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51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天晚上,季红就给刘副市长来电话诉苦了,说周卫没等天黑,就摸到了她的值班室来,不顾自己的反对,硬上了她一次,连她裤头都扯烂了。
  你说听到这话,刘副市长那个春节能过的安静吗?
  他心里恨死了周卫,可是也没办法啊,自己和季红的这些事情周卫都知道,总不能让季红去告周卫吧,何况他们两人过去也是打的火热的。
  现在刘副市长一见冀良青反对他的提议,就脑袋一扭,说:“嗯,我清楚呢,不过我想啊,反正今天就是个讨论,也根本就什么都定不下来的,我也是说说而已,等下次我们在讨论人事问题的时候一起说。”
  这不是照着冀良青心窝猛踢一脚吗?冀良青本来就因为今天的会议没有收获而难受,这刘副市长还专门的说今天定不下来的话,口气中也大有讥讽的味道。
  冀良青一下就怒从心头起,对华子建他不好发怒的,从行政级别上讲,他们是平级的,但你刘副市长算个狗屁啊,要实力你没有多少要,要资格我比你老,要级别你还差一截,你张狂什么?
  冀良青脸一黑,就要发火。

  华子建也是一直在观察着局势的,本来他也想提出周卫的事情,他早就赶到周卫有很多问题的,不过因为风梦涵的事情卡住了,和冀良青闹得有点僵,所以没有顾得过来提周卫的事情。 没想到刘副市长也有那个想法,这刚好就对上了华子建,不过刘副市长后面那几句话有点毒,直接就说到了冀良青的心窝上,华子建就见冀良青已经变脸了,他本来想要力挺刘副市长几句的,现在就咽了回去,先让刘副市长受点教育再说。

  果然冀良青反击了:“刘副市长,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是常委会,不是在聊天谝闲话,可能你过去对常委会还不是太熟,但以后不要在说这种题外话了。”
  冀良青的反击也很到位,意思在明显不过了,你刘副市长才参加了几次常委会,你不过是刚提上来没多久的一个人,你嚣张什么。而且冀良青还特意的把那个副市长的“副”字咬的很清楚,在一个班情况中,是没有人这样称呼的,冀良青的意思也就是让刘副市长不要张狂,你还是个副职。
  但冀良青的话说的又是有理有据的,让刘副市长一时无话可驳,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是冀良青的对手,冀良青多年在新屛市形成的积威还是很有效果的,刘副市长闹了个脸红,也不敢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华子建却说话了:“冀书记,我看刘市长的提议也不是全无道理的,这个周卫我也感觉有很多问题。”

  刘副市长刚才还有点惶恐的心情一下就转化了,嗨,没想到华市长站出来帮自己说话了,哪老子还怕你冀良青个吊啊,刘副市长就嘿嘿一笑说:“还是华市长明察秋毫啊。”
  这好像又在讽刺冀良青是糊涂蛋了。
  冀良青不能对华子建发怒的,对别人,他可以随意的说话,但华子建只要一说话,冀良青就会高度警惕起来,因为在冀良青的思维中,整个新屛市也只有华子建才能对自己形成真正的威胁,其他人都是浮云,不值一提。
  冀良青很快冷静下来了,华子建又在构筑他的外线联盟了,他现在帮刘副市长说了一句话,那么下次,刘副市长就会倾力帮他争取风梦涵的事情了,自己有点失算啊,完全可以让刘副市长中立的,可是自己太不小心,又让华子建钻了一个空子。
  冀良青冷冷的看了华子建一眼,却发现华子建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冀良青心头一堵,很是难受,知道这个常委会,自己又输了,虽然自己掌控着新屛市绝对的权利,但每次遇到华子建的抗击的时候,这个权利就好像一下变得脆弱起来、
  冀良青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说:“好了,今天就先讨论到这里,我说过,今天只是讨论,有什么好的提议我们下次还可以商量,散会。”
  不等别人站起来,冀良青就黑着脸,转身离开了。。。。。。
  华子建并没有把冀良青的情绪当成一回事,在他想来,今天冀良青的突然袭击已经是他不对了,自己是不能太过迁就,有时候权利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光靠上面给的这个称呼是完全不够的。
  华子建回到了政府,就继续忙起了其他的事情,过完年耽误了不少时间,所以现在一上班事情也是不少,各种文件,签字,还有年前没有处理的问题都一下子涌了出来,让华子建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特别是市一中的调查,也基本落实清楚了,在整个基建过程中,可谓是群魔乱舞,只要能沾上一点基建项目的人,都在里面多多少少的弄了一点事情。
  其中占到最多的当然是庄峰,小魏和供货商。

  为什么还有供货商呢,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的,你庄峰,小魏还有校长不可能直接从学校拿钱,必须有一个中间环节来过渡一下,而这个环节就是供货商了,所有的好处都由他们往外面运转,所以他们就可以在材料的价格上,名正言顺的给你提上去,本来3000一吨的水泥,他就能给你要4千,你谁有办法呢,你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也只好认了,所以在小魏他们多拿一百万的前提下,这些供货商就至少能多挣三百万,这就是典型的损公肥私。

  年前因为太忙了,华子建没有时间过问,现在华子建就把这事情当成了一个正事来考虑了,他叫来了财政局和纪检委负责调查的几个干部,在问清了这些情况之下,就毫不犹豫的说:“既然事实俱在,就不用在遮遮掩掩的调查了,你们可以把调查材料移交到检察院,让他们直接上手,对庄峰也可以再次提审调查,我没有别的要求,就是要把账款都追回来。”
  财政局的副局长有点担忧的说:“庄峰的事情好办,反正他在看守所关着的,问题是小魏那面怎么办?他人都死了,我们不好下手啊。”
  华子建冷冷的说:“人死了钱还在啊,按程序走,该追缴的绝不放手。”
  这几个人都有点为难,要说对付别人都好办,关键小魏和冀良青的关系谁都知道,这事情做的太绝了只怕冀良青不会答应的,虽然在整个调查中冀良青没有干涉,但那时有个前提的,那就是冀良青一直以为小魏并没有参与其中,要是现在他知道了这个情况,不知道他会怎么样。
  不过面对华子建的强势,他们也是不敢反驳,都嘴里答应了,说会照办。
  等到他们离开了华子建办公室之后,几个人一合计,算了,还是到冀良青那里去探个口气,几人就到了冀良青办公室,冀良青此刻还在为常委会生气呢,本来他是想在常委会上巩固一下自己在新屛市的权威,没想到最后不仅没有达到效果,反而有一种被挫败的感觉。
  现在这几个人就一五一十的把一中的情况都给他做了汇报,还提到了华子建要求对小魏严查追缴的想法,冀良青心里就更不舒服了,他紧锁着眉头,感到这件事情对自己有很大的影响了,且不说自己和小魏多少还有点感情在,毕竟两人主仆一场,现在小魏人都死了,还要这样对他,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