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7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四目相对,我立刻就认出了对方来。
  黄菲。
  当初我回家的时候,曾经被有关部门的人给闯入村中抓捕,当时她负责在旁边陪着审讯,后来监狱里出了事,有人想要对我下手,结果最终被我躲过了。
  我还曾经怀疑过她。
  不过很显然,黄菲只是一个弱女子,她甚至都不是修行者,只是一个以刑侦和心理学专业加入宗教局的专业人员。
  不但如此,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我堂哥陆左的前女友。

  这事儿可就尴尬了,不过后来那事儿被我搬出了许映愚许老之后,事情就了结了,而我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黔阳这么一个异乡再次重逢,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黄菲旁边,还带着一个小孩儿。
  小男孩不算大,也就三五岁,看着比吃了“催生素”的屈胖三还小。
  这孩子是她的么?
  两人除了工作关系之外,倒也没有太多的交情,不过能够在这里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我不可能视而不见,于是上前打了招呼。
  面对我的招呼,黄菲显得十分落落大方,伸手与我相握,然后寒暄两句。
  说得也不多,就是聊了一下近况,然后说起当初的事情,都只不过是误会,她还跟我道歉来着。
  我与她聊了几句,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孩子,说挺可爱的,你儿子?
  黄菲点头,谁对。

  我说看你年纪不大,没想到都已经结婚了啊……
  黄菲微笑,说你夸奖了,其实说起来,我可比你要大几岁呢,都老了。
  她说是这般说,但笑起来的时候,却是明艳动人。
  我说你过来逛街啊,你先生呢?

  黄菲说他工作忙,哪里时间陪我瞎逛啊……
  大家也不熟,简单聊了两句话,于是就告辞了,而她的小孩儿似乎有一点儿怕生,从头到尾都不敢说话,但分别的时候,他却直勾勾地看着我,不断地挥手。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那小家伙黑黝黝的眼睛,莫名就是觉得一阵心疼。
  这孩子,真可爱,太可人疼了。
  一直到黄菲带着那孩子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我都没有收回目光,而屈胖三有点儿不耐烦了,在我身前跳了跳,说嘿,是不是看上你那前嫂子了?
  我呸了他一口,说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怎么都这么肮脏?
  屈胖三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说不是看上她,怎么眼睛直勾勾的,都收不回来了?

  我说你别这么乱讲好嘛?人都是结婚了的人;再说了,我看的是那小孩儿,又不是黄菲。
  屈胖三嘿嘿笑,说你看出来了?
  我一愣,说看出来什么?
  屈胖三说看出来黄菲那儿子,长得跟你堂兄很像啊,那眉目,以后若是长开了,可不就是又一个小陆左么?
  啊?
  听到他的话语,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
  还别说,真的很像呢。
  我说怪不得感觉对那小孩儿没由来地可劲儿心疼,原来是瞧见他长得跟陆左有那么几分相似……

  只不过,可能么?
  我使劲儿地摇了摇头,说不会,绝对是我想多了。
  屈胖三在旁边哈哈大笑,说前有杂毛小道他大师兄,后面又有这么一小陆左,真的是好有意思啊——对了,回头的时候,得问一下老萧,他有没有也留下这么一个?哈哈……
  他没心没肺地笑着,而我思索了一下,决定不再多谈论此事。
  毕竟在人背后说瞎话,这事儿我做不来。
  不过回头再见到陆左的时候,我还是会跟他说一下此事的,毕竟这也是对他的一种负责。

  说不定是呢?对吧……
  一场偶遇,结束了我们的黔阳之行,次日我们再次出发,从黔阳乘车赶回了晋平,而到了晋平现场之后,我们直接打了出租车,然后赶往亮司村。
  车子到了亮司村,我与屈胖三一起回到了家中,突然回家的我让父母十分高兴,眼泪都流了下来,张罗着给我弄好吃的。
  吃过了晚饭后,我找了个时间,跟母亲谈起了我哥陆默的事情来。

  她告诉我,说那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过。
  我认真地问她,说这事儿可别瞒我,母亲显得很激动,把我痛骂了一顿,然后又提供了一个消息给我,说最近这段时间,已经有三拨人过来问起了我哥陆默的事情了。
  还好他上次给的那笔钱,一直都没有用,要不然心里铁定不踏实。
  我在家与父母谈了半晚上,让老人家好好安心,次日又骑着摩托车前往了敦寨,拜见留守此地的许映愚许老。
  见到我们,特别是屈胖三,许老显得十分高兴。
  我们聊了一下,我谈起了虫虫的近况,许老点头,也没有多聊,然后跟我们谈及了几件事情来。
  就在前几天,准确地说是前一个星期,又有两处宗门给人端了,领头的长老或者掌门,都给人残忍的杀害,江湖上现在已经乱云纷起,呈现出了大乱之世……

  被端了的那两个宗门,一个是福建龙岩天宫山的圆通禅寺,一个是滇南太上峰。
  乍一听,这两个宗门好像并不是很出名,但前者曾经出了一个天下十大,而且还是天下十大高手之中,唯一出生佛门的东彪禅师,就能够知晓其中的底蕴;而后者太上峰,它在滇南之地,是顶尖的宗门之一,门生故旧遍布了西南一带,算得上是十分强大的老牌地方宗门。
  但是就在一个多星期之前,相继被破。
  圆通禅寺的方丈俞蛟禅师,以及他门下四十多名弟子,在下山化缘的过程中遭伏击,四十多人之中,只有一人生还;而随后两天,太上峰的大长老巫世语,与好几个长老在一个瑶族村落给人斩杀。
  而这两起案件,都有两个共同的特点,其一是专门针对宗门之中最有权势的话事人,第二点就是出手狠辣,基本上都不留活口。

  谈到这个,许老看向了我,然后说道:“有人告诉我,说这两起袭击事件之中,都出现了一个人。”
  我说谁?
  许老一字一句地说道:“你。”
  啊?
  听到这话儿,我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大变,说这怎么可能?
  对啊,这怎么可能?我一个星期之前,还在西北局的招待所里给人软禁着呢,全程被人监视,怎么可能跑到福建和滇南去作案?
  对于这件事情,许老他是知晓的,所以点头,说正因为你有不在场的证据,所以你现在能够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而不用我去牢里面把你捞出来……
  听到这话儿,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难道,这事儿跟我哥陆默有关?”

  许映愚看向了屈胖三,说你见过了他哥,觉得他跟陆言两个人,长得像么?
  屈胖三点头,说像。
  许映愚说怎么一个像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