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货不是没有认真严肃的时候。

  李牧点点头,“再等五分钟,再不到我们就撤。”
  两人一直警惕地注意着周遭的动静,然而才过去了一分多钟,李牧和石磊就看见两个人狼狈地从东南侧的密林里拨开树枝钻了出来。
  “窝草,那不是杜晓帆那小子吗。”石磊说。
  李牧咧开嘴笑了笑,“看来咱们运气不错,眼下就只还差林雨了。”
  显然李牧马上就猜到了,赵一云耽搁了几分钟的原因就是半路上遇上了杜晓帆。同时也印证了他的判断——五个人被抛弃的地点相距不会很远!
  “云云!在这儿呢!”石磊压着声音喊了一下。

  赵一云和杜晓帆马上就听到了,赶紧的飞奔过来。石磊迎上去,看见赵一云,双手就伸了出去,一把把赵一云的手给握住,身体前倾学着戏剧里面红军胜利会师握手的样子,“同志!辛苦了!”
  嘴角抽了抽,赵一云推开石磊,“死一边儿去。”
  石磊一个趔趄,看见赵一云朝李牧走去,他就把目光转向杜晓帆,“老杜……”
  杜晓帆走过来却是抢先一步抓住石磊的手,学着石磊的样子,“同志!辛苦了!”
  “滚-你-大-爷的。”石磊甩开手。
  呵呵地笑了笑,杜晓帆走过去。

  “说说情况。”李牧沉声问。
  赵一云低声汇报:“没有尾巴。我在路上碰到了老杜,放心,老杜身上的信号发射器也处理干净了。我们转了一个圈才过来的,他们应该没那么快跟上。”
  “老杜,说说你的情况。”李牧转头问。
  杜晓帆说道,“醒来之后,我朝东南方向走了一阵子,发现东南侧的山头上有一杆红旗,我判断那里会是一个任务点。我想,大家都是被震撼弹干晕了,然后被特大那帮人分散扔在这片山林里的吧?”

  “情况很明朗了,就是这样。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李牧沉声说着,石磊也走了过来,李牧看向杜晓帆,问道,“你看到的红旗所在的山头一侧是不是有一座海拔差不多的山头,之间有一面垂直的峭壁?”
  杜晓帆瞪大眼睛,点头:“没错。”随即皱眉,“当时远远的我好像看到有个人在峭壁上面,但看不太清楚到底是不是人……老李,不会是……”
  扯了扯嘴角,李牧说,“差点没把老子摔死。”
  杜晓帆心脏猛跳,嘴角忍不住地抽:“不用这么玩命吧!”

  “啥啥啥,杜晓帆你说啥呢,班长玩什么命了?”
  听到杜晓帆不明不白的话,石磊连着声音问。
  李牧摆了摆手,说,“别废话了。来整合一下我们目前获得的信息,趁现在暂时安全。”
  想了想,李牧说道,“特大那帮人把原本应该配备给单兵的野外生存物品全部打散分到了我们五个人手里。我分到的是火柴,石磊分到的是军刀。你们得到了什么?”
  赵一云一拍脑袋,“这帮吊毛,我说怎么给了一小袋盐巴!”
  说着他就从挎包里把用小透明袋子装着的盐巴拿了出来。
  杜晓帆也明白过来了,他的挎包倒是有些沉甸甸的,取出来之后,众人顿时流了口水,他说,“米袋,够咱们五个人吃一顿的。”
  “操。”石磊指着那严重不符合标准的米袋说,“这都没标准的五分之一!”
  “知足吧。”赵一云说,“有米就不错了,至少可以少吃点烤山鼠。”
  “能有烤山鼠吃还得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李牧说着,抬头望向了天空。
  众人这会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躲到了云层后面,东南方慢慢的有很多团灰色的云层在聚拢——这是要下雨的节奏。
  一旦下雨,想要生火那基本就是比登天还难了。

  东南地区的天气就是这么的任性,前一阵子还晴空万里,后一阵子就有可能给你淅淅沥沥的飘起雨点来。
  石磊的喉咙翻了翻,“别说了,再说我就要吐了。”
  抬了抬手,李牧说,“还有林雨没有找到,按照单兵标配,他手里的应该是麻绳。”
  杜晓帆说道,“其他的大家应该都一样吧,雨衣和背包绳,背包绳接起来也堪一用。”
  “我们手里能用的东西非常好珍贵。”李牧说,“所以,要充分利用手里的工具,同时想办法获得工具。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究竟要在这里待多长时间。”
  赵一云很不乐观地说:“听说特大的标准是七天,如果他们用这个标准来要求的话……”
  “那不成野人了,操。”石磊心情顿时大坏。

  杜晓帆沉思了一下,说,“我觉得那杆红旗下面一定有相关的信息,老李,下一步应该去那里。”
  李牧掏出那个牛皮信封,从里面抽出纸条,“那里的东西我取到了,应该是第一任务点。但是里面只提到前往第二任务点,距离第一任务点十五公里的东南方。”
  赵一云望向东南方向,“也就是说我们要钻到雨里去。”
  云层从东南方向过来,雨水也就自然会从东南方向开始往外延伸。

  “雨衣可以派上用场。”李牧说,“不过,在前往第二任务点之前,必须要先找到林雨。我判断,如果101小队不完整,就算到了任务点,也不见得会达成他们想要我们达成的任务。”
  杜晓帆干脆地说:“我同意。”
  赵一云和石磊就更没问题了。
  扫了一眼赵一云和石磊,李牧深深地看了一眼杜晓帆,随即扫视着说,“我们的遭遇没有先例可循,也许安排这场游戏的人也对未来没有把握。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如果咱们在这场猫鼠游戏中输了,那么丢掉的不仅仅是二营的脸面,而是整个第三旅的。不用我多说,相信大家都知道咱们肩上的责任。全旅只有我们五人参与了这次特训,是荣誉,更是责任!”
  杜晓帆笑了笑,说道,“老李,我表个态吧。没错,我一直把你当成竞争对手,我的七班一直以来瞄准的对手就是你们五班。不过我杜晓帆分得清楚轻重,完全可以保证的一点是,未来三个月,我就是101小队的一分子,会和弟兄们合心协力一致对外。”
  微微地笑了笑,李牧点头。他这一番话很明显是对杜晓帆说的,杜晓帆有自知之明——其他人都是五班的人,跟李牧一条心是没有疑问的,李牧就是担心他自己有别的想法,从而影响了小队的整体性。
  石磊是个嘴巴闲不住的人,他说,“班长,你都能当指导员了,说话一套一套的。”

  李牧要搭理他那就奇了怪了,扫视了大家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李牧也是苦笑了一下,说,“情况不乐观啊同志们,看看,就咱们这模样,我都有种回到八十年代对越战场的感觉了。”
  日期:2016-02-19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