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5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敢,不敢,我可没老王那酒量。”楚天齐连忙摇手告饶。
  “主任,老王不是酒量大,而是他借机解馋呢。”冯志堂接过了话头,“以前有大媳妇管,现在再有小媳妇管着,他在家哪能喝的上?”
  “哈哈哈……”尽管有的人不知道是在拿儿媳妇开王文祥玩笑,但却知道“小媳妇”三字肯定不是好话,餐包里顿时响起哄堂大笑的声音。

  将近九点,宴会才散。陆娇娇婉拒了唱歌这种休闲方式,直接回客房休息了。
  楚天齐回到办公室后,打了陆娇娇手机:“陆处,没休息吧,我再去和你坐一会儿,方便吗?”
  “不方便,避嫌。”陆娇娇果断的说,“还是少给你惹麻烦吧,要不让你那个醋坛子知道,又该收拾你小子了。再说,你可是双料正科主任,更要注意影响了。”
  楚天齐“嘿嘿”一笑:“没什么不方便,我是去和省厅领导套近乎,又不是和别的女人去幽会。”

  “好啊。”陆娇娇调皮的说,然后话题一转,“算了吧,你要是真有诚意的话,还用回去?你完全可以直接到我这里聊天嘛!你还不是怕别人说闲话?”
  对方说中了自己要害,楚天齐不好再说这个事,只得换了一个话题:“省厅领导就是水平高,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看把那老王激动的。”
  “彼此彼此,你晾了人家半天,还在酒桌上给了他和省厅领导喝酒的机会。”陆娇娇讥诮的说,“说不准老王已经对你感激涕临了。”
  “哈哈哈……”电话两端都响起爽朗的笑声。
  和陆娇娇在电话里侃了有五、六分钟,楚天齐放下了电话。

  他忽然感觉一阵内急,急忙冲进里屋,酣畅淋漓的“嘘嘘”了一番。楚天齐一边系腰带,一边随意扫了周围一眼,他的目光一下子停住了,停在纸篓上。
  纸篓里,有几样特殊的东西,那是几块红色的手纸,还有一块红色的卫生巾,这可不是自己使用的东西。但随即楚天齐就明白了,只有陆娇娇一个异性去过这个卫生间,肯定是她丢进纸篓的。他此时终于明白,下午陆娇娇那么匆忙的冲进里屋,根本就不是因为所谓的“三急”之一,而是比之更急的事。
  楚天齐不由得想到:怪不得她说不方便,要避嫌呢?大概不是时间不方便,而是因为这个事不方便吧。他被自己的想法骇住了:这也太龌龊了吧。不禁老脸一红,摇了摇头,向外走去。
  刚出卫生间,楚天齐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要是被别人看到,该做何感想?虽然说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因为单位人是不会随便进来的,但不敢保证雷鹏那样的人不会来呀。想到这里,他又返回卫生间,把装纸的塑料袋系住,从纸篓里拿了出来。
  提着这包垃圾,楚天齐出了办公室,向楼下走去。他不时四外看着,就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生怕弄出动静。但一楼钛金门开闭的时候,仍然发出了声响。

  “主任好。”一个声音冷不防响起。
  楚天齐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循声望去,原来是夜班保安从值班室出来了。他暗笑自己“做贼心虚”,并说道:“没什么事,你忙吧。”
  保安答应一声,返回了值班室。
  从楼前走过,楚天齐向办公楼东侧的垃圾筒走去。刚弯着腰打开垃圾筒的盖子,准备把垃圾投进去的时候,身后响起一声大喝:“谁?干什么的?”
  楚天齐不由得手一抖,回身望去,一束光线打到脸上,接着传来一个声音:“主任,是你呀。”话音刚落,脸上的光束也消失了。

  凭着声音,楚天齐听出来了,说话的人是另一个看门者——安全员苟大军。他略微适应了一下被强光晃过的眼睛,也看清了对面那个披着黄大衣的人。便又说了一句:“没事,你忙吧。”说完,才把垃圾扔进了垃圾筒。
  苟大军走了,楚天齐走向办公楼。
  刚到三楼楼梯的时候,他又想到了一件事,便急忙走到会客室,用钥匙打开屋门走了进去。推开里屋屋门,进到卫生间检查一番,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这里没有情况。看来她在这儿的时候,还真只是解决内急的事。
  忽然,外面响起了轻微的推开屋门的声音,楚天齐刚想看个究竟。不想外面却响起了声音:“什么人?”
  听到出,外面是保安的声音。楚天齐气呼呼的说:“是我,楚天齐。”说着,从里屋走了出来。
  此时,保安正站在屋子当地。看到果然是主任出来,便认真的说:“主任,你还出去吗?我要锁楼门了。”说着,挠了挠头,“我以为是坏人进这儿了,原来是主任呀。”
  楚天齐又气又无奈的说:“不出去了,你锁吧。”

  一前一后走出会客室,楚天齐返回了自己办公室,进了里间卧室。他“扑通”一下,仰面朝天躺在床*上,苦笑着自言自语:真是自找苦吃。
  第二天,陆娇娇一行要去青牛峪乡调查了解情况,楚天齐让方宇相陪。女人陪女人要方便一些,更主要的是楚天齐不愿意现在去青牛峪乡。
  昨天晚上,楚天齐很晚才睡,期间想了陆娇娇说的“借鸡下蛋”的事。他自然最先想到的,就是青牛峪乡的矿泉水和药材的事。这两家企业都在当地做项目,但却迟迟没有在当地成立一个公司,而只是以原公司做着一些事情,不知是还有其它考虑,亦或是当地确实不适合。但无论什么原因,楚天齐总觉得招他们两家到开发区的话,有些不地道。
  所以,楚天齐不想去青牛峪乡,不想今天见到宁俊琦,也不想遇到冯俊飞。另外,虽说今天是周末,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同样,单位有好几个人也没有休息,最起码几个副主任就和他一样,都在上班。
  早上,在陪陆娇娇吃早餐的时候,楚天齐问:“昨晚休息好吗?”
  “还行。”陆娇娇随口道,“你呢?”

  “没休息好。”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了下来,“嘿嘿”一笑。
  陆娇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一红,低下头,喝起了稀粥。
  临上车时,陆娇娇悄声道:“你不去吗?”
  楚天齐也低声道:“不方便,要避嫌。”
  “去你的。”说完,陆娇娇脸一红,上了汽车。
  送走陆娇娇等人,楚天齐回到办公室,刚坐到椅子上,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夏局,有什么指示?”

  手机里传来夏雪的声音:“楚主任,可别这么说,折杀我了,我哪敢给双料正科主任下指示呀。”
  楚天齐一笑:“领导又拿我过礼拜天了。你没休息吗?”
  “休息啦?哪像你那么忙。”夏雪忽然声音低了下来,“告诉你一个重要消息。”
  日期:2016-12-08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