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4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笃笃地敲门声响了起来,梁健头也没抬,喊了声请进。
  片刻后,他依旧没抬头,就问:“怎么了?”
  “小青送了饭过来,她进不来,给我打了电话。”听到小五的声音,梁健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果然是小五,他刚将两个保温桶放到了茶几上。
  梁健看着保温桶,又怔了怔,忽然间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这么一个小姑娘,这样的照顾,已经超出她的职责范围。真的只是她的善良吗?梁健心知未必,这其中自然有着别的心思,或者目的。

  梁健放下文件,起身走到茶几边的沙发上坐下,看着小五一样一样的摆好后,都是一些清淡的菜,或者说都是梁健喜欢的口味。似乎才只吃了三餐,小青已经掌握他的口味,这样的观察能力,不得不让人惊讶。菜准备得很多,差不多三人份。梁健,小五,还有陈杰,正好三人。
  梁健不得不感慨: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呀。
  是不简单,否则又怎么会安排给梁健做专职服务员呢!
  既然准备了,那就不要浪费,梁健让小五将陈杰叫了进来。陈杰一看桌上的饭菜,惊了一下,看了看小五,又看了看桌上那两个保温桶,诧异地问:“宾馆那个小姑娘送来的?”
  梁健点头。
  陈杰立即左看右看,好像梁健这金屋里藏了娇。梁健失笑:“别看了,她没进来,打电话让小五出去拿的。”
  “她倒是挺会做事的。”陈杰也感慨了一句。
  梁健复杂地笑了一下:“确实挺会做事,连你这份都准备了。”
  陈杰一听愣了一下,仔细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也看了出来,正好是三人份。看出来后,他皱了下眉,看了眼梁健,没说话,坐下来闷头吃饭。
  梁健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心里却多了些念头在转着。
  这样一个聪慧的小姑娘,若是能简简单单在身边照顾,那自然是好的。毕竟,女人总是要比男人细致些。但,若是这小姑娘心思多了,在身边,就未必是好事了。不得不说,小青这样的小姑娘,有着让人难以割舍的魅力。哪怕是梁健已经在女人这两个字上尝多了教训,此刻心底里还是有些纠结的。
  吃过饭,小五收拾好走的时候,忽然站住,回头嘱咐:“身体刚好,中午休息一下。另外,昨天嫂子打电话来了,我没跟她说你生病的事情,你待会抽空给她回个电话。”
  一起生活三年多,小五如今已经像是一个家人。很多时候,他话都不多。梁健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点头回答:“好。这两天辛苦你了。”

  小五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关上门出去了。
  梁健忙给项瑾回了电话,问起昨天的事情,梁健打了个哈哈就混过去了。很快,项瑾那边就响起了唐力的哭声,项瑾说了句,唐力醒了,就匆匆挂了电话。
  梁健想,有两个孩子还有两位母亲,或许会让项瑾不那么孤单吧。
  只是,他看不到。那一头,项瑾挂了电话后,却坐在那里,迟迟没有动,目光看着手机发了好一会的呆,才起身去抱房间另一头摇篮里正在嗷嗷哭泣的唐力。刚抱起,房门被推开,梁母急急地走了进来,看到项瑾已经将唐力抱在怀里,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妈,唐力估计饿了,你去帮忙泡点奶粉吧。”项瑾一边哄唐力,一边说道。
  梁母听到奶粉二字,眉头皱了一下,犹豫了一下,问:“奶水又没了吗?”

  “嗯,这一次的奶水比较少。”项瑾回答。
  梁母叹了一声,转身出去泡奶粉了。
  项瑾哄着唐力,眼眶忽然却红了。
  她觉得很累,而梁健太远。太和不似当初的镜州,也不像后来的永州。
  荆州的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刘韬虽然在娄江源的口里,是个能力不错的女人,但终究还是没有将这件事处理好。收到消息的时候,梁健正准备下班。是娄江源亲自打来的电话,刚接起就听到他叹了一声,说:“梁书记,荆州的事情恐怕要实行第二方案了。”

  第二方案也就是由明德出手,强行将村子里的人质救回来,是下下之策。刘韬已经去谈了两天,一直没办法达到和平解决的目的,才无奈决定使用第二方案。只是,这第二方案明显是弊大于利的。
  这一下午的时间,梁健已经算是基本了解了这次两次村子大打出手的原因。缘由是一桶水。
  荆州市内,因为十几年前开发过度,如今沙化严重。严重的沙化导致的后果,最严重的两个后果,一个是环境问题,常年的风沙侵袭,让环境变得很恶劣;一个是水源问题,土地的沙化让水资源严重流失,五六年前的时候,荆州就已开始进入水资源缺乏的困境,这几年,荆州政府一直试图缓解这个现状,但始终没有什么成效,反而这两年随着环境的愈加恶化,这缺水问题就愈来愈严重了。
  今年入夏以来,荆州市内就一直没有什么大的降雨量,偶尔飘几滴毛毛雨,也很快就被漫天飞舞的风沙榨干了水分。炎热侵袭下,没有水是多痛苦的事情是一直生活在沿海一带的梁健所无法想象的。但,梁健能够理解。
  这一次打架的两个村子,良和村和赵前村,和另外一个潘村在缺水问题上,在荆州市内却是一直算是比较良好的状态,他们三个村子从上空看,就像是一个圆,将一个小湖围在了中央。往年虽然也有干旱缺水,但这湖中的水一直还算充足,勉强能维持三个村子的日常生活。但今年不知为何,从入夏以后,这湖中的水就开始减少,到如今已经能看到湖底了。
  这一下子,三个村子的人都急了。花式囤水活动就开始了,这样一来,湖里的水少起来就更快了。越是少得快,就越是让人心慌,越是心慌就越是要加速囤水,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很快,就有人开始因为囤水而拳脚相向,几次之后,三个村子的村干部一合计,搞了一个定时定量取水,还专门请了镇上派出所的人来帮忙维持秩序。几次之后,大家也都习惯了这个根据人口来供水的方案,同时这个湖内的湖水的水量在这个方案实行后也稳定了下来,这更让大家的心也定了下来。就在村干部们都松了口气,以为可以平安度过今年的大旱时期,却不料前两天出事了。有人取了水回去的路上,被人撞了,水桶翻了。这下好了。

  如今这水可是个稀罕物,救命物,有钱人家都未必愿意卖。这一撞,一桶水没了,少了水的人自然不愿意,撞了人的又不愿意赔,几言不和之下就是拳脚相向。这每次取水,都是由村干部集合,三个村统一去取水的。两个人的矛盾,瞬间升级成为两个村的矛盾。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一个前来劝架的老人不幸摔倒,一命呜呼。他的老伴赶来后知道这个事实,刺激过度,心脏病发,也是随了去了。

  这就是一桶水引发的血案。
  梁健知晓了事情大概的来龙去脉之后,一直也有在考虑,万一刘韬不能谈妥的话,是否真的只有执行第二方案这条路了。梁健问了自己很多遍,最终给了自己一个自认为还算可以的答案。
  日期:2016-02-19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