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49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华子建还是劝她离开,家里还需要有人照顾,华子建说自己留在这里足够了,但江可蕊也不放心他一个人留下,她怕华子建会受到伤害,那个杀手谁知道他会不会再来呢?
  不过萧博瀚是理解江可蕊的心情的,他走过来,很真诚的说:“嫂子,我送你回去,这里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人留下了。”
  看着萧博瀚坚定而自信的表情,江可蕊稍微的宽心了一点,又反复的叮嘱了华子建好几句话,才和萧博瀚一起离开了病房,这里就只是留下了华子建一个人坐在风梦涵的床头,痴痴的看着她。

  华子建遥忆初遇风梦涵的那个霎那,自己的心堤就轰然崩塌,无险可守,而荒山上的那场浪漫和缠绵,痛了你,碎了自己。好想回到当初,各自快乐平安地走着命运所既定的老路,也无风雨也无晴。如此,就不会在秋凉冬日里此刻一个人独自苦尝这份伤感,你怎么就这样的傻,用你的身体和生命来为我付出,你们,一会的我,该用生命来回报你的情意。
  都说沧海也能守成桑田,可夜空的星星只是调皮地向自己眨眼,无一颗肯为自己指明方向,霜雪漫天,我的那个先天就脆弱的二尖瓣怎经得住从春疼到夏,从秋揪到冬。转角的灞桥旁,杨柳岸,晓梦如烟,你把芊芊柔丝折成了依依的牵挂。你月绕丝弦难别梦,声声切,句句叹,字字悲。
  好想你在心烦意乱的时候能主动跟我诉说心里的忧伤,向我吐露心中的苦水,好想能去为你排忧解难,分担痛苦,可是我什么都帮不上。
  但一想到现在最近的处境,想到江可蕊,华子建又在心中叹息一声,哎。莫寻前路知己在何处,莫问天涯飘尘心可寒?
  自己这一生恐怕都要欠下风梦涵这一份感情了。
  这样一想,华子建又是悲苦从心头而且,他真的不知道在以后该怎么对待风梦涵了。。。。。
  这个晚上,华子建一刻也没有离开风梦涵,他整晚在医院里守护着风梦涵,到了第二天中午,风梦涵才从晕迷中苏醒过来,她第一眼就看到了萧博瀚,于是她就笑了,说:“你没有事真好。”
  这个时候华子建就忍不住眼泪流了出来,他握着风梦涵的手,说:“你不应该这样对我,你让我欠你太多。”
  风梦涵抬起手来,轻轻的抚摸着华子建的头,有点吃力的说:“你什么都没有欠我的,你一点都不用有心理的压力,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想到你和我的感情,我只是觉得一个市长有危险了,我肯定要冲上去,就这么简单。”
  华子建当然知道事情并不是风梦涵说的那样简单了,如果这个市长不是自己,如果风梦涵没有对自己一往情深,她还能这样做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自己是欠下了风梦涵太多的感情债,虽然华子建不知道怎么偿还,他也知道自己永远都无法来偿还,这个情意太重,太重了。
  这时候医院的护士竟来了,她们要给风梦涵挂液体,由于这个病人的特殊性,所有每次前来的护士都很多,小护士们身姿款款往来穿梭,华子建身在其中,大有被蜂团蝶绕之势。
  而风梦涵从来都是个含蓄的人,因为含蓄所以血脉隐藏的也比较深,这样的隐藏让她在输液时候遭受了莫大的痛苦,风梦涵真的希望能给自己来个一针见血的痛快,可却总是事与愿违,小护士纤细的手指捉着风梦涵的手,反复的抚摸拍打,试图挑~逗她的血管喷张,可惜风梦涵那害羞的血管却始终没有~勃~起的迎合。
  护士娇小的脸庞被掩饰在口罩下,华子建能看到的就是从她眼神里的无奈和口罩后面的‘啧啧。声,好像再说风梦涵是个难缠的家伙。
  虽然难缠,但她的技巧还算娴熟,这个时候需要的不是犹豫,而是稳、准、狠。还好,是那种比较疼的一针见血,随着勒在胳膊上的皮筋被松开,风梦涵紧张的神经也同时得到了放松,冰凉的液体顺血管通过全身,有一种百骸淋漓的清爽,即而风梦涵的脸上露出了劫后余生般的笑。

  一会政府办公室前来换班的两个女孩就过来了,风梦涵就劝华子建回家休息一下,她看到华子建灰暗的脸色和红肿的眼睛,知道这个夜晚他一定没有离开过自己。
  华子建说:“我没问题,还是我照顾你吧?”
  “回家睡一觉,晚上你来陪我,好吗?”风梦涵在这个时候像个大姐姐一样的哄着华子建离开。
  旁边办公室的刚来的两个女孩也都一起劝说华子建回家休息一下。
  华子建最后也勉强答应回家了,但在离开之前,他还是有点不放心的去找了一趟医生,希望他们能对风梦涵多观察,华子建出了病房,走到了这个二十层的住院部走廊,这个医院也真够气势雄伟,看来仅次于人民政府的办公楼,白衣天使们翩翩其中倒也颇有点名副其实的味道儿,天使嘛,总不能让人家呆在低矮的平房里受委屈。
  华子建看到一个挂着医生牌子的房门走了进去,这个科室里一左一右堆着两位营养过剩的天使,大家都知道,在夏天胖的和瘦的很难在一个科室里共事,空调开大了瘦的嫌冷,开小了胖的又嫌热,要想调到最合适的一个温度那这一天就不用再干别的事了,冬天也是一个道理,暖气对胖瘦不同的两个人所带来的感觉也绝不相同。
  而这家医院却直接把两个胖子放在一块儿,倒也省了不少麻烦,华子建一进去的时候还怀疑是不是走错了房间,他细看了看门上的三个大字确定不是“停尸房”,才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华子建在一位看着挺年轻的天使桌子旁坐下,天使扶了扶眼镜,仰着头从两片指甲盖儿大小的镜片后面盯着华子建,问:“什么病?”
  华子建一愣,他只是想来说说风梦涵的情况,他就像想,就算自己是来看病的,但自己能知道自己是什么病吗?要知道什么病还来找你干嘛?
  天使又把头往后仰了仰,“说说有什么症状。”
  华子建就说:“我没病,我来问下。。。。。。”

  “你没病来医院干什么?”天使很不耐烦的问。
  是啊?这个问题华子建也感到不好回答的,
  他就说:“我是来照看一个朋友的。”
  “奥,这样啊,说说情况吧?”天使总算是听懂了任的话。
  在天使的指导下,华子建一五一十地描述风梦涵情况,说得口干舌燥,瞟了好几眼桌子上的水杯,可惜天使被华子建精彩的描述搞得正迷茫,没有注意到他眼神的暗示。
  听完华子建的描述,天使愣了半天,把头又使劲儿往后仰了仰,脖子后面的肥肉被压迫得蠢蠢欲动,华子建担心再继续仰下去的话这些肥肉很可能会揭杆而起,好在这种担心没有发生,天使在肥肉们的承受能力达到极限之前果断地改变了策略,从旁边把头转过去,指着后面那位年纪大点儿的天使对华子建道:“你找王主任看看,王主任是这方面的权威。”
  靠,搞了半天是白说啊,华子建那个气啊,但怎么办呢,只能忍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