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0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算是武贤齐当不了省长,常务副省长这种人物,别说省国库局的副局长,就算是财政厅的副厅长,那也不是想够就能够够得着的。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和小梅手牵手坐在一起。
  这时候,他已经想起来这两个美女了,以前还真的一起吃过一次饭,当时他对这两个美女还印象比较深刻来着。他不记得这两个美女的名字了,只记得二人都姓梅,是一对双胞胎,旁人往往叫她们大梅小梅。
  他还记得,这二人,好像有一个是在省电视台工作,另一个貌似是卫生厅还是教育厅还是什么别的厅局,他记不太准确了。
  张文定要随便拉个椅子座下,可孔庄红却硬是把他按在了主宾位上,他推辞了一下,也就依言坐下了。
  大梅坐在了孔庄红身边,小梅坐在张文定身边,还空着两个位子,张文定估计应该是给林业厅的人准备的。他还真没想过,孔庄红会不会没有把林业厅的人约出来。
  事实正如张文定所料的那般,孔庄红还真把林业厅的人给约了出来。
  约出来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省林业厅退耕还林办公室的主任张国胜,女的是省林业厅计财处处长钟白云。
  张文定和张国胜在林业厅见过面,张文定还跟他攀过本家,一笔写不出两个张字嘛。

  可是,张国胜很明显没怎么看重这位本家,只是敷衍了几句,就让副处长和张文定谈去了,这时候在这儿遇见,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不过,大机关里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各种状况见得多了,倒也不会表现出什么来,恰到好处地和张文定打了招呼,就热情地和孔庄红攀谈起来。
  钟白云对张文定就更不会有多热情了,不过也不至于会太冷淡。
  毕竟,孔庄红的面子还是给一些的,而且他们也看出来了,今天张文定可是主宾,而他们两个人则是陪客!
  这是孔局长宴请张市长,由他们作陪,而不是张市长请他们两位,由孔局长作陪。

  这个格局,由不得张主任和钟处长不多想一想,这个张市长到底有什么倚仗,能让孔局长这么做。
  菜很快上来,酒已经满上,孔庄红就端着酒杯站起身,走到张文定面前,左手搭在张文定肩上,道:“你远来是客,这第一杯酒,我敬你。啊,敬你之前,我还有话要讲。”
  张文定也端着酒杯站着,看着孔庄红道:“有什么指示你只管下,我洗耳恭听,一定会认真学习深刻领会。”
  “你不厚道啊老弟。”孔庄红在他肩上拍了拍,半是不爽半是玩笑地说道,“到白漳来了也不通知我,你说有这么做兄弟的吗?啊,你别给我解释,我不想听任何解释。我跟你讲,这次就算了,下次你过来要是再不通知我,那就别想我再请你,得你请我!咱哪儿贵就往哪儿去,你在白漳几天就请我几天!”
  若是酒喝到兴头上了,孔庄红借着酒意说出这番话,倒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现在酒还没有开始喝,孔庄红这么说,那就是别有用意了。
  张文定对孔庄红的认识又深了一层,这家伙不管本性如何,至少做事还是相当豪气的。
  像他这种手握实权的正处级干部,在外单位的另两位处干面前,对一个下面的副处这么说话,其实算是比较丢面子的。可孔庄红就不在乎丢这个面子,或者说,是用他自己的面子来衬托出张文定的不凡。

  张文定觉得孔庄红这么干有点过了,却又不得不领他这个人情,只能笑着点头道:“都依你,你说怎么搞就怎么搞。”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来,干了。干了再想怎么搞!”孔庄红说着,和张文定碰了一下杯,在大梅调笑干了不能搞湿了才好搞的玩笑中,直接一仰脖子,干了。
  张文定也不比他慢,几乎和他同时将酒咽下,把空空的酒杯朝对方亮了亮。
  孔庄红这酒一敬,就回到坐位上,他做东,自然只要先敬主宾一杯就行了。
  第二杯酒,是林业厅计财处处长钟白云敬孔庄红的。然后,就是张国胜敬孔庄红,再到张文定敬了孔庄红一杯之后,就开始自由敬酒了。
  大梅小梅和孔庄红之间关系亲近,而且今天显然他们三个人是一伙的,自然不会相互敬在这个酒桌上自己人干自己人了。

  张文定敬完孔庄红之后,第二个找上的人就是钟白云。
  一方面,刚才给孔庄红敬酒的时候,钟白云在张国胜前面,这也可以理解为钟白云和孔庄红熟悉而张国胜是第一次和孔庄红打交道,但是呢,钟白云是女同志,张文定先敬钟白云再敬张国胜,谁也挑不出来毛病。
  毕竟,钟白云和张国胜都是正处级,一个是管财务的,一个是业务处室,真的不好说谁强谁弱。
  如果林业厅计财处处长是个男的,今天张文定敬出去的第二杯酒,肯定是会给退耕还林办主任张国胜了。
  “钟处长,我敬你。今天能够认识钟处长,我深感荣幸,希望钟处长有空的时候,能够到安青视察指导工作。”张文定举着杯子,面对钟白云,微笑着道。
  由于有孔庄红先前的一番表演打底子,钟白云也不敢对张文定起轻视之心,跟张文定碰了一下,笑道:“今天能认识张市长,我也很高兴。张市长年轻有为,要向你学习呀。”
  张文定把酒杯举得低了一些,跟她轻轻碰了一下道:“是我要多向你学习,钟处长,你以后要对我这个基层小兵多多指导呀。”
  “你手下管着百来万人都只是小兵,那我们算什么呀。”钟白云笑着道,“张市长,以后多交流,干。”
  张文定喝下酒,暗想今天要不是有孔庄红先前那么客气,这个钟白云怎么会这么好说话?哪怕是搬出武贤齐的招牌,恐怕也不是那么好使的吧?
  最重要的是,没有个让人信服的角色作证,就算他说自己是省领导的亲戚,别人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哈——这世道,牛逼谁不会吹啊!
  张国胜看着面前的张文定,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上午才在办公室见过,才跟对方摆过谱,没想到中午居然又见面了,还是在酒桌上。
  人生,真的充满了各种意外和惊喜啊。
  “张处长,我敬你,安青的林业工作,还要麻烦你多支持、多指导啊。”张文定对着张国胜说着套话,却是没有跟他攀本家了。
  张文定刚刚才被孔庄红捧得高高的,自然不可能马上就一副贱兮兮的样子去讨好张国胜,他不为自己着想,还得要顾及一下孔庄红的脸面呢。
  张国胜脸上看不出什么异常,微笑着道:“安青的林业工作还是搞得不错的,厅领导对安青的工作是认可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年轻真好呀。”
  日期:2016-12-0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