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52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了,是风梦涵不让告诉你的,我也担心你去了影响不好,最近可是有点风言风语的,特别是听说政协那老黄头,到处编排你呢。”王稼祥从来在华子建面前都是无所顾忌的说话,所有心理想什么,嘴上一般都说什么,要是一般人肯定是不会说的。
  华子建叹口气说:“这个老黄啊,我也正在为他的事情发愁呢。”
  “怎么了华市长?”王稼祥问了一句。
  华子建就把明天开会的事情说了,又说了前几天冀良青到政协神神秘秘的举动,最后华子建说:“我叫你来也是问一下通知你明天去开会吗?要是去的话,我们可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王稼祥摇头说:“我还没有接到通知呢,搞不清楚有没有我参加,不过这个事情有些麻烦,黄老头我是知道的,本来和你都记着仇的,在得到了冀良青的首肯,不定在会上说些什么难听的话,要不你回避一下,明天不参加会议了。”
  这个方法华子建刚才也是想过的,但终是觉得不妥,所以此刻华子建摇摇头,默不作声的抽了几口烟,事情确实很让华子建为难,这已经不是在会上被黄主席埋汰两句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华子建要想的更多,要想到他接下来会出现的连锁反应。
  王稼祥也恨恨的骂了一句:“奶奶个熊,这老小子毛病就是多,自己儿子不争气,他不想着反省一下自己,还把气撒在你的头上。”

  “这也正常啊,那个老子会认为儿子不好呢,他肯定是很心疼儿子了,儿子一天没出来,他就不会停止恨我。”华子建感慨着说,过去他可能没有太多的体会做父亲的感受,但自从有了小雨之后,华子建觉得自己在很多时候也能体会到这些父亲的感情了。
  王稼祥也摇摇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说:“你还别说,那老小子真的很护犊子的,刚才在医院我还遇见了三监狱的老王,他在医院拿检验单呢,说黄老头想给儿子保外就医,遇见办的差不多了,就差一个医院的报告了。”
  “奥,老王?”华子建若有所思的说。
  “老王就是三监的政委啊。”

  华子建点点头,但他对这个老王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想着一些别的问题,特别是保外就医哪几个字,似乎一下就触动了华子建的那根神经了,他好一会都没有说话,让王稼祥也有点无话可说了,两人默默无语的干坐了一会,华子建突然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给刑警队的武平打了过去:“武队长啊,忙吗,嗯,那好,你到我这来一趟,我等你。”
  王稼祥看到华子建神情有点怪怪的,露出了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王稼祥就一下轻松了起来,估计华子建想到什么坏水了。
  不错,在武平来了之后,华子建就给武平说:“武队长,你的事情这次应该可以过了。”
  武平嘻嘻的笑着说:“这还不是沾了市长你的光,等下文了,我好好的感谢你一下。”
  “这和我没关系,是冀书记提的你,你一个感谢他。”华子建故意这样说。
  武平忙说:“那事情我清楚的很,没有你,他才不会提我呢,再说了,还不是上次杀手的事情让我立功了,这也全靠你的提携啊,不然我能立功?”

  看来这小子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华子建也就不和他闲扯了,单刀直入的说:“能不能找到政协黄主席他儿子的其他一些问题?”
  武平想都没想的说:“哪太能了,你知道啊,像他们这样的经济案件,一般都是抓个大头子,感觉差不多,到了大家认为的心理位置,也就不在深查了,要是使劲的剜,恐怕一年也查不完的。”
  “嗯,这样啊,要是今天你们到监狱提申他一次,或许也不违反原则吧。”华子建思考着说。
  “这是正常的,监狱的犯人经常我们都去提审的,不存在原则问题。”

  华子建意味深长的看看他,去不说话。
  这武平只是愣了一两秒钟的时间,就嘿嘿的笑了,点头说:“欧克,我知道怎么做。”
  华子建一下就感到这小子真的一点都不笨啊。
  打发走了武平,华子建又给风梦涵去了个电话,听说她已经回家了,准备休息两天就来上班,华子建详细的问了问她的身体情况,又很关心的叮嘱了好几句,这才挂上电话。
  看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个把小时呢,华子建就想干脆到农行去一趟,那面乡上在等米下锅,自己这拖一天,对他们影响是很大的。
  华子建叫上了车,也没带秘书,就赶到农行门口停下,华子建亲自给女行长打电话,得到对方的许可,华子建才上了楼,行长的办公室在十二楼,电梯直达。
  华子建当时觉得这个行长挺牛必的,因为三台电梯,有一台就直达十二楼,专门为她准备的。
  女行长自然也是不能慢待一个正市长的,虽然两家隶属不同,各有上级,但在业务上还是有很多交叉的地方,在名义上,政府也是对他们代管的。
  所以女行长早早的就在电梯的门口等着华子建,这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虽然30多快四十的年纪,但是她的衣着打扮,神态举止,都不容忽视,不知是化妆品的缘故,还是她本来就天生丽质,顾秋发现她的皮肤奇好。
  华子建走出了电梯的时候,她立刻迎了上来,热情的伸出右手,“华市长,您好,您好!”
  华子建握着对方的手,说:“顾行长好啊,我没有影响到你的工作吧!”
  “华市长客气了,你来这里,就是最重要额工作。”女行长也客气的说。

  “嘿嘿,谈不上,谈不上,我是专程拜访你的,不为工作,就是谈感情!”
  这个叫顾秋月的女行长笑了起来,“呵呵,好好,我们今天好好的谈谈感情,走走,办公室坐,不管你是为什么来的,总要喝口水!”
  华子建是带着一丝欣赏和期待,一个中年女子,还能保持这种风采,的确不容多见,对方虽然花了淡妆,但是那种掩饰不住的气质,呼之欲出。一个女人的外表,固然重要,但是内在美,能让她更加出众。
  既然她能做到市行行长这个位置,想必能力非凡。
  两人就一起到了女行长的办公室,这里面的装修也真的够奢华,够尊贵了,华子建想一想自己的办公室,根本都没法和人家这办公室相比,这就是革命分工不同的差异啊。
  华子建跟女行长客套了几句,便把事情转到正题上,说起了下面一个乡的贷款,当然,华子建的目的也不完全是这一个乡,因为窥一斑而知全豹,下面这样的情况可想而知还是很多的额,所有华子建希望市农行能通融一下,最好是下个什么文件,先解决了春耕急用贷款的问题。
  女行长在认真的听完了华子建的述说后,沉吟了一会,道:“华市长,你说的这个情况确实很特殊,但也请你理解一下我们的难处,说个良心话,我们给谁放款都不担忧,唯独给你们政府部门放款是最害怕的。”
  “奥,此话怎讲?”华子建很是疑惑的问。
  女行长就笑着,说:“我直说了,你不介意吧?”

  “不会,不会,我这人心胸宽广的很。”华子建为了减轻对方的拘束,就开了一句玩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