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9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说了,去找人办事,得有个端正的态度,赶早不赶晚嘛。
  张文定跑了一趟林业厅,本来想约一下退耕还林办公室的主任或者副主任晚上一起坐坐,可人家并不给面子。
  张文定可没管那么多,又跑到造林处,反正生态林的建设,造林处也有指导的权力的。
  对于张文定的邀请,造林处副处长汪求全答应说看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显得很是矜持。
  从林业厅出来,张文定接到了省国库局副局长孔庄红的电话:“老弟,这个周末有没有时间呀?”
  对于孔庄红的示好,张文定没有拒绝,这家伙在财政厅来说,也算是有着不少实权的,打好关系没错的。
  所以,张文定就顺着他的话道:“孔哥有什么指示?”
  这种哥啊弟的称呼,真的很能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哪怕张文定和孔庄红之间的交道不多,这一称呼,就显得相交多年了似的。
  “我可不敢给你指示。”孔庄红笑呵呵地说道,“是这样,周末准备去一趟随江,看你方不方便呀。”
  张文定道:“孔哥你发话了,我不方便也要方便。周末一起去,你定好时间了通知我,我现在在白漳呢。”
  “啊,在白漳?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给我说一声。今天晚上我来安排,不要强调客观原因!”孔庄红很豪气地说,语话中透出一股子真诚。
  “刚来,在林业厅办点事。”张文定道,“那我就听孔哥的安排了,观客原因主观认识都不强调。哈哈,正愁晚饭在哪儿解决呢,你就来电话了,看来我人品还行啊。”
  “林业厅啊……”孔庄红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事情办好了么?”
  这个话,问得有点交浅言深了,不过,由于二人之间都以兄弟相称了,所以这么问,倒也不显得有多唐突。
  最主要的是,孔庄红通过这么一个问话,透出了愿望帮忙的意思,不管张文定需不需要他帮忙,他这都是一个示好。

  张文定并不像孔庄红所想的那么顶着武省长妹夫这个头衔到处晃荡,相比于从武贤齐那里取得支持,张副市长更愿意多交些朋友,从朋友那儿得到帮忙助。
  现在他在林业厅没请出来人,孔庄红又表示出了这个意思,他就真觉得自己人品可以了,苦笑道:“你自己也是省厅的人,省厅的衙门你又不是不知道,哪那么容易哦。想约个处长出来吃饭都千难万难呐。”
  孔庄红笑道:“不是吧,还有人敢不给老弟你面子?”
  张文定知道他这是在试探,便真真假假地说道:“就是一点小事情,哪有那么大面子。”
  孔庄红就理解成了张文定到省里办小事,不好动用武省长的大面子。
  他很痛快地说:“是哪个处?我看看认不认识。”
  张文定等的就是他这个话,也不跟他客气,直接说道:“退耕还林办,还有造林处。孔哥,我这一来可就给你添麻烦了啊。”
  “我们两兄弟还讲这个?”孔庄红道,“我先问问。”
  不到二十分钟,孔庄红又打来了电话:“老弟,十二点,帝豪二楼,百合厅。”
  这才说了晚上安排的,现在居然又提前到了中午十二点了,虽然孔庄红没说已经约了林业厅的人,可张文定明白,事情有戏了。

  不知道他约的是退耕还林办的还是造林处的,不过,孔庄红不说,他也不好问,显得自己多势利一样——没帮你把人约出来你就不去了?
  抬腕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了,张文定吩咐了一声,司机马上调了导航,往帝豪而去。
  张文定到帝豪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四十五分,他是带着郑举一起去的百合厅。
  孔庄红早已经坐在里面等着了,另外还有两个美女跟他一起,眼见孔庄红站起身来迎张文定,那两个美女也跟着站了起来。
  张文定和孔庄红握手的时候,心中有些疑惑,只觉得这两个女人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是谁了。
  “张市长,好久不见。”一个大波浪披肩发的美女站到了张文定的对面,笑吟地伸出了保养得不错的右手。

  张文定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肯定是见过的,但这时候想不起来,也不好直接问她是谁,便飞快地跟她握了一下手,含含糊糊道:“哎呀,劳烦美女等待,我受宠若惊啊。”
  “我就见不得你有了美女就没了兄弟的样子,我不止等你,还请客呢,也没见你受宠若惊一下。”孔庄红在一旁笑着插话了,“才跟你握个手你就受宠若惊,呆会儿要是美女对你再好点,你还不得流鼻血啊。”
  “今天能让孔哥大出血,我流点鼻血算什么。”张文定哈哈一笑,主动向另一位美女伸出了手,道,“美女,久等了。”
  孔庄红又插了一句:“小梅,你可千万别再让他受宠若惊了。”

  小梅伸出手和张文定握在一起,听到孔庄红这个话,就望向了孔庄红,娇声道:“那我要让他怎么办才行呀?”
  这话让人很容易想歪。
  张文定也想歪了,好在马上就止住了歪念,望着孔庄红,道:“我不受宠若惊,我诚惶诚恐行了吧?”
  孔庄红只是笑,却不说话。

  小梅转过头望着张文定道:“为什么呀?你对我姐就受宠若惊,对我就诚惶诚恐,我有那么可怕吗?张市长,你这刚一见面就搞区别对待,我太受打击了。”
  说着,她手并没有急着松开,却转头向另一位美女道:“姐,为什么都对你那么好对我就不好了呀。我表示,羡慕嫉妒恨!”
  孔庄红道:“小梅,你可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啊。”
  小梅还是握着张文定的手,对孔庄红道:“难道你对我比对我姐要好?”

  “哪儿有你这么下套子的。”孔庄红道,“要我说,你对张老弟就比对我好,跟我握手就没见你超过两秒钟的!别站着了,坐吧,嗯,要不你俩还是手牵手坐一起算了。”
  张文定弄不明白孔庄红今天为什么会热情得这么过分,在他看来,就算是孔庄红对他有亲近之意,也没必要搞得这么明显这么直白,最起码也要有一点省厅机关干部的稳重与矜持啊。
  省国库局的副局长,跟他一个县级市的副市长这么毫不见外地说话,用折节下士来形容都有点跟不上形势的意思。
  不过,如果换个角度来看的话,把张文定县级市副市长的身份换成现任常务副省长的妹夫、未来省长的妹夫,那么孔庄红极力相交,倒也相当正常了。
  对于孔庄红这个人,张文定还相当缺乏一定的了解,暂时只能用这个理由来给自己解释了。毕竟,未来省长的妹夫这个身份,还是相当有震撼力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