刀子之前,张市长要看到他麦得福的实际动作呢!
  麦得福既然已经决定了死心塌地跟着张文定混,当然不会在这种需要表态的关键时刻迟疑,马上接嘴道:“是,请您看我的表现!”
  这句话出口,麦得福心里的感觉真是复杂得没法说了。
  他和高建设斗了多年,可总是处于下风,高建设处处压他一头,他时时刻刻都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把高建设踩在脚下,然而这个心愿,却是迟迟难以实现。倒不是说他的能力不如高建设,而是他的靠山不够硬,他要和高建设斗,就不可能放得开手脚,再多的手段再强的勇气,也没办法尽情展现啊。
  这个无奈的现实,让麦大局长每每生出一种戴着镣铐跳舞的憋屈感。
  然而在这一刻,往日所积累下来的憋屈感统统瞬间转化为激情无限的力量和光芒万丈的自豪——姓高的,你***等着,麦某人这次要跟你淋漓尽致地干一仗,不干得你鲜血直流,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领导请客的饭局,果然不是那么好吃的!

  麦得福心里感慨着,却也丝毫都不后悔,他知道,张市长是要他来做一把刀,他有着做刀的觉悟,因为握着他这把刀的那个人相当有力量,能够让他这把刀光亮夺目,值得了。
  麦得福有了当刀的觉悟,一时之间却也没有想到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把高建设插倒在地。不过,这个事情也不是现在就要有动作,最起码,也得明天实施才合适,今天晚上的话,多少还是显得急促了些。
  这餐饭还没吃完,张文定很突然接到了苗玉珊的电话,苗玉珊说她今天又来了安青,问张文定哪天有时间,一起坐坐。
  张文定还以为苗玉珊不会再找他了,想不到她居然又打来电话了。略一沉吟,他便答应说今天晚上一起坐坐,没有推说很忙没时间。
  不管怎么说,苗玉珊的态度还是相当端正的,他觉得对她太过冷淡了也不好,男人嘛,还是要大度一些的。
  当然了,他能这么想,跟苗玉珊的魅力还是有一定关联的。
  晚上跟苗玉珊的见面,张文定只一个人去,还是没有去她的KTV娱乐城,也没去她那间宅子,而是约在了茶楼里。吃过了晚饭才见面,还是茶楼合适,毕竟二人的关系摆在那儿,在茶楼里不容易引起误会。
  “张市长,我怎么每见你一次,就觉得你的魅力更大一分呢?”苗玉珊捏着张文定的手,手指轻轻划动着,看着张文定的眼睛,笑吟吟地说,“再这么下去,我怕以后都不敢见你了。”
  张文定并不介意被她吃一吃豆腐,任由她占着手上便宜,笑道:“你这话……是想说我以前不堪入目呢,还是想说我是吃人的老虎?”

  “入不入目不重要,重要的是入了我的心。”苗玉珊笑着开了句不过份的玩笑,然后略有几分遗憾地说,“不过,唉,我倒真希望你是老虎……”
  张文定不是老虎,他下山之前师父也没有告诉他女人是老虎。
  不过,看着面前这个活色生香的美艳熟妇,他倒真想做一回吃人的老虎,只是,他总有种感觉,这个女人恐怕才是吃人的老虎。
  二人面对面坐下,隔着茶几相望,视线无碍距离不远,彼此能够看清对方脸上皮肤的纹路,身子前倾之时甚至还能够感觉到呼吸的粗细,却都无法感知对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人心是复杂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复杂的。

  张文定和苗玉珊之间,从第一次见面时的小矛盾,到后来那看似已不可化解了的大仇恨,再到如朋友般的面对与谈笑,谁也说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文定不是没有怀疑过苗玉珊的动机,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妙的苗头,再重的怀疑,面对这么热情又态度端正的美女,也只会慢慢地淡下去——美女的先天优势,真不是说着玩的。
  “见到你,我又觉得自己老了,岁月不饶人啊。”苗玉珊直视着张文定,笑容满面地说,“你这几天到白漳都干嘛呢,时间挺长的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