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9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莹也笑了笑,眨眨眼问:“这次过来,有几天?”
  张文定道:“还不确定,三五天或者个把星期,看情况。”
  徐莹就笑了起来:“又拉了几车年货啊?”
  “我又不分管办公室,年货跟我没关系。”张文定笑着道,“随便他们拉几车,我都没兴趣。”

  徐莹道:“那是,你的关系硬得很,用不着靠这个机会去巴结人。如果你调到省里来,恐怕还会有不少人想方设法要巴结你吧。”
  张文定叹息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莹颇为不解地说:“叹什么气啊。”
  张文定眨了眨眼,过了几秒钟,才看着徐莹道:“自从结婚之后,我也来过几次白漳,不过,都是公干。”
  徐莹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他现在虽然是武家的女婿,可跟武家的关系,却并不是别人想象的那么亲密。对于这种情况,徐莹倒是能够理解,草根攀上豪门,个中辛酸,实在不足为外人道。
  她想说点什么,却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急着说。

  张文定问:“不相信?”
  “相信。”徐莹轻轻吐出两个字,稍稍停顿,然后继续道,“我也理解。不过,何必呢?”
  张文定打了个哈欠,没有解释,含含糊糊道:“可能以后会好点吧。”
  徐莹感受到了张文定的情绪有一瞬间的低沉,便知道这个话题不适合再谈下去了。于是,她换了个话题:“你们安青那个古迹,是不是也要搞成个旅游景点啊?”
  “这个还要看情况,那边还有些问题要协调。”张文定说着,就把五星级农庄以及水库的规划讲了讲,最后才笑着道,“这摊子太大了,一时半会儿估计很难搞。姜慈这个人还是想干点实事的,这个项目,他这一届能不能搞得成都还不清楚,不过他的热情相当高。”
  徐莹道:“这样的一把手不多啊。都只把目光盯在短平快的项目上,这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还真没几个人愿干。你遇到这么个一把手,工作干得应该还是比较愉快的吧。”
  张文定笑道:“还算不错,不过没有在你下面舒服。”
  “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流氓。”徐莹翻了个白眼,道,“那个水库,你真想搞的话,应该难度不大吧?你还是到武省长那里走一走,这个项目真要搞起来,你的成绩不小啊。”
  “过年后再去拜年吧。”张文定想了想道,“这个事情,先让姜老大头疼去,我跟着跑跑就行了。”
  徐莹颇为玩味地说道:“这不是你以前的工作作风呀。”
  张文定笑道:“以前不成熟,有你护着我,出不了乱子。现在要还像以前,这工作真就没法开展了。”
  徐莹哭笑不得:“对我就不用这么赤罗罗地拍马屁了吧。”
  张文定就笑了笑,没说话。
  徐莹道:“现在分管重要部门了,知道压力了?”
  张文定道:“唉,何止是知道啊,我这次来白漳,也有一部分避开麻烦的原因在里面。”
  徐莹惊奇道:“你还有怕麻烦的时候?”
  张文定苦笑一声,把最近安青的一些事说了遍,特别提到了规划局的积极主动和住建局的沉默是金。

  听到这些,徐莹情不自禁地感慨道:“看来你这个副市长也不是那么好当啊。住建局太复杂了,里面乱七八糟的关系,千丝万缕理都理不清,现在被你这么摆了一道,估计你们市里,甚至是随江都有领导对你不满了。”
  “我还真没讨多少领导喜欢过。”张文定颇为无奈地说。
  “你刚才还说成熟了,可我看你这次的搞法,还是欠考虑呀。”徐莹皱着眉头,语重心长道,“你心里还是比较毛躁,没有真正沉下去……操之过急了。”
  张文定没有说话。
  “这个事情,你考虑过影响吗?”徐莹看着他,继续道,“现在的舆论不是那么好控制的了,特别是县一级,因小失大的例子不少啊。”
  “我这也是没办法。”张文定长吐一口气,不爽地说,“安青的建设口很复杂,房管局又还不归我管,不这么干,很难打开局面,时不我待……”

  “你这是火中取栗。”徐莹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非常严肃地说道,“外面的舆论稍稍一转向,再加上建设口原来的势力那股惯性,你的处境,很艰难啊。住建局现在是被你和规划局突然一手打懵了,不敢冒头,可等他们找到机会反咬一口的时候,你也要想想能不能承受得住。”
  “我清清白白的,他们就是想咬,也不容易找到下嘴的地方。”张文定颇为自信地说。
  他从开发区到安青市,这些年干出了些成绩,却没有像有些领导逢年过节就喜欢收下属的红包,更没有收受过任何贿赂,在经济方面,他清清白白的。
  不过,这个咬字真的让他有点郁闷,感觉仿佛他让住建局干了多少坏事似的。
  徐莹冷哼一声道:“正因为你清清白白的,他们搞起你来才心安理得啊。他们不需要从经济上搞你,也不需要在生活作风上找麻烦,只要工作中阴几手,就够你受的了。建设口的事情,你一个外行,还欠缺了解啊。”

  张文定道:“我对那些家伙的智商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徐莹道:“不要小看他们的智商,在县里干事,要经常跟乡镇打交道,不简单直接一点不行。如果你仅凭这一点,就认为他们智商不高手段有限,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尽管徐莹说得有几分道理,也是为了张文定好,可张文定听到这话,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忠言逆耳这个词,真的是相当有道理的。
  人无完人,张文定虽然有不少优点,可也有着一般的领导干部普遍存在着的一种风格——自视甚高,不怎么听得进别人的意见。
  只不过,这意见是徐莹提的,他就算听着不舒服,也不好表露出来,只能笑着岔开了话题,心想以后和她一起的时候,坚决不能谈工作了。
  徐莹自己就是领导,当然明白张文定这时候的感受,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她不想因为谈论这些,搞得气氛不那么柔和,她在内心苦笑,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她明白这个道理,可总是记不住。
  她看着身边的男人,隐隐有些担心,担心这个男人以这个心态发展下去,工作可能会越来越难开展。她知道这个不是自己应该担心的,可就是忍不住要担心,因为担心而操心,可这份操心,却不是他想要的。
  这一夜,徐莹想了许多,比考虑工作的时候还要想得深远,但没有失眠。
  第二天一早,张文定没吃早餐就走了,倒不是不想和徐莹多呆一会儿,而是心疼她,昨晚上太累了,让她多睡一会儿。

  日期:2016-12-07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