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能够是北斗系统出问题了吧?”上士不敢相信地四周打量,低声说道。
  当然,当时的兵们对国产装备是或多或少有些不信任的,毕竟有很多例子在那里,不过也是应当被原谅的,毕竟国产军工的基础不扎实。
  “排长,快看这里!”有一个兵指着边上的一块石头,低呼起来。
  薛猛走过去,凝神一看,“-操-!”
  赫然是衣服的纽扣,上衣的不锈钢纽扣和裤子拉链处的塑胶纽扣,在石块上面排成了一个数字——二。
  “被耍了!”上士胸腔中那股火顿时就起来了。
  薛猛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在距离李牧大约还有五十米的时候,薛猛就下令展开了队形。尽管他非常的不相信,或者说打死他一百遍他也不相信,李牧可以逃过这一次抓捕,但是他还是让部队以最稳妥的方式展开了行动。
  十二名特种兵在外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李牧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于是,当薛猛发现代表着李牧的红点停止了移动之后,马上做出判断——这小子停下来休息了。

  薛猛果断地抓住这一次难得的机会,下令围捕!
  满以为当自己和追击部队如同天降地出现之后,会看到李牧呆若木鸡张大嘴巴吃惊的样子,然后自己可以淡淡然然地向陈韬报告任务完成,随便提一下那两条烟的事情。
  然而事实却是残酷得令人难以接受——居然半个人影都没看见!
  随即怀疑是设备出了问题,现在才发现,妥妥的被耍了一个没脾气——李牧居然知道纽扣之中有一个实际上是信号发射器!
  “他是怎么发现的?”薛猛捻起一只纽扣,喃喃自语说了一句。
  身边的十二名特种兵的心情更加的激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这样的事实非常的难以让人接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通过特种兵手持的微型摄像机传回的画面,卜美玉看清楚了那些纽扣之后,大惊失色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吃惊非常地喊了起来。
  陈韬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有点儿意思了。
  “操。”
  上士也爆了粗口,他激动得手指都在颤抖,指着石头边缘的一块裸露出来的土地,看向薛猛。

  薛猛扭头看过去,那里用石块在地上画了几个字:“走,我带你们去吃-屎。”
  “狗-日-的,我一定要弄死他!”上士怒道。
  薛猛的脸色也寒了下来,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从来没有!
  “老薛,他留下了什么话?”陈韬敏锐地发现异常,通过无线电问。
  薛猛伸手猛地擦掉地面上的字迹,用了吃奶的力气才把情绪给稳定下来,粗粗吐着气说,“没什么,组长,我欠你两条烟,不过,我把话撂这了,不把一号这厮抓住,我立马把领章撕了!”
  “走!”
  薛猛挥手,大步向前。
  十二名特种兵就如同十二团怒火,估计现在的他们能打死九头牛,跟着薛猛而去。
  陈韬一愣,顿时微微地一笑。

  卜美玉看不明白,“什么情况?那小子留了什么话,把排长气成这样。”
  舒舒服服地坐下,端起茶缸喝了一口热茶,陈韬说,“好戏才开始,看着吧。”
  卜美玉苦笑地摇着头,说,“还真小看这小子了,我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发现身上有信号发射器的,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那信号发射器和声音捕捉器是军区战情部拿下来的,跟普通的纽扣一模一样。”
  “只要起了疑心,终究是会有多动作的,也许他是刚刚证实受到了监控。”陈韬说。
  “这小子不像个普通兵,这警惕性。”卜美玉不敢置信地说。
  陈韬缓缓说道,“的确比寻常的兵有更敏锐的嗅觉,判断力也很强。第三旅没有送窝囊废过来。”
  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卜美玉说,“有机会我得和他较量较量,他身上具备的素质,堪比狙击手。”
  “一定会有机会的。”
  镜头转到李牧这边。
  他不再优哉游哉地走了,像林中猎豹一般狂奔起来,不再顾忌体力的消耗。
  当前要做的很简单——竭尽全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拉开与追兵的距离。
  他拉上迷彩上衣的拉链,不再让上衣敞开,这样在林中奔跑起来更加的安全。迷彩上衣里面有一条拉链,然后外面才是几颗扣子,因此失去了扣子,对衣服的功能产生的影响有限。
  陈韬猜得一点都没错,李牧并不能确定衣服的扣子被动了手脚,但是他强烈地感觉到——教官组绝对不会什么动作都没有的。从一开始的无声无息的抛至荒郊野外,一直到找到第一个任务点,除了一张纸条之外,没有任何声息。
  这样的野外生存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教官组没有掌握自己的动态的话。

  于是,当他在凹地处休息的时候,他就敏锐地想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既然教官组想要看自己这些人的主观能动性,观察自己这几个兵在这样特定的战场环境中会做出什么样的动作,那么他们一定会通过其他方式来实现这一点的!
  他没有发现监控小组的痕迹,那么他怀疑的目光自然地就落到了获得的那只透明塑料袋里所装的所有物品,排除之后,最大的嫌疑就是身上这套老式迷彩服和脚下的迷彩胶鞋了。
  经过检查,李牧最终把纽扣列为第一嫌疑。并且失去这些纽扣之后,影响不大。因此他做了一个决定,将所有的纽扣包括小便位置的那三颗全部拔了下来,在薛猛发现信号停止的地方摆出了一个“二”字,并且在边上留下了一句气死人的话。
  然后,李牧就躲到一边暗暗观察着。
  于是,薛猛等人的表情和动作,毫无疑问地向他证实了一点——纽扣果然被做了文章!
  李牧必须尽快拉开和薛猛等人的距离,毕竟他让特大最最精锐的一批人丢尽了脸面阴沟里翻了船!
  “我还是没勇气忘记你,每滴泪都是我诚实的知己……”
  李牧喘着气,每一个呼吸之间,他就断断续续地哼了一句这样的歌,然后自言一句:“老子一定要让你们给老子唱一首‘是我没勇气’,让你们特大目中无人。”
  歇息了一阵子,李牧回头去看,随即有侧耳倾听了一阵子,暂时没有追兵的追上来的踪迹。他眼珠子转动着,必须要想办法切断自己留下的痕迹,要知道刚才的一通狂奔,压根就谈不上清除痕迹。
  仰头扫视了一圈,这边的树木都比较高大,也许会有一个好办法。
  决定了就做,李牧把那根被倚为武器的木棍插到腰带那里,呸呸两下朝两只手掌分别吐了一口口水,随即相互摩擦起来,接着走到一颗树干有成人腰部那么粗的树下,抬头打量了几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