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66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币值低估就不用担心持有的货币或者资产会贬值,因为低估的总不能更加低估,总有一天会升值,就算等额换回来也有赚的空间,何况通过投资还赚到了更多的钱。
  币值高估的国家就恰好相反,不但要担心货币随时可能贬值,成本高、产品竞争力下降,很难赚到钱。
  所以米国才会让日元升值,又一直说华夏操纵人民币汇率,要求人民币升值,原因就在这里。
  唐咏文不知不觉被包飞扬引入了这条思维通道,他不得不承认包飞扬的分析是对的,其实也有一些华尔街的分析指出墨西哥比索被高估,必须要贬值,可是比索贬值会影响米国对墨西哥的出口,以及华尔街在墨西哥投资的价值,所以鼓动墨西哥比索贬值的声音并不多。
  但是唐咏文必须考虑这种可能,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如果墨西哥真要比索贬值,就必须在开放市场和投资的情况下,从米国或者世界银行争取资金援助,在贬值的同时花大力气刺激经济增长,同时确保充沛的外汇储备,这样才能保证比索汇率不至于一泻千里彻底失控。”
  顿了一顿,他又说道:“当然,我不觉得墨西哥政府会主动让比索贬值,他们或许会采用一种极为缓慢的方式,让比索汇率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
  包飞扬看了唐咏文一眼,知唐家这位华尔街金融专家的想法已经发生了动摇,可还是没有办法转过弯。RS
  “墨西哥政府当然会这么做,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他们想做好就能够做好的,我们都知道墨西哥的经济保持稳定对于米国来说也是有利的,但是在危机爆发以前,恐怕米国并不会给予墨西哥太多的援助,至于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那也要看米国人的态度。”包飞扬对唐咏文回答道。
  对米国预先出手帮助墨西哥化解危机的前景包飞扬并不看好,一方面大家都还没有意识到墨西哥经济危机的紧迫性和危险性,世界上任何一次经济危机在爆发前都是有预兆的,事后都能够分析出很多道理,但是在危机发生以前,大家都不认为危机会发生,或者认为危机不会那么快发生,就算发生了也不会很严重……总而言之,会有很多麻痹的、侥幸性的、乐观的想法。
  另外一方面,墨西哥的稳定对于米国也有好处,但是帮助墨西哥势必也要付出比较大的代价,米国人在没有见到危机之前,肯定不愿意这么做,米国政府要是这么做了,在民间一定会引起很大的抗议。
  所以,米国政府有可能短视,米国人不是可能,是一定短视。就好像没有珍珠港偷袭,米国国内都一直无法做出参战的决策一样。
  当然,包飞扬之所以如此笃定,除了他分析的这些理由外,最主要的是,他上一世经过墨西哥金融危机,知道米国政府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真实反应。
  唐咏文耸了耸肩,不得不承认包飞扬的担心有道理。
  就在一年多以前,墨西哥比索高估的负面影响已经出现,墨西哥也有进行汇率改革的想法,当时就是考虑到米国人的想法,处于北美自由贸易区谈判关键时刻的墨西哥才没有及时进行汇改  。
  后来,执政的墨西哥**制度党为了赢得今年的总统大选,又再一次错过了汇改的时机,一拖再拖,到了新任总统塞迪略上任以后,问题已经非常严重,赛迪略又错估了形势,刚刚宣布比索贬值,形势就急剧变化,比索汇率一泻千里,大量资本外逃,墨西哥经济一下子变得不可收拾。
  随着和包飞扬的交谈继续深入,唐咏文非常惊讶地发现,包飞扬拥有的金融和经济学知识非常丰富,并不比他这个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差,而且包飞扬还有一项特殊的能力,就是总能够深入浅出地解释那些深奥抽象的经济学原理,抓住最关键的地方,让对金融理论本来一窍不通的人也能够理解包飞扬所讲究竟是什么。
  而且在有些时候,包飞扬甚至还会提出一些唐咏文听说过,但是还不能完全理解和掌握最尖端最前沿的经济理论,甚至于一些唐咏文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但一听就豁然开朗,大受启发新奇经济理论,如果不是包飞扬就坐在自己面前而是用电话跟唐咏文在通话的话,唐咏文肯定会以为电话那端和自己通话的是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最新获得者,因为以唐咏文的见识,也只有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经济学家才能够给他这种震撼吧?

  如果说刚一开始唐咏文还因为包飞扬的年轻而有些轻视他的看法,现在他只会感到惊奇,而且无论他是不是赞同包飞扬的判断,都必须要承认包飞扬懂的东西很多,别说是他当初在耶鲁大学读研究生的时代,就是放在现在,唐咏文也不认为自己懂的有包飞扬多。
  虽然有些惊叹,但是唐咏文并没有马上接受包飞扬对墨西哥形势的判断,毕竟理论归理论,现实归现实,而现在面临的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情。
  唐镇山的想法和唐咏文又不大一样,唐咏文在华尔街做过很长一段时间,他很推崇金融的力量,认为金融才是一切。唐镇山一手一脚打下唐家现如今的偌大家业,主要靠做实业,他觉得实业才是根本。
  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商海沉浮,唐镇山也开始意识到金融的影响力。

  “看来,有一点你们都是认同的,那就是墨西哥的经济和金融形势确实存在很严重的问题,区别只在于飞扬你认为这个问题很快就会爆发,而咏文则认为危机并不一定会爆发,至少不会马上爆发?”唐镇山一直在静听他们讨论,终于第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
  包飞扬和唐咏文都点了点头,包飞扬说道:“我认为赛迪略上任以后,会马上推动汇改,而一旦他宣布比索实现浮动汇率,或者比索贬值,势必会引起连锁反应,墨西哥境内的游资一定会大量出逃,从而导致墨西哥爆发全面的金融危机。”
  唐咏文马上摇了摇头:“我并不这样认为,只要赛迪略同时出台更加积极的财政和金融政策,还有产业开放政策,并且取得米国和加拿大的支持,背靠北美自由贸易区,也还是能够坚定投资者的信心,保持经济的稳定。”
  包飞扬并没有马上反驳,唐咏文的话看起来有道理,可是人心很微妙,唐咏文和赛迪略都以为可以控制形势,可是恐慌的情绪一旦蔓延开,远不是一些远景能够安抚的,毕竟游资大部分都是短期投机者。
  唐镇山不想看到他们无休无止地争论下去,果断总结说道:“也就是说,咏文是乐观判断,飞扬你是悲观判断,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到底是选择乐观,还是选择悲观。”

  唐咏文点了点头:“是的,赛迪略这个人能够脱颖而出,当选新一任总统,他并不是一个蠢人,没有充分的准备,他也不敢随便启动汇改。”
  赛迪略三个月前就已经当选墨西哥总统,但是要到明天,也就是十二月一日才会正式就任,这段时间他已经开始做好上任的准备  。
  赛迪略这个人的能力当然没有问题,实际上在当时启动汇改确实需要非凡的勇气,汇改引发了金融危机,不过在米国和国际社会的帮助下,墨西哥用了一年多时间就实现了初步恢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