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5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了,不和你说这事了。”说着,陆娇娇话题一转,“刚才在会议室,听了你们的介绍,我和小张、小刘又翻了当地的一些资料,整体感觉你们这里缺少可用于招商的资源,而且有的资源开发项目也不适合入驻开发区。”
  “是呀,确实是,这也是我比较头疼的事,但现在也只能憋着劲,低头往前拱。”楚天齐点点头,“嘿嘿”一笑,“所以,才需要陆大处长多多帮忙呀。”

  “于公于私,帮忙是肯定的。否则,我也不会争取这次来玉赤的机会。”陆娇娇表情严肃,“有那么一句话,叫‘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可你们开发区目前基本没有梧桐树,至于你们的那些优惠政策,好多地方都有,甚至比你们力度要大的多,有些土地几乎就相当于白给了。当然,这种赔钱赚吆喝的方式,也不可取,不值得学。以开发区这种现状,恐怕就是我那里尽量帮忙牵线的话,效果也未必理想,保住开发区的任务也很难完成。”

  楚天齐点点头:“是啊,现状就是这么个现状,关键还有一点,这里更需要有企业带头进入。所以,县里才决定,成立一个以农业园区为主的实体公司。”
  “成立公司的目的,大家都清楚,但事实却是仍需要有资金实力的公司入股,前提还是招商。否则即使公司成立了,也不过就是名义上有土地的一个空壳而已。”陆娇娇支招道,“我觉得你可以换一个角度想想,可不可以来一个‘借鸡下蛋’?”
  “‘借鸡下蛋’,什么意思?”楚天齐反问。
  “这个词可能不太准确,我的意思是说,可以筛选已经在玉赤县发展的公司,请他们在你们这里成立一个经济实体。”陆娇娇字斟句酌的说,“肯定有好多公司在玉赤县做生意、投资项目,但他们当中好多都是用以前就存在的公司在做。可以让他们在开发区成立一个分公司或是子公司,用以经营当地业务,并继续拓展相关市场。这些公司本身对当地有着更为详尽的了解,已经在当地相关行业投入了资金,所以请他们进入就比让陌生公司进入更容易一些。这样的公司,就相当于已经在当地产蛋的鸡,只不过我们是让这只鸡或是它的亲属到开发区来产蛋。”

  “你的比喻倒很形象。”楚天齐笑道,然后面色一黯,“这种方法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总有撬行的嫌疑,似乎有些不地道。”
  “狭隘,太狭隘了。”陆娇娇摇摇头,“如果已经在某个乡或是某地成立类似的公司,这样的企业应该不会轻率决定搬到开发区。但如果只是做项目,而没有成立公司,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你想啊,如果他们要在项目地成立公司的话,早就成立了。可现在还没有成立,那就是当地只适合打一枪就走,不适合长期作战,所以他们不成立相应的公司,你就不存在撬行的事。再说了,如果没有把这些企业留在玉赤开发区,而是被其它县、区抢走的话,那才是最悲哀的。”

  对方说的道理,楚天齐完全明白,其实也基本赞同对方的观点,可具体事情有具体困难,他还需要仔细考虑。于是,点着一支烟吸上,一言不发。
  陆娇娇“嗤笑”一声:“我料想你肯定已经琢磨过这个事,只是碍于女友的面子,担心没法跟女友交待,所以才这么踯躅不前吧。”
  楚天齐抬起头,嘴巴动了几动,没有说话。但那意思明白无误:你怎么知道?
  陆娇娇读懂了对方的意思,她再次一笑:“能想到这点并不难,你在之前的时候,在青牛峪乡工作时间最长。近期招商的几个企业,你又是亲自操刀者,对他们太熟。有的企业我也亲自参与招商了,所以你能想到的,我自然也就能想到。”
  “你说的没错,可是也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楚天齐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只是因为宁俊琦。你想啊,现在有几个企业在青牛峪做项目,可迟迟没有成立公司或是扩大生产的动作。显然是那里不太适合他们的要求,或是还有别的考量,这样的企业正是我们可以争取的。但是如果真那么做成了,青牛峪乡老百姓肯定骂死我了,尤其冯俊飞可是和我死对头,他更是恨我到家了。”
  “我说你狭隘,你还就是狭隘。”陆娇娇点指着楚天齐,“把公司安在开发区,但资源还在青牛峪乡,并不影响项目开发。相反因为这里离项目地较近,反而会促进项目开发。老百姓怎么会骂你?再说了,有些事老百姓并不关心,也不了解。至于你说冯俊飞,那就更不是理由了,他要有能耐的话,早干什么去了?我看你的心槛还是因为宁俊琦,因为她才是你最在乎的。但是我告诉你,这些道理她完全懂,而且也肯定支持你。”

  楚天齐急忙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因为她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我比你更了解女人的心思。”陆娇娇很是自得。
  “真的吗?”楚天齐狡黠一笑,“那要是她以后怪罪下来,我可就说是你给出的主意。”
  陆娇娇一楞,然后大叫道:“好啊,原来你早打上鬼主意了,现在是在利用我啊。”说着,她站起身,向楚天齐快步走来。
  就在走出几步后,陆娇娇忽然半屈着腿站在当地。然后迅速向里屋跑过,进得里屋后,又折返出来,抓起桌上的挎包,快步冲了进去。
  楚天齐一楞,旋即笑了:看来她是三急了。
  十多分钟后,陆娇娇从里屋出来了。她双颊绯红,表情尴尬,没有再坐到椅子上。而是说了句“我去看看小张他们。”说完,向办公室外走去。
  既然客人要去别处,楚天齐也便站起身跟了出去。同时,他心中暗自腹诽着:至于吗?不就是方便了一次?
  晚上七点多钟,玉赤饭店二楼“迎驾阁”内,推杯换盏,气氛热烈,欢迎省商务厅领导晚宴正在进行。
  参加今天晚宴的有陆娇娇等省厅人员三人,有玉赤开发区主任楚天齐和几位副主任、办公室主任、招商股正副股长。还有既代表县委、政府,同时也代表开发区党工委的常务副县长徐敏霞。
  徐敏霞站起身,再次举杯:“陆处长,玉赤开发区招商事宜,就拜托您多多费心了。为了表示诚意,我连喝三杯,既是代表县委,也是代表政府,更是代表开发区,对您深表谢意。”说着,往小酒杯中倒了三次白酒,每次都把满杯酒再倒进空着的高脚杯里。
  看到对方如此有诚意,陆娇娇马上站了起来:“徐县长,您太客气了,就喊我小陆吧。既然徐县长这么瞧得起我,我当然更要积极响应。”说着,她也学着徐敏霞,来了一个“三杯归一”,然后举起了高脚杯,“徐县长,请。”
  日期:2016-12-0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