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90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格子受到她们非人的折磨,我就想暴打她们还回去,出了心中的恶气。
  一大群人的脚步声从后面过来,我们回头看,是瓦莱,带着比我们人数多上三倍的人过来了。
  而且,也是全拿着警棍。
  我们的人一看,急忙的都后退缩在了一块儿。
  我迎面走上去,看着瓦莱一大群人,我先问道:“哟,瓦大姐,这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古惑仔去打架啊!去抢地盘啊。”
  我先发制人了。
  瓦莱说道:“那你们呢,带着一大群人,又是去哪儿?抢地盘吗。”
  好嚣张。
  我说道:“我想来禁闭室,看看我一个心理病人,被关押在里面,我想,对她的病情极为不利。”

  瓦莱说道:“哦,这样子啊。据我所知,她心理正常得不得了,比谁都正常,甚至比你我都正常。”
  我说道:“不,我正常,你不正常。”
  瓦莱说:“哦。”
  我说道:“麻烦把禁闭室的门开一下。”
  瓦莱说道:“禁闭室的门,监区禁闭室的大门,监区长发话才能开,我不能开。”
  我说道:“你开不开。”
  瓦莱说道:“难道,在你们b监区,由着你们谁都能随随便便进出吗。”
  我说道:“我要看看我的病人。”
  瓦莱说道:“那你去找监区长吧,我没办法,不好意思。”
  她洋洋得意的看着我。
  我握紧拳头,小凌过来,拉着我往后,示意先算了。
  因为她们人多,我们不能吃眼前亏。
  要是打起架来,打了群架,我们先动手,我们先挑事,到时候,处分的肯定是我们。
  我说:“走吧”
  小凌等人我们手下跟着我从她们的一群人中穿过去了。
  接着,我们走了不远后,她们还在身后传来一阵嘘声。
  嘘我们胆小,然后欢呼胜利。

  小凌对我说道:“我真怕你忍不住动手了。”
  我说道:“我还真的想动手了!”
  小凌说道:“幸好没有。”
  我说:“对,幸好没有,看到她那样,好嚣张。”
  小凌说道:“找别的办法吧。不如,直接找丁佩。”
  我说道:“找她没用的!”

  小凌说:“那怎么办。找副监狱长吗。”
  我说:“如果不行,只能找副监狱长。”
  小凌说道:“副监狱长也管不了监区里这些琐事的,因为女囚在监区里打架,监区长有权利用这样的方式处罚女囚。除非,监狱长发话。”
  我说道:“我看看再说吧。”
  我让小凌她们先回去了,我则是去找总监区长韦娜。
  这事儿,可能韦娜没有发令让丁佩她们这么做,但是,如果我找韦娜,让韦娜把格子给放出来,我不相信丁佩她们不听话。
  我马上去找了韦娜。

  到了韦娜的办公室,却没见到韦娜在办公室里。
  这家伙去哪儿了。
  我心急如燎,因为,格子在禁闭室里面,不是说单纯的被关而已,她们会对格子下重手,对她欺凌欺辱殴打,美名其曰犯错了就要受到惩罚。
  韦娜不在,我只能找贺兰婷。
  在贺兰婷的办公室,见到了贺兰婷。

  贺兰婷一边接水喝,一边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那个,格子被监区长丁佩给关进禁闭室了,我担心她在禁闭室里被打,被折磨,所以,我只能找你了。”
  贺兰婷说说道:“在禁闭室里,被关着,我也不能捞她出来。”
  我说道:“靠,你可是收了人家的钱的,你就这么一句话就拒绝了啊。”
  贺兰婷说道:“我是收了她的钱,但是我答应她的是帮她启动重审程序,我没有说我要照顾她!”
  我说道:“靠,有点人情味好吧,至少,她给我们不少钱了,而且,以后我们也还能赚到她的钱。即便不是为了钱,也要有感情的吧。把她捞出来,对你来说,这并不难。”
  贺兰婷说道:“很难!”
  我说道:“怎么难!怎么难?”

  贺兰婷说道:“这个事,是监区里面的小事,哪个监区没有女囚的打架?女囚打架,也只能监区自己管,我有把她放出来的权利吗。”
  我说道:“那你这意思就是说你也没办法了。”
  贺兰婷说道:“除非我说她犯了什么罪,然后让我走关系,让丨警丨察下来查她,把她带出来,那有用吗!那么麻烦。再说还是查了还要把她送回去监区,又要受到她们的暗算。”
  我说:“那怎么办。”
  贺兰婷说道:“只能把她弄出了禁闭室然后调到别的监区。离开d监区。”
  我一拍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把她弄到c监区,就有人照顾她了。”
  贺兰婷说:“可是如果她的刑期还很长,不够调到c监区的条件,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我叹气,说道:“她刑期的确不够调到c监区的条件。那怎么办呢。”
  贺兰婷说道:“你自己想办法吧。”
  我想了想,如果,能把格子从禁闭室中弄了出来,然后,把她安排到黑熊监室,让黑熊照顾她,我估计黑熊乐意的吧。
  但是黑熊罩住了也不是完全能罩住,因为丁佩可以让狱警和管教继续对付格子。

  原本是一个小小的女囚而已,倒是成了双方博弈斗争的一颗棋子,受伤最严重的,倒是这颗棋子了。
  我说道:“那你能帮我把她从禁闭室里先弄出来吗。”
  贺兰婷说道:“丨警丨察过来,说查案,把她带出来,然后,还是要送回去,那你们监区长还是有可以把她关进禁闭室的权利,没用。”
  我掐着太阳穴,实在没办法了吗。
  贺兰婷说道:“上面的要下来检查了,表面是说对监狱进行工作大检查,但是,外面的一些逃狱的风言风语,都有传言了,他们下来可能是查这个。”
  我说道:“什么叫可能查这个?你和他们关系不是很好吗。你都不知道啊。”
  贺兰婷说道:“我和一部分人的关系很好,但是,另外的一部分人,是别人的人。”
  我问:“什么意思,什么是别人的人?”
  贺兰婷说:“就是她们的后台。她们也有自己的根基,背景,靠山。”

  我说道:“这样子啊。那么说的话,这些来视察,检查的,一部分是为了想把这事查清楚看看是不是真的,一部分人知道有这事,但是要掩饰。那些知道的,就是韦娜丁佩的靠山了。”
  贺兰婷说:“对。碍于外面的风言风语,所以下来检查。”
  我说道:“那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呢。我们什么证据都没有,人家下来查,没有证据,说是外面乱说的,查完了就走了,没事了。”
  贺兰婷说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