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片代号为K地区的原始山地丘陵是特大的天然训练场,方圆极少村庄,且村民们极少会冒险进入根本无路可走的深处。而特大的每一名拥有两年以上兵龄的官兵哪怕是炊事班炒菜的,都对K地区熟悉的不行不行的。
  在完全没有其他优势之后,在地利这一方面,李牧也同样丧失掉了,他就像是古代徐霞客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地带,不同的是,他面临着的会是残酷的追击围剿。
  薛猛是要活捉他的。
  看着手持终端上的位置,通过比例尺进行判断,李牧的位置就在距离自己大约两公里的东北面山脊上,那是从K2山头朝东北延伸的山脊线。
  薛猛看了一下自己的路线,需要爬上半座K2山,然后才能抵达山脊线。按照以往的例子来看,最多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就能咬上李牧。
  打出前进的手势,薛猛不再犹豫,带着十二名特种兵像猴子一般一下子就钻进了前方一片较为茂密的树林——选择了最近的路线。
  李牧沿着山脊线行走,保持着速度,不快不慢。沿着山脊线行走是一个好办法,通常路更好走,并且更省力,同时一般是从A点到达B点最节约时间的路线。
  特种兵也没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高级炮灰么,还不是从步兵起来的。作为山地步兵中的精锐,李牧并非那么好欺负。
  今天的天气好得出奇,万里晴空太阳光暖暖的,相信这片东南沿海山地丘陵今天会过得很舒服,毕竟阳光很充足。
  越过一个小山包进入了一块凹地之后,李牧一屁股往靠着山体一侧的一块岩石上一坐,歇息起来。这块凹地很好,背着风,也背着太阳光,即隐蔽又保暖。

  李牧打算休息五分钟再继续前进,并且正好利用这五分钟找找武器。凹地俐生长着树木,李牧抬头望着树木,寻找着合适的枝干——弄一根趁手的充当武器。
  有把刀的话,那就好了。就算是寻常的开山刀。
  想到这里,李牧心里就又开始咒骂教官组了——苛刻到连基本的刀具都不配法,完全不合常理。
  一般来说,即便是当年最严苛的野外生存训练,标准的配置也有如下几种物品:匕首、三两大米、一两盐巴、两根火柴、一捆麻绳。
  然而李牧手里除了两根火柴,其余四件都没有。
  操-蛋-的,就算不给配齐,也应该给一个选择的机会,然后李牧必须会选择匕首,而不是火柴。原始生存形态除了暴力就是暴力,匕首才是王道。
  收回思绪不继续做无用的抱怨,李牧挑了一块尖锐一些的石块站了起来,他看准了一根小孩儿胳膊大小的树枝,相对笔直,约莫有一米长,比自动步枪的长度稍长一些,修成矛却是可堪一用的。
  双手抓住树枝借助身体的重力猛然往下用力一掰,清脆的喀嚓声之后,树枝断裂,断裂处尚有树皮和纤维连接着。李牧随即用手里的石块小心地把树皮砸断,把纤维砸断,取下树枝。
  转身面朝方才坐着的岩石,李牧把树枝干搁在上面,用石块认真地把断裂处砸平整,随即把树枝干上的小枝丫什么的给修理整理。
  两分钟后,李牧手里就有了一根一端稍显尖锐的小孩儿胳膊粗的木条。李牧扫了一眼留下的痕迹,举步走出凹地,继续沿着山脊线前行。
  大约十二分钟后,薛猛带着追击分队出现在了凹地。两名特种兵仔细查看了树上断裂的口子和岩石上残留的痕迹。
  “排长,他刚刚在这里待了一阵子,折断了一根树枝,从脚印看,他依然是沿着山脊线行走。”一名上士报告。
  薛猛缓缓点了点头,望着呈高低起伏状态的山脊线,沉声说,“他有武器了。”
  “一根树枝而已……”一名特种兵说,如果不是有头罩,应该能够看得见他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的不屑的表情。

  但是话一出口他就觉得不太对了,所以薛猛扫了他一眼,也就没有说什么——同样一根树枝,在在场的任何人手里都可以变成夺命的武器。
  谁又能肯定,在李牧手里就只会是一根烧火棍呢?
  “有武器又咋的,他还真敢扎?”上士说。
  薛猛哼了一句,说,“没准儿,让大家小心点儿,别阴沟里翻了船。”

  说完,薛猛伸出手掌朝前面劈了劈,部队继续前进。一队全副武装各种技术装备齐全的特种兵,对一名褪毛鸡一般的大头兵的追击围剿行动这就拉开了序幕。
  陈韬转回了指挥帐篷,卜美玉看见他走进来,略微苦笑了一下,说,“组长,活捉和击毙实际上就当前的情况来说,差别不大。一号实在是没有任何优势。你看,他现在还在悠哉游哉地移动着,对危险一点感知都没有。”
  说着,卜美玉就指了指显示屏。此时显示屏上面是K地区的三维地图,卫星定位系统实时将目标的最新位置传送过来。
  “薛猛还需要多长时间能追上一号?”陈韬问。
  卜美玉扫了一眼,心里飞快地计算,做这种距离时间计算绝对是狙击手的长处,他马上回答:“十二分钟到十五分钟,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很精准的计算,建立在对地形的熟悉以及对薛猛等人移动速度的精准判断。
  “嗯,十五分钟后见分晓。”陈韬说。
  卜美玉摇摇头不再说什么,他是做好了提前让李牧结束野外生存的准备了的,没准李牧还会被退回去,然后由第三旅再重新派出一名人员过来顶替空位。尽管陈韬没有讲过这样一次野外生存有入学考试的性质,但是卜美玉绝对不相信陈韬没那么想过。
  于是,卜美玉对稍后发生的事情没有了什么期待——薛猛带人在李牧完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接近,然后活捉。

  很简单的捕俘作战。
  其实陈韬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他同样对李牧信心不足。
  也许跟信心无关,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是悬殊得难看,并且薛猛一方完全掌握了主动权。
  战场上丧失主动权等于战败或者死亡。
  但是陈韬心里依然期盼着李牧给他一个奇迹,如同演习场上,来一次根本不可能的奇迹。
  要奇迹,给你啊——如果李牧知道陈韬心里的想法,一定会抽几口烟后挥了挥手这样说。
  “我并非浪得虚名。”
  一堆草丛后面,李牧迷彩上衣敞开着,包括迷彩裤小便的地方也是敞开着的。他嘴唇动了动,心里暗暗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悄无声息地慢慢后退,转眼就消失在茂密的树林里,离开了山脊线。
  薛猛傻眼了。
  他不止一次地对照了手持终端上的代表着李牧位置的红点,和代表着自己所在位置的绿点,每一次都没有错——的确是完全的重合了。

  日期:2016-02-17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