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唐河凛然,坐下开始噼里啪啦地敲起键盘。作为通讯参谋兼着作战参谋兼着后勤参谋,基本上整个后勤支援就靠他一个人调度协调,包括情报信息支撑。把总的任务摘要厘清,然后根据每支分队的实际情况进行分配,单单是时间上的协调就够伤脑筋的了。

  这也是陈韬选中他的原因,唐河并非单纯的后勤助理员,在此之前他在司令部和电抗都干过一段时间。领导不喜欢他的原因和101小队等人不喜欢他的原因一致——这货表里不一,也就是所谓的笑面虎。
  有真材实料的人才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从少尉到中尉,八年的军官,唐河是正儿八经的军事大专院校培养出来的最后一批全才,一步一个脚印,尽管他实力非凡。
  有些时候有才的人不一定混得更好——唐河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从军部司令部到电抗再到特大后勤处,别人往高处走,他往低处跑。
  不过他实在是对这些不感冒——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至于人际关系,对不起,他天生缺根弦。
  于是,在特大王政委眼里,陈韬选中的教官,都是优点明显缺点眨眼的人。所谓臭味相投,陈韬本人就是那么一个人。再扩大了说,整个101小队都是那样的人,也许除了杜晓帆。
  薛猛小队和卜美玉小队会合到了一起,卜美玉的退出,让他的小队受到了影响,起码那个下士副班长的指挥能力是很勉强的,所以薛猛决定合二为一,对第一小队和第二小队进行整合。
  此举自然是得到了陈韬的首肯。
  即将入夜,这么做是符合态势的。
  李牧还在计划着各个击破,如果他知道第一小队和第二小队已经合并,恐怕会果断地取消掉计划。
  不管怎么样,既然找到了林雨,并且清楚了接下来应该要干什么,那么当务之急就是抓紧时间和其他三人会合。

  赵一云等人等得好着急。
  经过寻找,他们找到了一处既可以避雨又比较隐蔽的外面有杂草和枝蔓遮盖的大型猫耳洞,实际上就是山体坍塌自然形成的山洞,里面有一块儿巨大的花岗岩支撑住,从结构上看是没有再次坍塌的危险的。
  石磊蹲在洞口,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看着天色逐渐黑暗下来,心情十分的着急。马上天黑了,班长还不没有回来,难道真的要召集这三个人完成后面的任务吗?石磊并没有信心。
  长期以来他以及五班其他人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的意识——只要李牧在那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他不在,轻易一个难题就能把大家给难住。

  毫无疑问,他们产生了依赖心理,对李牧产生了近乎盲目的信任。
  “云云,这天都快黑了,你说班长他能不能顺利到达。”石磊担忧地说。
  赵一云从黑暗的角落里冒出来,一脚就踹在了石磊的屁股上,“别特么喊我云云,你恶心不恶心。”
  “知道了,云云。”石磊答应。
  杜晓帆从里面走过来,面无表情,抬头望着暗暗淡淡的天色,一言不发。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野鸡野兔什么的。”良久,杜晓帆像是在自问也像是在询问。
  赵一云摇头,“大冷天的,蚊子都冬眠了。”
  石磊眉头一扬,“蛇。掏蛇洞。”
  两人看向他,杜晓帆侧过身子,扭头忘了一眼山洞伸出,回过头来,说,“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
  石磊皱眉,没明白过来。
  赵一云嘴角扬了扬,“蛇洞。”
  杜晓帆咧开嘴露出笑容,“晚餐就吃全蛇宴吧。”

  “我来,我拿手!”石磊顿时嘿嘿地笑起来,便随手折了根树枝,举步朝洞里走去。
  杜晓帆看向赵一云,纳闷地问:“我还没见过富家子弟会掏蛇洞的。你不知道,刚刚我无意中发现那窝蛇的时候,多么的束手无策。”
  赵一云说,“石磊是农家孩子,十岁之前一直在农村带着。十年那年他老爹发了大财,那时起才当上了富二代。”
  笑了笑,赵一云指了指杜晓帆,“可不像你,到你这一代,富了三代。”

  “你怎么知道?”杜晓帆问。
  “你爹叫杜爱国,青岛有名的地产商,你说我能不知道吗?”赵一云说道。
  杜晓帆才想起来,之前赵一云有提到过,他家在青岛有一家贸易分公司,知道青岛的情况不足为奇。
  “难怪石磊身上一点富家子弟的气息都没有。”杜晓帆说。

  赵一云老实不客气地说道,“是一点儿臭架子都没有,金焕明那种款式的才惹人讨厌。”
  “呵呵。”
  金焕明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就是所谓的上海土著。杜晓帆说,“听说金焕明家以前一贫如洗的,靠卖地卖出了过亿的家产。拆二代,目空一切,所有非上海人都瞧不起。”
  “你跟他关系不是挺好的吗,背后这么鄙夷地说他。”赵一云扯了扯嘴角笑道。
  “两码事。他是文书,工作上面搞好关系不应该吗?但是其他的,我是不敢苟同的。”杜晓帆说道,“之前李牧抽他,我暗地里还拍了手掌,打得好,给大家伙解气。”

  赵一云眯起眼睛,说,“老杜啊,我怎么觉得你在特意拉近和我们的关系。”
  “去你-妈-的。”杜晓帆没心情往下说了。
  正说话间,石磊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条胳膊粗的大蛇,双色花斑。再不懂蛇的都能从它椭圆的头部判别出这是一条无毒的赤链蛇。
  “幸好不是眼镜蛇或者竹叶青,不然我也搞不掂。”石磊擦了把额头的汗,看得出他还是花了一番功夫的。
  再一看那条有130-140厘米长的赤链蛇,七寸的位置有明显的被掐的痕迹,显然是被石磊直接用手把心脏部位给掐碎了。

  “够吃一顿的。”赵一云说。
  杜晓帆抬头看向外面,“烤起来,用餐之前李牧没到我们吃完就上路,这里不能久留。”
  赵一云和石磊心里一沉,但依然服从了命令,忙活起来。
  天色基本暗淡了下来,能见度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倒霉的是,卜美玉身上并没有携带夜视仪,因此李牧和林雨只能抹黑前进。
  李牧用军刀弄了两根人高的木棍,他在前面走,林雨在后面走。李牧用其中的一根木棍像探雷一样探索着前面的路,用另一根木棍牵着林雨。
  当前的状态和环境让李牧的思绪不能集中,他想起了吴军排长,想起了那次他终生难忘的任务。强忍着越发浓烈的悲伤,李牧竭力地打起精神集中注意力。
  李牧加快速度,赶在天色完全黑下来尽可能地靠近赵一云他们——一旦天黑下来,就算赵一云他们没有离开,李牧也很难发现他们留下的记号。
  林雨的注意力都在两侧的树干上面,记号是一定会留在树干上面的,而他不会管前面的路,因为他只需要跟在李牧的身后走,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日期:2016-02-21 09: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