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5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看着张恒,猜测着他这是故作姿态,还是真的如此想。梁健觉得,应该是前者的可能性多一些。
  他笑了一下,说:“张书记不必自责,因为这些照片的情况,实际上都不在陵阳市境内,而是在我太和市范围内,荆州,娄江的下游。”
  张恒一听,惊讶地说道:“荆州范围的干旱竟已这么严重了。”这话说得,好像他从来不知道荆州的干旱已经十分严重一般。
  旁边娄江源听不下去,插嘴说道:“张书记,荆州的情况,我早前也跟你沟通过,如今天公不给面子,迟迟不肯下雨,情况已经愈来愈严重。我们也是没办法,才求到您张书记这里。”
  张恒一听,忙说:“娄市长这是哪里话,虽然我是陵阳市的领导,你们是太和市的领导,但所谓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只要是在我们中国境内,那就是一家人。太和市有困难,我们陵阳市能帮得上的,那二话不说,肯定是会帮的。你们说,要我张恒做什么?”
  这话说得倒是豪爽,可梁健和娄江源都没有丝毫的轻松感。尤其是娄江源,更是眉头皱了一下,想必这话他应该已经听到过了,可能还不止一次。
  梁健笑了一下,说:“其实,我们想请张书记帮的忙,很简单。”
  “你说。”张恒依然笑着。
  “我听说,目前省里有个调水工程,但荆州不在调水工程的名录里面,我希望张书记能帮我在省里说上一句话,让荆州能够列到调水工程的名录里面。”
  梁健这话一出,不仅惊了张恒,也惊了娄江源。娄江源诧异地看着梁健,片刻才回过神。这个事情,梁健可没跟他提过。而实际上,这件事情,梁健也是从水电站到这里来的路上,才决定的。
  张恒惊讶地看着梁健,这可跟他预料中的不一样,而且这什么调水工程,他怎么不知道。“梁书记说的调水工程,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张恒惊疑不定地看着梁健问。
  梁健笑了笑,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调水工程的事情,之前一直在讨论,也是今天才敲定的。”
  张恒看着梁健,目光中带着一丝狐疑。今天才敲定的事情,他不知道,反而梁健这个才刚从外省调过来的人却知道了,这实在是有点诡异。莫不是传言是真的,这梁健除了那个即将退休的岳父之外,还有其他的靠山。这倒是很有可能是真的,否则,从江中省调到西陵省,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个市委书记,一次调任,要惊动上面出面,这可不是小事情。只是,他一直想不通,对于一个处在上升期的官员来说,明显沿海地带的机会要比内陆大得多,更何况太和市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经济领先的城市。

  张恒脑海里在一瞬间就掠过了很多念头,他很快就下了决定,只要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梁健除了那个即将退休的岳父之外别无其他靠山,还是不要得罪比较好。想到这里,他就立即对梁健应承道:“梁书记放心,既然你开口要求了,那我肯定帮忙,何况,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好的。那就拜托张书记了。”梁健说道。
  张恒的目光从梁健和娄江源身上扫过,问:“梁书记和娄市长今日一齐到我们陵阳市来做客,难道只是为了这一句话的事情?这又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梁书记打个电话就行了,何必亲自跑一趟,车马劳顿。”
  梁健笑笑,说:“我们太和市和陵阳市都是娄江沿线的城市,而且领土也有大部分面积接壤,今后肯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合作,我新上任,自然应该过来拜访一下邻居,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嘛!你说,对不对?”
  “对!梁书记说得对!”张恒笑着伸出手,“那就先祝我们将来的合作愉快!”
  两手相握,四目相对,看似和谐,却各自背后藏着火花。只是谁都不知道。
  接下去,梁健关于陵阳水电站开闸放水的事情,一字未提。张恒心里旗鼓不定的同时,娄江源心里也是疑惑重重。但娄江源还是选择了尊重并支持梁健,一直忍着心中疑问。直到到了张恒安排的酒店房间后,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才开口问出:“梁书记,这调水工程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一点也没听到过?”

  梁健笑了一下,说:“这个事情,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你还记得当初与闫部长他们一同送我上任的胡小英部长吗?”
  娄江源点头:“我记得。”
  “是她告诉我的。”梁健说道。
  娄江源听了皱了下眉头,问:“她不是宣传部长吗?为何会知道这个事情?”
  梁健笑了一下,说:“呵呵,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可她不是江中省……”娄江源说到这里,忽然一顿后,惊呼:“这调水工程,莫非是从沿海调水过来?”

  梁健笑道:“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既然她说有这个事情,那就肯定有这个事情。不过,就算张恒愿意帮忙说话,荆州也不太可能会列入调水工程范围。而且就算这件事成了,这调水工程也不是一日两日之功,少说也要两年时间,这远水解不了近渴,对目前情况,也是没什么多大的助益。”
  娄江源听到此处,惊住:“那你为什么还要让张恒帮忙?”
  梁健笑了一下,说:“他不帮忙,我怎么让省里发话让陵阳开闸放水?”
  娄江源怔住,但他本就是个聪明的人,念头稍微一转就立即想通梁健的逻辑,不由笑了起来,说:“梁书记这绕的好大一个圈子!”
  梁健谦虚的笑了一下,说:“与调水工程的耗资相比,陵阳开闸放水,几乎是零投入。钱这个东西,不仅我们太和市缺,这西陵省也不会嫌钱多的!要不然,娄山的事情,他们怎么连一毛钱都不肯吐出来!”
  谈及娄山的事情,娄江源脸色难看了起来,哼了一声,问梁健:“我们的方案什么时候开始?”
  “等明德回来,我们就开始。对了,良和村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梁健问。
  娄江源回答:“中午联系过,当时参与斗殴的村民,大部分都已经被控制在当地镇上的派出所内,还有小部分当时没在村里所以就没带回去。据说良和村和赵前村的人对这个突发情况,情绪都很激动,两个村子的村干部现在还呆在镇政府不肯走,闹着要求镇派出所放人。”
  梁健听完,说:“先晾个一两天,再让刘韬出面。想必到时候,应该会好谈一些。”
  “那那些在镇派出所的村民怎么办?”娄江源问:“有二十来个呢,镇派出所面积不大,吃住都是问题。”

  梁健想了一下,说:“只能让他们委屈一两天了。等良和村放了人,就立即把这些人都放了。”
  娄江源明显想得更多:“但是这段时间因为缺水的问题,这些村民心里都憋着一股气,现在我们来这么一手,我担心到时候会激化更大的问题。”
  娄江源的担心,梁健心里也有。但以人质威胁政府,这样的事情性质过于恶劣,如果这一次政府退让妥协了,那么今后这样的事情会更多的发生。一次妥协的发生,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妥协发生。梁健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即使冒着风险,也要将这样的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
  日期:2016-02-2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