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7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老娘一阵惊讶,说哎呀呀,还出国,我倒是忘记了,她做什么工作的?
  我说学管理的,手下管着好几百号人呢。
  母亲更悲观了,说好嘛,她要只是好看,你努力一点也就行了,没想到还这么能干,啧啧,就凭你这四处浪荡、没一个正形的样子,哪里能够守得住她啊?
  她对我和虫虫的未来充满了悲观,我一阵郁闷,然后说道:“得,你想要含饴弄孙,尽享天伦之乐,就去我哥那儿呗。”

  母亲一愣,说啊,你这什么意思?
  我说他这回过来接你,就是因为我嫂子肚子大了,快要生了,准备让你们过去带孩子的,你又不肯去。
  这话儿一下子就挠到了母亲的痒处,顿时就兴奋了起来,对我说道:“啊,你说的是真的?他什么时候娶老婆了,怎么都不跟我说?”
  我耸了耸肩膀,说他兴许不好意思吧?
  母亲想了一下,脸黑了下来,说你骗我,那个时候组织上的同志都说了,你哥是犯了事儿,只要他出现,立刻给他们报告,他现在被满世界追查,哪里还有闲心生孩子?
  我低声说道:“他是做特殊工作的,你不是天天看抗战剧么,他就是地下党,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总之你想要看孙子,就去他那里。”

  知儿莫若母,听到我这般一顿忽悠,母亲突然间怀疑了起来,说陆言,你这么想我和你爸走,到底什么意思?
  她这般一问,我就没有再瞒她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妈,你之前不是跟我提过大敦子镇的三叔他们家么?我是陆左的徒弟,现如今在江湖上呢,也闯了点名头出来。有名头,就有人想要对付我,陆左把三叔三婶接走了,是怕别人找他们麻烦,然后拿他们来威胁自己,我的意思呢,也是想让哥接你们走,一是你们两个去好照顾一下嫂子,另外一个呢,也是担心要对付你们……”
  听到我拿陆左来举例,母亲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来。
  她盯着我,说你现在还跟陆左有来往?
  我说妈,陆左是被冤枉的,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黑暗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一切的光明都会来临……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你呢,你什么情况?”
  我说我虽然不能像陆左一样,顶天立地,让无数人为之敬仰,但也能够站在他的身后,成为最坚定的支持者。
  听到我的话语,母亲终于松口了,说好,我答应你,去你哥那里。
  母亲是明白事理的,我解释清楚之后,她最终选择了不让我为难。
  随后,她便是一大堆的啰嗦和交代,以前的时候我只是觉得烦,然而现如今,方才感觉到那种说不出来的温暖。

  第二天的时候,马海波来家里拜访,随意聊了几句,他最终忍不住,说上面有人发话了,说陆左已经回来了,让我们注意一下——你若是能够联系到他,记得转告他,千万不要回来,我知道的,就有两拨人常年驻扎在大敦子镇,就守着他呢……
  我点头,说知道了。
  马海波走了之后,当天晚上家里来了一个电话,是一个男人打来的,问我你母亲同意了没有?
  我没有多说,说同意了。
  那人便挂了电话。
  整个通话仅仅持续了几秒钟,模棱两可,我害怕电话被监听,显得小心翼翼。
  又过了两天,家里面突然来人拜访,我与对方一见面,忍不住笑了。
  我一开始还觉得我哥派人过来接人不靠谱,没想到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东海蓬莱岛的骑鲸者欧阳发朝。

  我与他有过并肩而战的交情,也知道他投靠了我哥。
  既然如此,就不存在什么信任危机。
  见到我,欧阳发朝也忍不住笑了,说没想到你是黑狗的弟弟,这事儿可真是巧了。
  欧阳发朝将我父母给接走了,至于他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我也不清楚,只是告诉父母,等安定下来之后,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当送走了欧阳发朝和父母,望着空荡荡的家里,只有我和屈胖三,我忍不住长长一叹气。
  从此之后,我将再无顾忌。
  父母的离去一度让我十分不适应,心中空落落的,感觉一下子就不得劲儿了。
  在以前的时候,不管我在天涯何处漂泊,都知道一件事情,那便是只要我回到了晋平,回到了亮司村的老家,父母就都会在这里等待着我——我回来,总会有一顿好吃的,母亲的唠叨,父亲的关心,还有家的味道。
  然而当他们离去之后,我整个人都感觉放空了许多,原本熟悉无比的家,也变得有了几分陌生。
  我突然之间,想着如果没有这一切,没有那么多的江湖纷争,该多好。
  现如今的我,已经再也没有办法感受到这平凡的快乐了。
  它离我已经越来越远。
  父母离去的第三天,一个越洋电话打到了家中来,是母亲打过来的,她告诉我,说目前她和我父亲已经抵达了那个什么夏威夷的火奴鲁鲁,也就是那檀香山。
  她说在这里挺好的,住的是别墅,附近就是唐人街,虽然那些人讲的话一样听不懂,不过连猜带比划,主要的意思却还是能够懂。
  报过了平安,她就开始将我骂了一个狗头淋血。
  她说我哥根本就没有结婚,那个只是他的女朋友,而且也没有怀孕——不过女子人挺不错的,是个医生,又乖巧又漂亮……

  我忍不住问那未来的嫂子叫什么名字,她告诉我,说叫林曦,宝岛人。
  挺好听的一个名字。
  听到这个,我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我没有想到,我哥居然把林曦也给安排在了夏威夷,而且还跟我父母安排在了一起。

  不过我大概了解林曦的脾气,这女子外柔内刚,为人处事也挺不错的,想必跟我父母相处,应该还算是挺好。
  欧阳发朝这样的人,不可能一直陪着,有林曦在旁边照应,我也就放心许多。
  我安下心来,母亲又跟我聊了一会儿见闻,突然间在电话那边就好像抹起了眼泪来,我有些着急,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
  母亲好一会儿才稳定下情绪来,说没有,就是突然间想家了。
  在外国,吃得好住得好,居然还有佣人,跟电视上的富人一样,不过总是感觉不自在。

  不但如此,她还想我,担心我一个人在家里,会不会有什么事儿……
  我好是一阵宽慰,方才将老太太给哄好了去。
  挂了电话,我长长叹了一口气。
  母亲走了之后,我几乎每天都会去敦寨,然而许老却一直都没有回来,也没有一个消息过来,这事儿让我和屈胖三都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担忧。
  而在两个星期之后,有一个熟人前来拜访我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