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5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这个“大家”不包括王文祥,陆娇娇的每句话听在他的耳中,都是那么刺耳,那么尖刻。等对方讲到此次目的、安排的时候,他根本就无心去听,他的心里已经五味杂陈,烦乱不已。
  从陆娇娇一到开发区,王文祥就毕恭毕敬,向对方解释楚天齐缺席的原因,并重点讲了自己意图采用的欢迎仪式。同时,也隐诲的表示,是楚天齐否认了自己的欢迎方案,才让欢迎显得非常冷清。
  可陆娇娇的脸就一直冷的,懒得和自己说话,甚至连和自己带的两位科长礼节性的认识都没有,只是坐在接待室不停的打听楚天齐。当时王文祥以为,陆娇娇肯定是因为被楚天齐冷淡而生气,就一个劲儿的解释,并数次提起自己那被否定的欢迎方案。
  后来陆娇娇的脸越来越冷,阴沉的都快滴下水来了。王文祥只好闭了嘴,把周成铁和庞大海留在了屋子里,而他自己在楼道里和楼下等着楚天齐。他一边等,一边在心里暗骂陆娇娇“冷脸臭娘们”,还一边腹诽着楚天齐。

  好不容易姓楚的回来了,王文祥和楚天齐上了三楼接待室。两眼看着陆娇娇进了里屋,那时间点拿捏的,分明就是在给楚天齐难堪。于是,王文祥再次“好心”向那一男一女替主任解释着,其实也是让里屋的陆娇娇听到。
  足有十分钟,陆娇娇才从里屋出来,说了一句话“你的主意?好啊,好啊”。虽然她的腔调有些怪怪的,但王文祥认为陆娇娇在赞赏自己,同时是当着众人的面批评楚天齐。
  后来,确认了被否定的隆重欢迎仪式是王文祥的主意时,陆娇娇说了“这还差不多”。王文祥还以为对方是在肯定自己的创意呢。直到陆娇娇称呼楚天齐为“老领导”的时候,王文祥就感动了一丝不妙。尤其当对方明确批评摆谱欢迎仪式时,他才彻底明白,原来是自己自以为是了。
  王文祥一直想借省商务厅领导检查指导工作之机,好好露一手,给领导留下深刻印象。从而让领导多支持自己工作,并攀上关系,为自己以后的升迁铺好路。可是以现在来看,丢人够大发的,好事肯定是别想了。
  他也庆幸,庆幸楚天齐没有按自己说的方式欢迎陆娇娇一行,否则已经既成事实。那陆娇娇要是在大厅广众之下,狠批自己一番的话,自己就更没脸了,自己的岁数可是相当于对方父辈的年龄了。
  转念一想,王文祥不再庆幸,而是更恨楚天齐,恨楚天齐故意瞒着和陆娇娇认识的事。而且他现在更加怀疑,怀疑楚天齐就是故意迟到,就是要让自己在陆娇娇面前丢丑。
  王文祥既恨,又担心,还有一丝庆幸,心中患得患失不已。
  下午四点钟。
  玉赤县开发区主任办公室。
  楚天齐坐在沙发上,非常享受的抽着香烟。主任办公桌后的椅子上,坐着省商务厅投资促进处中型企业处负责人陆娇娇。
  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楚天齐真诚的说:“谢谢你,我知道你到这儿,是专门给我帮忙来了。”
  陆娇娇没有接他的茬,而是坐在办公转椅上,脚撑住地面,连续转了好几个圈,口中啧啧连声:“不错,到底是一把手,这椅子这么舒服。”

  “你笑话谁呢?就这几百块钱的椅子,能入了你这省厅领导的法眼?”楚天齐调侃道。
  “哎呀,大主任,就几百块钱?那不也得你一个月的工资呀。”陆娇娇抢白道,“在县里就是好,你看看这屋里的家具、摆设,我的办公条件是没法跟你比了。我们一共三个人,倒也是里外屋,可加起来的面积,也就你办公室这么大。那椅子根本不能转,还是四角着地,就连扶手上包的一层皮子都磨坏了,椅背上坏了个洞,直接用透明胶带纸粘着。档案柜上油漆掉了很多,颜色都泛黄了,屋里更没沙发,就摆着几个可以叠放在一起的小椅子。”

  楚天齐一笑:“陆大处长,拿我们乡巴佬开涮呢?你说的这是刚解放时商务厅的办公设施吧。”
  “我哪有资格拿你这土豪开涮?我说的都是真的,就这高厅长还教育我们要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呢。”陆娇娇说着,又坐着椅子转了一圈,“还有,我哪是什么处长?就是一小科长。只不过人们一直这么讲而已。估计市、县的人们是为了能方便办事才这么喊的。还有就是厅里的人,为了虚荣,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应着。我一开始不习惯,现在也就装糊涂了。嘿嘿,不过在老领导面前就不敢装了,所以我上午介绍的时候,也就用了一个模糊的词——负责人。”

  楚天齐幸灾乐祸道:“呵呵,这还差不多,要不你也升的太快了,让我这乡巴佬情何以堪啊?就是科长的话,在下面也得奋斗好多年呢。”
  “行了,别那么泛酸了。你也说了,在下面当一个科长就要奋斗好多年,可你倒好,现在年纪轻轻的,就是正科级双料主任,不知道让多少人嫉妒呢。”陆娇娇诡秘的一笑,“说明你这个人也真是善于钻营,你说我当初怎么就没发现呢?咯咯咯……”
  被对方这么调侃,楚天齐没有合适的语言反击,只得陪着“呵呵”的傻笑。笑罢转移了话题:“省厅领导下来检查,中午却只吃了工作餐。这要知道的,是你让勤俭节约,也为了方便下午工作。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慢待了省城领导呢。”
  “别得了便宜卖乖,我看你今天就是没拿我们当回事,故意只弄了一个条幅来寒酸我们,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怕对我们影响不好。”陆娇娇“怒”道。

  “天地良心,我怎么敢对省厅领导不敬呢,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呀。”楚天齐连连叫屈。
  “哎,你这是遇上我们这大头兵了,要是来大领导看你还敢不敢这么不重视。”陆娇娇嗔着,然后话题一转,“不过,你以后在迎接上面领导的时候,也得注意了,要提前打听清楚,来的领导到底是喜欢张扬还是比较低调,你要按领导的喜好来布置。”
  “我也明白迎合领导的好处,可那不是在钻营吗?就是在搞花架子,在铺张浪费。”楚天齐很执拗。
  “你怎么那么死心眼呢?只要把领导侍候高兴了,领导就会多支持你的工作,你不是能多出政绩吗?况且还能多给单位和百姓带来好处,也能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贡献,何乐而不为呢。这和钻营、铺张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陆娇娇认真的说,“你当前的任务是把你负责的工作做好,让开发区生存并升格,而不是只考虑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可……”楚天齐只说了一个字,就闭上了嘴。他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上纲上线了,但从心里来说,他还是不完全赞同对方的观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