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63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里有了主意,包飞扬就继续说道:“法律援助基金暂时不直接提供治疗、补助之类的援助,主要就是用来支付诉讼费用,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这部分费用包括律师费和诉讼费,前者尽量争取律师援助打官司。不用支付律师费。但是像车马费、误工费等因为办案发生的费用,一定要给律师报销掉,如果官司打赢了,诉讼费由被告承担。我们就收回来。”
  “嗯。这样一来基金不会透支太多。但是成立基金的启动的资金从哪里来?”曾静祥看了看包飞扬,提出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要成立环保法律援助基金,可不像他曾静祥一样只是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就可以。这是要拿出真金白银的,虽然说胜诉的话就能收回来,但是以这些年财产官司的实践来说,其实很多时候就算打赢了官司也收不到钱,所以肯定还是要往里面贴不少钱。所以基金会的启动资金从哪里来,这可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而且这笔数目还不能小了,不然就没有任何意义。

  包飞扬清楚曾静祥以后的发展道路,这样的人值得倚重,他索性说明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可以了解一下粤海方夏陶瓷集团这家公司,他们将会拿出一部分股权置入基金会,股权的收益用于基金会的运作,应该足够了。”
  粤海方夏陶瓷集团在陶瓷业界赫赫有名,但是对从事律师工作的曾静祥来说,却还是有点陌生,他想了想道:“是不是最近在西京建污水处理厂的那个粤海方夏陶瓷集团?”
  涂小明笑道:“还有别的方夏陶瓷集团吗?反正钱肯定不是问题,我们只要想办法用好钱就行了。”
  曾静祥点了点头:“是啊,这个方夏陶瓷集团了不起啊,跟那些只想着赚钱的企业不一样,对社会公益事业非常热心嘛,有机会一定要跟他们的老板认识一下。”

  涂小明似笑非笑地看着包飞扬,包飞扬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曾律师,不瞒你说,这个方夏陶瓷集团的老板就是我的姐姐的。”
  “啊!方夏陶瓷集团的老板就是你姐啊?”曾静祥吃惊地张大了嘴巴,随即竖起大拇指,对包飞扬晃了晃:“飞扬,俺曾某人算是服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我虽然没有那么多钱,力气倒是有的。”
  曾静祥虽然不清楚方夏陶瓷的具体情况,但是包飞扬既然能说出这番话,说明肯定是得到了他姐姐的同意,否则就算是包飞扬的姐姐是方夏陶瓷集团的老板,包飞扬也不敢随意做出这样的承诺。
  见曾静祥这样说,涂小明也凑热闹似地说道:“是啊是啊,飞扬,我别的不会,跑腿很在行,以后就要指靠着飞扬你吃饭了!”
  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曾静祥和涂小明的斗志都很高昂,涂小明很热心,找到了那么行侠仗义的感觉,决定晚上就回去摊牌。
  曾静祥再次感觉涂小明身上透露出的不凡气质,心中越发肯定自己之前的判断。能够得到包飞扬和涂小明的支持,他踌躇满志,一心想要打一个经典案例。
  晚上,包飞扬带了点山南土特产,来到伯父包国强的家中,包国强和薛寒梅已经分别接到包国胜和周晓芳的电话,知道包飞扬这一次燕京之行已经得到孟爽长辈的认可,包国胜夫妇将在近期前往南山和孟爽的父母见面,确定定亲的日子和形式。
  对于定亲,包飞扬并不打算大肆操办,因为这毕竟和晚婚晚育的法律不怎么契合,他也要考虑影响。最后可能就只请双方的家长至亲,还有单位上特别要好的同事一起吃个饭,简简单单的就行了  。
  包国强对此也比较认同,语重心长地叮嘱道:“飞扬啊,你虽然年纪还比较小,不过关注你的人很多,凡事一定要谨慎,让人挑不出毛病。”
  包飞扬点了点头:“伯父,有件事我觉得还是要跟你说明一下,孟爽在月东的时候,认了一个干妈,就是财政部综合计划司副司长郭丽琼……”
  说到这里,包飞扬顿了一下,包国强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郭丽琼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他作为副省部级高官,对中央的一些人脉自然比较清楚,微微一愣之后终于反应了过来,意外得差点忍不住站起来:“郭、郭司长?”

  包飞扬点了点头:“是的,这次我去燕京,见到了赵老和赵阁员,赵叔问了我家里的一些情况,鼓励我在下面好好干。他还说西北省这些年的发展相比周边省份还是可以的,但是相比东南地区又有很大差距,西北省的步伐相对比较保守,中央其实更愿意看到一些改变。”
  包国强的表情凝重起来,他当然知道赵老和赵阁员是谁,可是赵根正会跟包飞扬说这样的话,还是非常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几乎已经可以算得上机密了,而以包飞扬的层次,了解这样的信息其实并没有太大价值。
  除非赵根正是想通过包飞扬的口,向自己传达某种信息。
  包国强想了想:“孟爽怎么会认郭司长为干亲?我记得前段时间,郭司长好像在月东出了车祸,对了,那段时间你好像也去月东了?”

  郭丽琼出车祸的事情虽然并没有宣扬,不过赵老和赵根正何等身份,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这么大的事情又怎么可能隐瞒得住?而且赵家也没有刻意隐瞒,只是尽量不要宣扬而已。
  赵家对他们和孟爽的关系也不想宣扬,按照他们的想法,是想尽量不要影响以前的状态,但是也没有要刻意隐瞒的意思。包飞扬作为知情人之一,并且即将和孟爽定亲,固然不能够大肆宣扬这件事,但也有必要让家里的长辈知道大概的情况。
  特别是对于包国强来说,身居副省部级官员的他已经算是高级干部,包飞扬和孟爽结亲,他和赵家存在的这种联系对他身上的派系色彩可能也会有一些影响。
  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郭姨出事以后需要用血,郭姨的血型比较特殊,正好孟爽的血型一致,当时也只有孟爽的血可以用,孟爽抽了超过一千毫升的血,自己差点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厥,这才让郭姨度过危险期……”
  包国强没想到还有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那就难怪了……”
  包飞扬知道包国强是想说难怪赵家对他这么看重,原来是因为孟爽是郭丽琼的救命恩人。他笑了笑说道:“后来,医院检测发现,孟爽和郭姨的基因编码非常相似,很可能是母女关系,而最终的dna亲子鉴定也证实,孟爽就是郭姨和赵叔的亲生女儿。”
  “啊!”包国强顿时目瞪口呆:“你是说孟爽是赵阁员的亲生女儿,赵老的嫡亲孙女?”
  饶是他的想象力足够丰富,也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一出,这就意味着孟爽这个家世原本普通的女孩一飞冲天,拥有了非常显赫的家庭背景。

  同时这也意味着,他包国强以后除了田刚强这位老上司外,京城里还多了赵家这棵参天大树作为强援。有了赵家这个强大奥援,他包国强以后在干实事的时候,心中可就凭空添了份底气啊!RL
  涂小明在向家里说明情况以后,竟然并没有受到刁难,很顺利地得到涂延安和苏青梅的允许,从环保厅辞了职,专心从事援助基金的工作。
  基金的申请一时半会儿还办不下来,而昌源县人民法院一直到接案后的第七天,也就是立案的最后期限,才以起诉材料当中的一个小瑕疵,提出补充材料的要求,并没有明确表示是否立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