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52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政协黄主席就刚好是一个可以利用,可以冲锋的人,他对华子建的恨是一目了然的,从上次北区搬迁棚户区的问题,到他儿子因为在学校贪腐的问题被弄进监狱,这个老头早就憋住了劲,再找地方发泄呢。
  前一阶段听说老头还到省委王书记哪里发了一次牢骚,把华子建狠狠的腌臜了一番,所以自己让他出头来挑战华子建,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了。
  冀良青的到来没有引起院子里其他人的注意,那些人有的看见他了,也装着没有看到,下棋的还在下,晒太阳的就把眼闭上,就当冀良青是空气。
  这里面的人,几乎大部分都曾经当过冀良青的领导的,所以摆摆资格,牛一牛也是理所当然,冀良青也并不愿意去招惹这些人,没看到就没看到吧,他埋着头就进了政协的办公楼。

  刚走进去,却看到了政协的韩副主席,这老头当常务副市长的时候,冀良青还在当县委书记呢,所以冀良青就客气的招呼了一句:“韩主席也在啊。”
  韩老头一笑,也客气的说:“书记来视察工作了,怎么不说一声,我差点都出门了。”
  这韩老头到底是政协的领导,他比不的那下面的老头,所以对冀良青到不能太过怠慢了,不过韩老头心里还是很奇怪的,冀良青如果是来检查工作,应该提前回发通知的,哪有抽查工作的抽到了政协头上,这有点意外。
  但不是检查工作的话,以他和黄主席的关系,他也不至于亲自过来看望啊,他总不会是来看自己的吧,老头就问:“书记,你请上楼坐,我马上通知大家过来。”
  冀良青连连的摆手说:“老韩,老韩,你误会了,我就是随便的走走,没有正事的,不用通知大家。”
  韩老头当然知道冀良青不是来开会的了,他现在就有点好奇,特意的那么一说,现在见冀良青自己说没正事了,他就看着冀良青,很疑惑的样子。
  冀良青笑笑说:“我来看看老黄,这春节我们也没有在一起聊聊,今天闲着的,就来转转。”
  “奥,那行,黄主席在上面呢,走走,我带你过去。”
  冀良青不想让他跟着,可是也不好说,两人一起就上了楼,在三楼的一个办公室看到了黄主席。

  黄主席到是有点觉悟,一个人老老实实的在办公室看着报纸喝着茶,这一抬头怎么见冀良青来了,他楞了一下,忙站起来招呼说:“书记你怎么过来了?”
  “哈哈哈,难道我来看看你就不成啊,你可是我的老领导。”冀良青打着哈哈说。
  “哪的话啊,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我们可都是你的兵。”实际上黄主席心中也感到怪怪的,这冀良青今天到政协是所为何来?
  老韩在门口喊来了办公室的一个女同志,给冀良青也泡上了茶,三个人坐了下来,黄主席问:“书记怎么一个人来了,秘书都没带?”
  “秘书在下面车里,我来坐坐,一会就下去,还要到人大转转。”
  “嗯,嗯,哪就喝杯热茶再走。”
  “好好。”冀良青客气的端起了茶杯。
  三个人就东拉西扯起来,不过冀良青真的不是来和他们扯淡的,他很想说点什么,可惜这韩副主席在身边坐着,让冀良青有些顾忌,因为韩老头这个人很耿直,现在政协也就属他爱发牢骚,自己这事情是决不能让他知道的,问题在于自己既然让他看到了,他作为一个政协的副主席,肯定是要陪在自己的身边的,自己还不好打发他离开。

  这就让现在的气氛显得有点尴尬了,冀良青的话说的也就越来越飘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连他自己都感到很别扭,其他两个人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官场上,大家听得就是言外之意,这今天冀良青的话云山雾罩的,他到底想要表示什么意思呢?
  两个政协的老头就想破脑袋的想啊,可是怎么也想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政府办公室的华子建打发完了所有的这些人,才算虚了一口长气,端起了茶杯,一下子,华子建就瓜了,靠,靠,靠,冀书记刚才不是给自己打过电话吗?自己怎么把这茬事情给忘记了。
  华子建一口水都没有喝,放下了水杯,一面站起来,一面就喊着小赵:“小赵,小赵,赶快安排车。”
  小赵正在低头收拾那些局长们喝剩下的茶杯,还有堆的满满的烟灰缸呢,一看华子建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忙着掏出手机,就给小车班的司机挂了过去,这面华子建就已经下楼了。

  要是搁在平常,华子建到市委一般是不用车的,就是斜对面,走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冀良青的办公室了,但现在他一分钟都不敢耽误了,火急火燎的下楼,就见自己的小车也从后面呼的开了过来。
  估计是小赵也喊的紧张,让司机不知道什么事情,就急急忙忙的开车冲了过来。
  华子建上车说:“市委去。”
  司机一听,心中是感到好笑,自己还以为什么事情,还怕突然跑长途,自己什么都被准备好呢,原来是到市委去啊,大惊小怪的,想归想,脸上是一点都不能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还要很坚定的点点头,抿着嘴唇,像是很使劲的踩着油门,一副冲进敌人碉堡群的样子,其实蛋疼的很,不过是二档,至于这样使劲吗?
  到了市委大院,华子建下车就往后面冀良青的办公室穿,到了门口,华子建略微的缓了缓,长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呱呱呱’的敲了三下门,哎,里面没有人应答,华子建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敲了几下,还是没有人。

  华子建也就可以肯定了,冀良青没在办公室,华子建摸摸脑袋,就拿出了电话:“书记,哎呀实在对不起啊,我在那面本来早就要过来的,突然家里有点状况,来不及给书记说,就回去了一下。”
  这华子建是在说谎话,可是不这样说怎么说,总不能说我刚才忘了,现在才想起来。
  冀良青在黄主席的办公室坐着,三个人正东拉西扯的拖着时间,接上了华子建的电话,冀良青就心里冷哼了一声,说:“华市长啊,嗯,我也是临时有点事情,我们改天再约时间吧?”
  华子建说:“书记你在什么地方,我现在赶过去也成。”
  “嗯,不用了,我没在市里,改天吧。”冀良青不想好华子建现在见面,就一竿子把他支开了。
  华子建又道歉了几句,这才闷闷不乐的离开了市委。
  这面冀良青把电话收了,也有点犹豫起来,自己今天白来一趟了,想单独的和黄主席聊聊就这么麻烦啊,他就想走了,这样毫无效果的聊着还不如回去,改天再找机会。
  冀良青说:“好吧,你们先忙,我也准备回去了。”
  黄主席今天硬是让冀良青绕的莫名其妙的,心中很是纳闷,就说:“要不书记就不要走了,晚上一起吃个饭,我还有几个工作上的问题想和书记请示一下。”
  韩副主席也在挽留了几句。
  冀良青也不愿意就这样失去一次上好的机会,现在见黄主席这样一说,就找到了一个借口,点点头说:“奥,是什么事情啊,要不这样,我准备到人大去,你陪我一起过去,我们路上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