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637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死!”谢雨晴伸手打来,却不小心把棺材打翻,水洒出来,有一些溅到她手上,立刻感到奇痒无比,不是疼,是痒。
  谢雨晴低头看去,被溅到水的哪一块,皮肤居然变得透明,能看到里面的血肉脉络和骨头。
  “啊!”谢雨晴尖叫起来,“好痒,少阳!痒死我了!”
  叶少阳扔掉棺材,抬头朝小屋房顶看去,纵身跃起,抓了一把蜘蛛网下来,揉在一起,两只手握着她的手背,用力搓起来。

  巨痒的感觉立刻减轻,变成一种酥麻,谢雨晴感到还挺舒服的,任凭他一直搓下去。
  “怎么样了?”叶少阳问。
  “没事了,你不介意就接着搓,挺舒服的。”
  “搓个鬼啊,不早说!”叶少阳松开手,开始脱衣服。
  谢雨晴退后一步,“你干什么!”
  叶少阳不理她,连衬衣一起脱掉,谢雨晴看到他肚皮上挂着个白白的东西,仔细一看,居然是那只恶心的白虫子,正摆着尾巴,努力往他肚脐眼里钻。
  肚脐眼太小,钻不进去,被那白虫子上下撑开,鲜血淋漓。
  “你快拉出里啊!快啊!”谢雨晴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想要帮他把白虫子拔出来,叶少阳伸手弹开她,怒道:“你想让我死?”

  “什么意思?”谢雨晴惊道。
  叶少阳疼得直吸气,口中说道:“它咬着我脐头了,硬拉的话,能把我肠子拉出来!”
  谢雨晴一听这话慌神了。“那怎么办?用东西刺行不行,灭灵钉!”
  “我不想杀它!倒是有个办法”看了她一眼,心想还是算了,干脆忍着痛,把挎包拉到身前,拿出一只碗,化起符水,然后把符水顺着自己肚脐浇下去,浸入肚脐,鬼吸虫用力摇摆身子,突然一松,掉落在地上。
  叶少阳赶紧把它捡起来,塞到小棺材里封好,这才揉着肚子叫疼。
  “怎么样,疼啊?我帮你揉揉?”
  “得得得,”叶少阳用剩余的符水浇上去,用纸擦干污血,这才感觉好一点。
  谢雨晴见他没什么事了,这才放下心来,看了看自己的手,水被擦干之后,透明的皮肤已经恢复原色。
  “那是什么水啊,你怎么没事,到我这就不一样了?”
  “那是鬼域王水!质量极重,虽然在阳间感觉不出来重量,但是一旦沾到人体,能坠入骨髓,要是不及时清除,你这手就废了。我有罡气护体,你跟我比什么!”
  谢雨晴撇了撇嘴,“那你还不是被咬了?”
  “我靠,你真是忘恩负义啊,它刚掉我我领口里我就感觉到了,要不是为了救你,它哪里有机会咬到我!”
  叶少阳想想就觉得苦逼,谢雨晴打翻棺材时,那只鬼息肉偏偏落进了自己领口里,偏偏自己今天穿的是衬衫,为了从腰带里取法器方便,把衣服下摆塞到裤子里,鬼息肉正好掉到肚皮附近……
  谢雨晴得知他舍身救自己,心中涌起一阵暖意,笑了笑,从地上捡起衣服扔给他,“赶紧穿上衣服,跟个流氓似的。”
  叶少阳穿衣服的时候,谢雨晴问道:“这个白虫子,为什么会咬人啊,又为什么要用那个……什么水泡着?”

  叶少阳把小棺材从窗台上拿起来,再度打开,没有了鬼域王水,鬼息肉不甘心的翻滚起来,叶少阳手拈一枚铸母大钱,飞快的套在鬼息肉的脑袋上,撸到中间,身子立刻软下去,不动了。
  “死了?”谢雨晴问道。
  “想让它死的话,之前就动手了,暂时封住它五识,没有王水了,不然它一会就真死了。”叶少阳把它放回到窗台上,指着棺材说道,“鬼域王水能凝聚鬼域阴气,是为鬼息肉提供了生存环境,用阴生槐木打造的棺材,能隔绝阳气,保证王水中的阴气不泄。所以这鬼息肉才能一直存活。”
  谢雨晴听得似懂非懂,问道:“鬼息肉……到底是什么?”
  “阴生之鬼的胆汁凝聚,在鬼域王水中浸泡过至少三十年,通灵成息,算是邪灵的一种吧,能完全隔绝魂力,也就是说,如果有鬼魂躲在里面,就算用任何拘魂术,都无法检测到鬼魂的存在,算是一个鬼魂避难所。”
  谢雨晴睁大眼睛看着他:“鬼的……胆汁?鬼还有五脏六腑呢?”
  “废话,阴生之鬼身体构造与人类差不多,在阴间,它们就是人,也有实体存在。”
  “哦……”谢雨晴朝那鬼息肉看去,皱眉说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人埋到地下的呢,又是从哪里来的?”
  “鬼域王水和血槐木,只要是法师,走阴都可以得到,鬼息肉要麻烦点,说明这个法师还算有点修为。”叶少阳一边说,一边从挎包里翻找出一大把折十五帝钱,也就是最大号的铜钱,一个个串到鬼息肉身上去。
  谢雨晴好奇问道:“这是干什么?”
  “敲魂。”叶少阳不断往鬼息肉身上串上铜钱,口中说道,“鬼息肉必有冤魂,如果杀了鬼息肉,里面的鬼魂也得完蛋,只有用着法尺敲魂,才能把他弄出来。” 
  趁他串钱的工夫,谢雨晴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哎,你刚才说还有个办法,为什么又不说了?”
  叶少阳笑笑,“鬼息肉最怕人唾液,我自己够不到,本想让你舔一下它跟我肚脐眼连接处,它就松口了,估计你肯定不干……”
  “什么啊,让我给你舔肚脐眼,亏你想得出来!”
  谢雨晴伸脚就踹,叶少阳赶紧闪到一边,警告她:“你可别闹啊,刚才就是你给搞砸了,可别再来一回!”
  谢雨晴心里却在嘀咕,刚才他要是真要求了,生死攸关,我是舔还是不舔呢?
  串好铜钱,叶少阳从背包里拿出一把色泽乌黑的尺子,谢雨晴好奇的说道:“这是什么,怎么从没见你用过?”
  “乌木法尺,上次老郭给我的,平时用不上。”叶少阳道,“古时候私塾先生用的戒尺,因为常年听闻圣贤之言,自生天地正气,放普通人家里能辟邪,在道士手中就是法器。”
  叶少阳说完,拿出太乙拂尘,蘸了朱砂,在法尺上画下道纹,用太乙拂尘代替朱砂笔画符,灵力倍增。陡然,叶少阳想到一个问题:道风为什么要把太乙拂尘留下封印杨宫梓?

  从现在的情况看,杨宫梓非但不是什么煞星恶鬼,反而还帮了自己不少,得了自由身之后,也没有报复社会危害国家,道风当年回山好不容易骗得太乙拂尘,就这么轻易留在杨宫梓那里,莫非……是为了假借她的手,把太乙拂尘送给自己?
  想到他最近又把洛书送给自己,叶少阳猛然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大的阴谋,道风似乎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喂,发什么呆啊!”
  谢雨晴一句话把叶少阳从深思中唤醒,决定等下次见到杨宫梓,一定要跟她聊聊,不过这货也不知道去哪游荡了,一个个的都神秘的很,来无影去无踪的。当下收敛心神,口中默念了一遍咒语,用法尺轻轻敲击在鬼息肉末端的铜钱上。

  “嗡……”铜钱像多诺米骨牌一样,发出颤抖的余音,连带鬼息肉全身震动起来,等声音消失,鬼息肉没有反应。
  日期:2016-03-16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