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5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待出得常务副县长办公室,楚天齐赶忙打开手机。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正是王文祥的手机号。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老王,人到了吗?”
  “人能没到吗?都十点半了。”王文祥说话很急,然后声音低了下来,“主任,我也是着急,你别见怪。商务厅领导都来了半个多小时了,见你没在,处长连话都不说。现在就在会客室冷脸坐着呢,你可小心点。”
  “好的。”楚天齐边说边快步向楼下走去。
  汽车停在办公楼前,楚天齐推开车门,走下汽车。
  一直张望的王文祥,已经快步跑到楼下,迎了上来:“主任,刚才处长又问你‘什么时候到’,都问了三遍了,脸色阴的吓人。你说话可要注意了,人家是好不容易才来的。”
  楚天齐点点头,昂首阔步向楼上走去。来到会客室外,楚天齐轻轻推开屋门,走了进去。王文祥紧随身后进屋,并反身关上了屋门。
  会客室是用原来王文祥的办公室改的,撤走了里面的办公桌,增加了一些沙发、茶几,绿植和其它的一些摆件也进行了调整。
  就在楚天齐进到屋子里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色套裙的身影,走进里屋,“咣”的一声关上了屋门。
  随着屋门“咣”的声响,王文祥心头一颤,暗道:坏了。他意识到,对方现在去里屋,那肯定是故意的。这屋以前是自己办公室,里屋就是卧室和卫生间,对方肯定是去卫生间了。但这时间点选的不早不晚,那不用说肯定是给楚天齐难堪,也是给自己这个联系人难堪。
  此时的会客室里,双人沙发上坐着招商股长周成铁,副股长庞大海。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
  楚天齐满面笑容,向着一男一女走去,并老远就伸出右手,嘴里说着:“欢迎,欢迎,不好意思。”

  一男一女矜持的伸出右手,同楚天齐随意握了一下。
  楚天齐正要继续说话,王文祥走上前来,满面笑容的问:“周科长,陆处长呢?”
  女孩抬手一指里屋:“你不是看到了吗?”。
  楚天齐和王文祥对视一眼,他二人当然明白:处长去卫生间了。二人只好先找位置坐了下来。
  处长在里屋没有出来,王文祥就充当了解说员:“二位科长,楚主任刚才在县里开会,本来说好的可以在九点半回来,只是县领导临时延长了时间,这才……才晚了一会儿。其实对于几位领导来检查工作,楚主任非常重视,还专门开了三次会议,就迎接和接待事宜进行布置。你们看,楚主任今天还特意穿上了参加最重要会议才穿的正装,就是为了表示对各位领导的尊重。我们……”
  王文祥一口气说了有七、八分钟,连嘴角都有白沫了。可那一男一女就像没听到一样,目视前方,一言不发。
  处长没有出来,这一男一女又是这个样子。看到这一情形,王文祥既着急也高兴,同时还痛恨。

  王文祥着急的是,这可是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从省里请来的领导,看样子是被楚天齐得罪死了。王文祥本来还想借助这次商务厅领导检查工作机会,和领导进一步套近乎,拉上关系,以备以后得到领导支持。
  当然,如果这次领导考察能满意的话,只要对开发区支持一下,说不准就能帮着介绍来企业,也或者能帮着招到农业园区总经理,那就都是自己的政绩。但是,看现在的情形,他是不敢有不切实际的奢望了,他只期盼着别把领导得罪死,别让对方痛恨自己,就烧高香了。
  王文祥觉得,陆处长选择楚天齐进门时去卫生间,就是因为被怠慢而对楚天齐表示不满。这让王文很是高兴,他高兴的是,终于让这个狂小子碰壁了。从楚天齐来到开发区那天起,自己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先是被对方耍着当司机。后来又是在全体员工会上,被对方接二连三耍手段,让自己颜面扫地,更重要的是还用审计时时套着自己。
  哎,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再加上冯志堂等人的开导,王文祥决定向现实低头:配合楚天齐的工作。这样既避开了对方的打压,也能得到对方限量的支持,工作还算顺利。可在接待省商务厅领导这件事上,楚天齐明显就是怕自己抢他的功劳,硬是否定了自己提出的热情欢迎方案。
  王文祥现在甚至怀疑,楚天齐今天的迟到没准都是故意的,就是故意让自己弄不成。想到这里,他很鄙视楚天齐,鄙视自己以前高看他,还把他看成是一个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原来楚天齐竟然是这么一个心胸狭窄的人,竟然做事是这样的两面三刀。

  可现在倒好,开发区怠慢了陆处长一行,都是因为你楚天齐造成的。我看你如何向县委、政府交待?王文祥可是知道,晚上徐副县长要参加欢迎晚宴,他倒要看看楚天齐如何圆场。王文祥心中暗道:你小子就狂吧,非要作死,谁也挡不住。一想到楚天齐颜面丢尽、威信扫地,王文祥就非常痛快。从内心来说,他只是暂时把对楚天齐的恨压在了心底,而不是让恨消失了。
  说到恨这个字,他就对楚天齐恨的牙根痒痒。本来今天省商务厅能来检查工作,可是自己腆着脸、求爷爷告奶奶促成的。大家就应该同心协力,为了大局摒弃前嫌,拿出最热情的态度,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领导,让领导高兴和满意。只要领导高兴、满意,对开发区提供一些帮助,无论是对集体还是对个人,不都是大有好处吗?
  王文祥最痛恨楚天这一点:即使是我王文祥请下来的省商务厅领导,即使这事弄成的话是我的主要功劳。但是你楚天齐做为一把手,做为此事的重要参与者,政绩和利益还能少得了吗?可你为什么要做损人不利已的事情呢?该,我看你这次如何收场。
  恨是恨,可眼前的事情还得尽力化解呀,这人可是自己请来的。这样想着,王文祥暗叹一声,又立刻换上了笑脸,继续说道:“本来的计划,是从主路进口一直到办公楼前,挂多条三角彩旗,以营造气氛。并安排八名女孩身穿礼服,佩戴欢迎授带,分列办公楼门口两侧进行欢迎。并在领导进入办公楼前的路上,铺设二十米长红地毯,以示尊重,可是,供货单位没能及时供货,所以才……”

  “哦,这是楚主任的主意吗?”一个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楚天齐就是一楞,但还是回答:“不是我的主意。”
  本来还怕楚天齐抢功,既然对方有自知之明,那就怨不得我了。这样想着,王文祥马上道:“报告处长,是我的主意。”
  “你的主意?好啊,好啊……”话音刚落,一个人拉开屋门,走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