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7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说还不是许映愚发了话?许映愚在位的时候,对黑手双城有提拔之恩,这点儿面子还是要卖的,不过我感觉得到,黑手双城对陆左,应该是铁了心要抓的,而且一旦抓捕了去,陆左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我说他今天跟我谈话了,也希望陆左能够投案自首,说他会努力帮陆左洗清冤屈的,逃避不是办法。
  屈胖三笑了笑,说我觉得陆左说了一句话很对——黑手双城,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黑手双城了,之前虽然双方因为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来,但是现如今,却因为更大的利益分崩离析了。其实仔细想一想,黑手双城早就已经开始动了手,正如你所说的,老萧的掌门之位就是他带头弄下来的,而陆左之事,也是他督办的,这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特意针对让他们。
  我愣了一下,说啊,为什么啊?
  屈胖三说不知道,但这一点其实可以肯定了,我甚至怀疑老萧去黄泉的时候,回路被堵,也与他有关。
  听到屈胖三的一番话语,我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一直以来,我们都听说过黑手双城绝顶无双的手段,也觉得他是茅山宗在朝堂之上的大靠山,我与他手下的七剑也都有过接触,觉得为人都挺不错的,一直觉得应该是自己人。
  然而听到屈胖三的分析,感觉从大靠山变成了死敌对头,实在是有一些突兀。
  不过说句实话,从我跟黑手双城接触的这几次经历来看,他与别人口中的黑手双城,其实还是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差别太大,所以我对他一直都挺有防范的。
  我甚至曾经一度以为这位黑手双城,极有可能是杀害小妖的凶手。
  所以我才会一直刻意防范着他。

  我脑子乱糟糟的,而屈胖三则问起了我这几天的经历来,我把早上与黑手双城的对话跟他说了起来,听完之后,屈胖三幽幽说道:“看得出来,他对张励耘的下落,似乎很在乎啊?”
  我说张励耘毕竟是军方的高级干部,也是他曾经的手下……
  屈胖三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你还记得张励耘带着我们去茶荏巴错的路上,他的表现不?他到底在防范着谁?
  张励耘?

  我回忆起来,越发觉得不对劲儿。
  他一路上都显得过分的小心翼翼,以前我还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总有一些细思极恐。
  我不敢多想,说对了,我们接下来干嘛?去跟他们汇合?
  屈胖三说不用,他们已经赶走了,昨天就去了藏区。
  陆左和杂毛小道去藏区,主要是跟莫赤和小妖汇合,并且与日喀则白居寺的宝窟法王碰面。
  这位宝窟法王,是藏区之中的顶尖高手之一,虽然在中原地区,几乎没有几人听说过,但是修炼枯木功的他修为通天,常年闭关于密室之中,灵魂出窍,前往茶荏巴错传教,在地底之下,无数的族群部落都曾经受过了他的恩惠,而陆左和杂毛小道两人与这位宝窟法王相交莫逆,应该是没有被出卖的可能。
  那是一位长者,能够让他们在绝境之中,生出更多的勇气来。
  我问屈胖三,说既然如此,那我们要不要跟过去,与他们在日喀则汇合?
  屈胖三告诉我,说不用。
  现如今黑手双城已经知道了陆左从那茶荏巴错之中走了出来,又知道我与陆左曾经会过了面,那么只要盯住我,就能够抓到陆左。
  尽管不知道黑手双城为什么会针对曾经为他鞍前马后、付出过太多帮助的左道,但是屈胖三让我知晓,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都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暂时不能与他相见。
  因为很有可能,陆左一见面,就会被黑手双城拿下。
  而此时此刻的黑手双城,他代表的,是官方。

  有着这样的背景身份,也使得他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巨大力量,很多时候,他甚至是无所不在的。
  黑手双城手下,有无数的精兵强将,能够动用的行政能力,简直无法想象。
  所以我得作为一个烟雾弹,迷惑对方。
  而陆左和杂毛小道,他们在汇合了其他人之后,将会去一趟茅山宗,见一个关键性的人物。
  萧应颜。
  杂毛小道的小姑,也就是茅山宗的传功长老,对于黑手双城为何会变成如此的状态,天下间倘若说谁最有发言权的话,那么也就只有她一个了。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到时候也许就会揭晓。
  顺便陆左会将他父母给接走。
  当然,这些都是后事,至于我们两人,屈胖三的意思,是看我。
  他说你就随便晃荡,想去哪里,就去那里。
  看着屈胖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思索了一下,发现自己最想去的地方,第一是去蓬莱岛探望虫虫,第二则是回家。

  因为……快要过年了。
  另外我特别想知道一下,最近这段时间里,到底有没有我哥哥陆默的消息。
  黑手双城与我的会面,提到了陆左,还提到了陆默。
  他仿佛仅仅只是了解一下情况,但按照他的级别,什么样的情况他能够不知晓呢?所以提到我哥陆默,肯定是有什么话语要说的,又或者是给我警示。

  而蓬莱岛现如今我们是回不去了,毕竟那儿与我们已经闹翻了,回去的话,只不过又是一场争斗。
  那么就回家吧?
  听到了我的想法,屈胖三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也好,我正好也想见一见许映愚了,说不定他那里能够有一些不错的消息。”
  两人商量妥当之后,离开了网吧。
  大概是对于法阵的敏感,使得屈胖三对于周遭的监视器比较敏感,带着我走的路,一般都是绕开了大部分的监视范围,随后我们两个人出现在了火车站,购买了车票。
  这回我们倒是没有再多遮挡,正大光明地买票离开。

  从迪化乘车到长安,又从长安转车至黔阳,我们不紧不慢,一路上优哉游哉,并没有太多的事儿,而抵达了黔阳之后,屈胖三有点儿疲乏,提出在这里休息一晚上,然后再转车前往晋平。
  我本来就没有太多的目的性,也不急着回家,所以就答应了他。
  两人出了火车站,然后也是随意闲逛,哪儿人多,就往哪里凑,到了傍晚,夜火阑珊,我们来到了黔阳最热闹的大十字附近,随意闲逛,看着车来车往,还有川流不息的人群,颇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轻松。
  屈胖三这个人没别的缺点,就一个贪吃,灌了一肚子的黔阳小吃。
  逛了一路,突然间我瞧见前面有一个身影挺熟悉的,下意识地望了过去,而对方竟然也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日期:2016-07-07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