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63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皱起眉头,原本想将雅达利的事情按照常规方式做得漂漂亮亮的,现在看来,似乎进行得很不顺利。正如曾静祥所说的那样,如果环保厅不施加压力,将这件事交给昌源县法院处理,他们肯定不会乖乖就范。
  看来要做两手准备才行。
  曾静祥又接着说道:“我在昌源县法院确实有些消息来源,据说县里面已经跟法院打过招呼,让他们不要受理这个案子,不过法院方面觉得不受理做得太明显,他们认为诉讼费就能让西岗村知难而退,就算他们不知进退,环保官司的责任很难界定,所以雅达利未必会输官司。”

  “当然,对他们而言,最佳的选择还是用高额诉讼费吓退我们,他们就不用担心被非议,因为他们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来做的。”
  包飞扬沉吟着,手指下意识地敲了敲桌面,的确,如果昌源县人民法院这样做的话,包飞扬还真的拿他们没有办法。因为按照规定,向法院起诉。受理费、申请费、诉讼费均由原告先行缴纳,如果胜诉的话,法院通常会判决败诉一方承担。
  但是这样一来,就会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诉讼费用可能太高,一般的人根本承受不起。
  就以西岗村这件案子为例,单个人的索赔额其实并不会很高,但如果以全体村民组成群体进行共同诉讼,那么总计形成的标的总额就会比较多  。
  案件的诉讼费用都是以标的额的比例收取的,因此最后算出来的诉讼费用就会比较高。仅以案件受理费而言。伤害赔偿涉及财产部分。按照一万元以下每件收取50元,一万到十万收取2.5%,十万到二十万收取2%,二十万到五十万收取1.5%。五十万到一百万收取1%。按照西岗村四百多个人。一百万索赔额计算,仅仅是案件受理费用就高达13元,虽然平均到每个人头上只有三十元左右。一家四口人也只要一百二三十元,但是对习惯了精打细算的村民来说,这笔突如其来的支出也会让他们踌躇很久。

  更重要的是这仅仅还是受理费用,另外审理过程当中还可能需要支付鉴定费用、专业人员出庭发生的费用等等。
  另外,就算你打赢了官司,败诉方未必就会立刻拿出钱来,如果对方不给钱,就要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申请费比受理费用略低,但依然要付出上万元的费用。
  法院强制执行也未必能够保证一定会要到钱,如果对方动作快,已经破产了,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财产,又或者有很多债权人瓜分财产,最后可能也分不到多少钱。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打官司有输赢,谁也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够打赢官司,如果败诉,那么原告就只能自己承担诉讼费用。

  而且打官司往往旷日持久,不但耽误时间,也会造成就算胜诉,也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对方如果上诉,又要再走一遍程序,会让人苦不堪言。
  这样一来,暂且不管法律的复杂性,仅仅因为费用这一条,就已经让很多老百姓放弃了打官司。
  而具体到西岗村这个案子上,能不能打赢这场官司,就连包飞扬也不敢保证。
  他伸手敲了敲桌子,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壁钟,拿起电话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去吃饭,我给你介绍一个人,或许他能帮上你一些忙,咱们慢慢再谈。”
  包飞扬给涂小明打了个电话,叫上他一起吃饭,就在环保厅旁边找了家饭店,要了一个包厢。
  涂小明和曾静祥都是那种性格比较豪爽的汉子,两个人非常投挈,很快坐到一起,谈笑风生。
  听说涂小明将会组织一个诉讼援助基金,曾静祥大声叫好:“我对村民们没有歧视,不过也必须承认,生存的压力太大,钱就像一个紧箍咒,时刻缠绕在他们头上,你跟他们谈到钱,他们马上就紧张起来,各种不理解。”
  曾静祥大倒苦水,他刚到西岗村的时候,还是挺受欢迎的,村民们听说他是一位律师,要免费为他们打官司,向雅达利公司索赔,都很感激。有的人还很慷慨地从家里拿出鸡蛋腊肉要送给他,还有人家杀鸡招待他,可是当他提出诉讼费用的时候,大家就开始犯难了。
  “有的人还好,只是不理解,觉得这个钱应该雅达利出,不应该让他们出,我就跟他们解释说,我们先交,等法院判决下来,我们赢了官司,雅达利还必须将这笔钱还给我们。”曾静祥满脸无奈,可见当时他确实遇到了不小的困难。
  “有的人就开始觉得这样做不靠谱,他们觉得还没有要到钱,就要拿出一万多块钱出去,不划算,虽然这一万多块钱分摊到每个人身上也就是三四十块钱,可他们还是觉得很多,好像那一万多块钱是他们自己的一样。”曾静祥叹了口气,也不能说这些村民目光短浅,只能说他们的承受能力太差,经不起折腾  。

  “还有的人担心打输了官司怎么办,他们觉得雅达利公司跟县里的关系那么好,张雅达经常跟书记县长一起吃饭,公家能让雅达利输给他们,让雅达利给他们赔钱?都不相信自己能赢。”曾静祥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他也有这样的担心,他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官司一定能够赢。
  “甚至有些人开始怀疑我这么热心地跑过来给他们打官司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不是要骗他们钱啊,是不是真的赢了官司,我要从雅达利的赔偿里面拿走一部分啊……”
  曾静祥有些痛苦地摇了摇头:“说实话,当时我也挺伤心的,我就想到了鲁迅说过的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包飞扬和涂小明都有些沉默,特别是涂小明,涂家的家教比较严格,涂小明并没有养成纨绔的习气,可是对于基层老百姓的接触非常少,很难理解他们的这种想法。

  “明哥是不是挺不理解的?如果你跟曾哥下去跑两天,看看他们可能几个月都吃不到一点荤腥,甚至家里养的老母鸡下的蛋都舍不得吃,一年四季的衣服都不全,生病了只能躲在家里硬撑,你就能理解他们这样做还是因为太穷了。”包飞扬摇了摇头,他经历过浮沉,看过听过的人间悲剧比较多,知道这种事情并非个例,而是普遍现象。
  曾静祥惊奇地看了看包飞扬:“是啊,他们很不幸,情有可原,不过我没想到飞扬你年纪轻轻的,家庭背景也很不错吧,竟然也能够理解这种事情?”
  包飞扬笑了笑,他并没有提及自己和涂小明的身份背景,不过曾静祥也能够从一些细节当中猜到一些,律师本来就比较擅长这个。
  涂小明说道:“我还是不太理解,既然他们这么穷,就更应该站出来争啊,争了才有可能过上好日子,不争就只能这样一辈子了。”
  曾静祥笑了笑,没有解释,而是望着包飞扬,想要看看他是如何理解的,是不是真的理解。

  包飞扬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都说了,你只有下去跑一跑,亲眼看一看,才能够理解。道理说起来也很简单,因为他们不争,还可以活下去,如果他们一定要去争,一旦失败,那就是绝路了,所以风险太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