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55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深吸了一口凤梦涵身上的香气,就觉得沁人肺腑,浸染心骨。凤梦涵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幽香,华子建曾看过一份资料,说是布鲁塞尔一家美容中心对十多个国家的女性做了一项体味检测试验,试验的结论是:法国女性有酪香味,英国女性藕香味,瑞典女性有木槿香味,德国女性有香木味,美国女性有藻香味。
  华子建一直都认为那份“试验报告”实为炒作。
  而凤梦涵身上的香味,不仅独特、浓郁、纯正,而且是从**散发出来的,这一点华子建早就发现了,在那个荒山上第一次和凤梦涵发生关系的时候都已经觉察,这使华子建在惊喜之余,感到有些困惑。
  他对着凤梦涵做个怪像,但也不敢随便乱说话,怕让前面的司机好小赵听到不好,就说:“我想到你们大宇竹海看看。”
  凤梦涵一愣,说:“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
  “是啊,虽然我不希望你们两个有什么矛盾和隔阂,但我也不赞赏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配合模式,有问题不怕,有矛盾也不可怕,只要我们正视它,认真的研究解决它,这就可以了。”

  凤梦涵点头说:“是的,我是舍不得把那片竹海砍掉,虽然竹子是能卖不少钱,但照片竹海给大宇带来了很多其他的效益。”
  “嗯,我理解,走吧,你给带路,我们一起看看。”
  凤梦涵就给自己的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回去,然后指点着华子建的司机,转了个弯,往大宇县的竹海开去。
  路上凤梦涵也把近期的工作给华子建做了一个汇报,华子建听的很仔细,有什么疑问,有什么感觉不太适合的地方,也都提出来,对凤梦涵他没有什么想要注意的工作方式问题,所以他总是很直接,很干脆的在和凤梦涵交谈。
  不过华子建还是感觉到,凤梦涵比自己想象的更要好一些,她几乎已经适应了下面的工作,这也难怪,凤梦涵在政府的时间也不短了,对基层的工作也有一定的理解和认识,这样上手就快,工作起来就事半功倍。
  两人一面聊着,一面看着窗外那春天山里的景色,华子建感到很惬意,很舒畅的,身边凤梦涵那含情脉脉的目光,还有不时的因为山路不平,车辆晃动而靠近,碰撞自己的柔软身体,都会让华子建有一种奇异和快意的感觉。

  到了竹海的边缘,华子建满眼都是碧绿的翠竹,它们在风中摇曳,发出动听的声响,像是谁吹响了一支巨大的竹箫,演奏着一支深沉的乐曲,林边有一个天然的空地,想来这也是往来的游客停车的地方了,上面也没有车辆可走的道路,华子建就让车停下,让司机和小赵在这里自己转转,休息一下,他和凤梦涵步行走进了竹海。
  这里的竹子一根根都一般粗细,一样长短,好像同年生的姐妹,修长、挺拔而又窈窕俊美,风,轻悠悠地吹拂着竹林,竹叶在微微地颤动着,真像一张张细长的嘴巴在喃喃细语,你走进那绿阴如盖的竹间小径,立时会感到一股沁人的快意,红尘荡尽,疲劳无踪,心中是一个清凉世界。
  两人走进竹海,立即进入了一个宁静、清新的世界。竹海里曲径通幽的石道全长一千五百米,前面的一千二百米是平缓的微坡,最后三百米为五十度左右的山体,山高二百八十米。
  路旁有一条狭窄的山涧,清纯的山泉在山涧中潺潺地流淌,华子建就忍不住蹲下来,用手捧着喝一口,感到凉凉的、润润的、甜甜的,从嘴一直透到心,竹林中长着各种杂树野花,在春天显得多姿多彩,妩媚动人,但它们只能是竹海的点缀。竹子的清香,尽管是淡淡的、悠悠的,但它充溢在整个空间,由于天气还有些凉意,游人较少,少有喧嚣和嘻闹,隐约传来竹林深处鸟儿的欢叫声和噼噼啪啪竹子的拔节声。

  路不是很好走,眼前也看不到什么人,凤梦涵就大胆的挽着华子建的手臂,在石径上缓缓而行。
  她问华子建:“你能听出刚才是什么鸟在啼叫吗?”
  华子建说:“这方面我不懂,你是否又触鸟生情,诗兴澎湃了?”
  凤梦涵的声音中有一丝淡淡的幽思:“这是杜鹃的叫声,现在已难得听到。我们常说‘子规啼血’,是传说蜀帝杜宇死后化为子规,它的口舌皆红,一到春天,开口即啼,有人认为它是满口啼血心有不甘,也有人借它的啼声抒发情怀。辛弃疾曾感叹:‘细听春山杜宇啼,一声声是送行诗。’晏几道喟然:‘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杜鹃的啼声充满着情意,可以说,人有多少情浓,子规啼血就有多少悔意和惆怅。”

  华子建也是知道凤梦涵的感情丰富,就说:“鸟儿有成千上万种,难道你就独爱这种多愁善感的杜鹃?”
  凤梦涵说:“那倒不是,我刚才只是听到杜鹃的啼叫引起了联想。其实,鸟儿的性情有多种多样。古人写鸟,都是抒发或寄托自己的某种情怀,某种心境。喜欢隐居的田园诗代表人陶渊明就有两句名诗:‘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山光悦鸟性,谭影空人心’,这既是写鸟的本性,也是写人的本性,这个本性,就是不愿被束缚,希冀在回归自然中悠然自乐。此时此刻,我们不就在享受这种悠然自乐吗?”

  华子建很佩服的看这凤梦涵说:“大诗人,我这人只会做事,不会做诗,以后要慢慢向你学点名诗,学点浪漫,学点发思古之幽情了。”
  凤梦涵说:“看来市长你这是在批评我的小资情调了,好,现在我就收敛起来。”
  华子建哈哈大笑说:“这都没听出来啊,我是在夸你哦。”
  、凤梦涵脸上荡漾着惬意的笑靥,说:“难得你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华子建点点头:“你今天可以无所不问,我一定有问必答。”
  凤梦涵问:“你最喜欢什么树?”
  华子建想都没想,回答:“柏树。”
  凤梦涵问:“为什么?”
  华子建悠悠的说:“柏树斗寒傲雪,不惧风雨,坚毅挺拔,四季长春,是正气、高尚、不朽的像征。”

  凤梦涵感叹道:“你这一说我就知道你的柏树情结了。那么,我就再考考你,你知道柏树的来历吗?”
  华子建说:“看样子你一定比我知道,我聆听赐教。”
  凤梦涵说:“我在一本外国名著中看到过,说是来源于希腊神话。据传有一名叫赛帕里斯的少年,爱好狩猎,在一次狩猎中误将神鹿射死,少年悲痛欲绝。爱神厄洛斯就将赛帕里斯变成柏树,让他终身陪伴神鹿。柏树的名字就是从希腊文赛帕里斯的音译而成。”
  华子建说:“这是个浪漫的故事。据我所知,我国古代崇尚贝壳,以贝壳为货币。而古人崇尚的贝壳正是圆锥状的,所以,柏树实为‘贝’树,它源于古人的生殖崇拜,象征着永生和新生。我国陕西的‘黄帝陵’,有许多树龄在五千年左右的古柏,其历史远早于希腊神话,好了,这个问题我们不必争论,就算是不同流派吧。那我问你,你最喜欢什么树呢?”

  凤梦涵指着竹海说:“我没有对树的情结,我只喜欢竹子。它历经风霜雪雨的折磨,却始终咬定‘青山’,无怨无悔;它不慕热闹,甘于寂寞,却默默地拔节而长;它四季常青,百般柔情,却从不哗众取宠,始终朴实无华。我喜欢竹子,也跟童年的生活有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