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4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夜平安无事的过去,第二天很早梁健就醒了。小五还歪在沙发里睡着,小青倒是不见了。梁健舒展了一下四肢,感觉已经没什么大碍,就起床去洗漱。洗完出来,看到小青正弯着腰在摆菜,不由惊讶了一下,问:“你这么早就出去了?”
  小青回头笑了一下,说:“我估摸着您今天应该会比较早醒,所以早点回酒店把早餐拿来了。您过来吃吧,待会凉了,我去叫五哥。”
  “五哥?”这称呼倒是让梁健愣了一下。小青不好意思地低了头,解释:“你们都叫他小五,我要是跟着你们叫似乎不太合适,我又不知道他怎么称呼,只好自作主张叫他五哥了。”
  看她微微羞红的脸,娇艳犹如晨曦下的粉红玫瑰,充满了诱惑。梁健心底里对她的警惕,不由自主的少了一些。
  梁健笑道:“你可以直接问他叫什么。”
  小青吐了吐舌头,说:“他看着似乎挺冷的,我不太敢跟他说话。”
  这话不知真假,但她那吐舌的模样,俏皮可爱,让人根本生不出怀疑的心思。说话间,小五已经醒了,正好听到这话,就插进话来:“我就叫小五。”

  小青怔了一下,脸颊倏地红了。
  “去洗把脸过来吃早饭吧。”梁健看出了小青的尴尬,出言解了个围。小青轻轻地看了他一眼,又快速地收回了目光,收拾了保温桶准备出去。梁健叫住她,问:“你早饭吃过了吗?没有的话,就一起坐下来吃吧。”
  桌上的早餐很丰盛,即使三人也未必能吃得完。
  早餐过后,在梁健的坚持下,出了院。小青周到,早就将他的衣服从酒店拿到了医院,换好衣服出来,小青正巧在那收拾东西,梁健看了她一眼,心里又多了一些肯定。

  离开医院,梁健直接到了单位。刚到单位没多久,娄江源就来了电话,说:“怎么不多休息一天?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梁健笑道:“又不是什么大事,没事的。对了,你的方案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已经让秘书发给陈杰了,他应该会拿给你。你再审阅一遍,要是没问题的话,可以把常委会提上议程了。”娄江源说。
  梁健忽然想到了那位公丨安丨局局长明德,那天晚上这么一番交流之后,这两天一直没什么消息。他昨天进了医院,也没听陈杰说起明德有过来看望。礼节性的看望,梁健并不期待,甚至还有点厌烦,但当所有人都出现了,明德却没有出现的时候,不得不让人觉得有点奇怪。
  想着,就问娄江源:“我们的明德同志这两天在干嘛?”
  “他到荆州去了。”娄江源回答:“怎么了?”
  “荆州?”梁健愣了一下,荆州市是太和市下面的一个县级市,面积几乎占据了半个太和市。但,荆州市是整个太和市经济最为落后的一个地方,太和市排名前十的贫困镇有一半以上都在荆州市。所谓凶山恶水易出刁民,这荆州市的民风,据说也是太和市内最为彪悍的一个地方。
  听娄江源说明德去了荆州,梁健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会不会是荆州出了什么治安问题。一问之下,果不其然。昨天一早,市里就收到消息,荆州市那边的两个村发生暴动,打了起来,据说情况十分严重,有伤亡现象。
  有伤亡现象是娄江源的措辞,梁健问他:“死亡人数多少?”
  娄江源叹了一声,说:“两个。都是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一对老夫妻。女的是心脏病发,男的是摔倒的时候,脑袋撞在了石头上。死了人的村子抓了人当人质,非要另外那个村子拿出三十万来,才肯放人,否则就要一命偿一命。当地的镇上没办法,求到了荆州市里,荆州市里也是束手无策,又求到了市里。你不在,我就擅自做主,让刘韬和明德一起过去,先稳住情况。”
  “那现在情况如何?”梁健神色凝重,没想到这只是睡了一觉,就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娄江源回答:“目前情况是暂时稳定了下来,但那个村子不肯放人质,刘韬同志还在跟他们谈判中。”
  听娄江源两次提起刘韬,梁健回忆了一下,记起这是个女人,市政领导班子中唯一一个女同志。上任那天,他见过,容貌似乎平平,唯一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得有些古板,和之前他看到的照片上的样子有些不一样。人与名对上号后,梁健沉吟了一下,问:“荆州的这件事,你有第二个方案吗?”

  娄江源叹了一声,说:“有。明德同志就是第二个方案。但是,我不希望用第二个方案,这样的话,恐怕会让事情进一步激化,最少也会影响百姓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原本,太和市这官民的关系一直就不太好。”
  既然娄江源准备了第二个方案,梁健暂时也不用太担心这件事。只是,就如同娄江源担心的一样,这第二个方案最好还是不要有机会实施比较好。那就要看刘韬同志能不能顺利完成任务了!
  “你给刘韬同志的时间是多久?”梁健问娄江源。
  “两天,到今天晚上。如果还是不行的话,今天夜里就让明德执行第二方案。”
  “行,那我们就先等等吧。至于常委会,等明德同志回来再说。我们的方案实施,如果有他的协助,效果会更好。”梁健说道。
  “好的。”娄江源应下。

  梁健还是有些担心,忍不住又嘱咐了一句:“荆州那边你多关注一下,一有进展,就通知我。”
  “好的,没问题。”
  挂断电话,梁健将陈杰叫了进来。他是拿着文件进来的,正是娄江源那份方案。梁健接过来后,问陈杰:“荆州那边的事情,你清楚吗?”
  陈杰回答:“了解了一些,但细节不是很清楚。”
  “你关注一下。另外,我之前让你准备的那份人员调动的方案有了吗?”梁健问。
  陈杰点头回答:“准备好了。在我电脑上,您现在要看吗?”
  梁健点头:“你去打印出来吧。”

  “好的。”陈杰说着忽然想起一事,对梁健说道:“对了,听说您生病住院,昨天下面几个区县的领导都打过电话来慰问,有好几个都明里暗里地跟我打听调研的事情。您觉得,调研的事情需要安排吗?”
  新官上任,调研是必走流程。不过这一次,梁健想往后放一放,不用这么急。太和市现在整个局说乱挺乱,问题挺多,说不乱吧,也算得上,因为太和市的大问题都摆在明面上。这个时候下去调研,其实没什么意思,除了这些明面上的大问题,更深层次的东西,很难看到。既然如此,梁健又何必在这个时候浪费时间。
  他想了想,对陈杰说:“调研的事情不用急,接下去要是还有人问,你推说不知道就行了。”
  “好的。”陈杰回答。
  “不过,你可以先研究一下调研的路线。”梁健看着陈杰笑道。陈杰愣了一下后,点头应下。

  等他出去,梁健开始翻起桌面上的方案,看着那份十分详尽细致的方案,梁健心想,这份方案估计娄江源又加了夜班才搞出来的。他做得细致,梁健看得也细致。一沉浸,就忘了时间的流逝。中间,陈杰进来放下那份人员调动的方案又出去了。
  日期:2016-02-18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