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忘了,李牧攀过了峭壁,但是监控小组可还是留在对面的K1山头,此前一直通过调整拍摄距离隔着峡谷监控K2山头上的李牧。
  当然,陈韬也不会允许监控小组冒险。
  “组长,一号再次脱离了监控范围。”卜美玉马上报告。
  陈韬站在营地边缘,打量着前方的一个小山头,沉声问道:“薛猛,你到了什么位置?”
  “组长,我已经越过K1高地了,十分钟后抵达K2高地!”

  陈韬命令道:“转向K3高地吧,他朝那边去了。”
  薛猛和卜美玉都吃了一惊……
  陈韬这是要搞死李牧的节奏啊!
  在薛猛的想象中,就算提前投入追击部队,也有一条既定的路线,严格地模拟战场环境来进行。提前投入追击部队意味着整个计划全部往前提前了一大截,牵扯到的变动可不简单。
  在这种人为设定的战场单向透明情况下,本来按照计划里的路线进行追击,给李牧一定的应对时间,就已经显得非常的过分了。要知道追击部队原本是计划用来追击整个101菜鸟小队的,现在变成了针对李牧一个人,可想而知他的压力会多大。
  在这种情况下,陈韬居然又开金手指——让追击部队抄近道!
  “组长,这,这样的话,一号可就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了,我这边可能就一下子弄死他了。”薛猛犹豫着说道,他的声音通过电台传来,伴随着轻微的电磁干扰声。
  陈韬点上一颗烟抽了两口,昂头望了望晴朗的天,今天的天气倒是挺不错的。
  他说,“不要留情,他要是逃不掉,那就是我高看他了。”
  “好吧,我执行命令。”
  薛猛颇有些无奈地说,听得出来,他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这一次,倒不是说他同情李牧,或者说欣赏李牧不希望他这么快就被扫出局,而是因为他明确地知道这样一点——一旦他带着十二名精锐特种兵组成的追击部队撵上李牧,李牧是没有任何希望逃走的。
  这种强大的自信,薛猛是绝对有的,因为他本身能力就很强大!
  也许是猜到了薛猛的想法,陈韬此时微微地笑了笑,通过无线电说道:“薛猛,你是不是认为李牧在劫难逃了?”
  薛猛撇了撇嘴,挥了挥手让部下们下车,说,“武侦连侦察排最好的十二个兵在我手下,我亲自带队,一号这么一个连把刀都没有的溃兵,难不成还长了翅膀。”
  卜美玉也插话在频道里附和:“组长,我也觉得没有什么悬念的。我建议稍稍放松一下,不然这游戏没法往下玩了。一号可是重点训练对象,他要是第一个出局,恐怕会影响整体局面。”
  抽了口烟,陈韬转身面向营地,望向指挥帐篷的位置,说道,“这么说,你们二位都认定李牧是逃不过薛猛的追击了。”

  “百分百。”卜美玉丝毫不犹豫地回答,还有谁比他更加了解薛猛的实力吗?
  薛猛扯了扯嘴角,感觉到被严重地小看了,他说,“组长,听你的意思,你想要打赌?”
  “我发现你们特大都比较喜欢打赌。”陈韬笑了笑,说,“赌什么?”
  “烟。”薛猛毫不迟疑,“一条灰狼。”
  “成交。”陈韬吐出两个字。
  薛猛说:“组长,我也不占你便宜了,一个小时为限,从追上一号开始。一个小时之内我要是不能活捉一号,就算我输了,否则就是我赢。”
  “薛猛,我再给你加两个小时,堵住再加一条灰狼。”陈韬说。
  别说薛猛,就连指挥帐篷里的卜美玉都吃了一惊。倘若说赌条烟什么的,大家都不怎么往心里去,活跃一下气氛的意思。就算没这个打赌,薛猛也不会有任何放水的可能。

  但是,陈韬加注了,意味就不那么简单了——这说明他对李牧有绝对的信心!
  薛猛冷冷地哼了一声,说,“组长,你这两条灰狼,我是抽定了。”
  “有本事就尽管拿去。”陈韬说。
  薛猛不再说话,他送掉送话键,转身看着在他面前整齐站成一列的十二名特种兵,面无表情语气坚决地说道:“弟兄们,刚才的对话你们也听见了。我薛猛还未曾给谁输过烟,你们都给我记住了,谁拖了后腿,回头我往死里操练他!”
  “排长,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就这一菜鸟,弄他玩儿似的。”排头的班长回答。
  “毛主席说过,战术上要重视敌人。”薛猛倒却是没有完全没有把李牧当回事,毕竟陈韬刚刚为他背书,他说道,“即便对手是一只蚂蚁,我们也要拿出大象的能力来对待!”

  “明白!”特种兵们沉声回答。
  “最后一点,记住,生擒为主!”薛猛打出一个手势,“出发!”
  李牧还不知道他成了教官们打赌的对象,更不知道薛猛亲自率领着十二名从特大武力侦察连里精挑细选出来的特种兵组成的追击部队正在朝他而去。而最致命的是,李牧的行踪毫无秘密可言!
  战争,尤其是现代战争,而又尤其是现代特种作战,侦察先行排在第一位,任何时候都是如此。侦察的目的在于获取敌方信息,任何信息,具体说来有敌方物理位置、兵力、动向、武器装备情况甚至于包括部队的情绪动向。了解这一切的目的就在于,让战场对己方单向透明。
  美军九十年代倡导大力建设我军已经快步跟上的战场监控系统建设,目的就是为了可以在未来战争中实现战场单向透明。
  这话很容易理解——我很清楚地知道敌人在干什么想干什么,而敌人对我却是一无所知。
  就好比屠夫举起了屠刀,而待宰的羔羊依然睁着茫然的双眼丝毫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
  在现在这个战场,李牧就是那待宰的羔羊,并且也是茫然的。他甚至不知道身上的老式迷彩服被动了手脚。
  另一个对李牧非常不利的地方在于,薛猛率领的十二名特种兵不是一般的特种兵。在特大里,有两种兵,他们之间是有一定的差别的。特种作战和武力侦察,前者稍逊于后者。
  实际上从名称就能看出不一样来,武力侦察连就是特种部队中的侦察兵,一如普通步兵部队里的侦察兵通常要比普通步兵强一样。
  因为武力侦察分队要承担比特种作战分队更艰难的任务,他们通常要在战前潜入或者战时渗透进入敌方腹地纵深进行抵近侦察引导任务。艰难的任务要求执行者必须要具备更加强悍的体魄和作战能力。

  简单的概括——武力侦察分队的兵就是特种部队之中最精锐的那批人组成的。
  面对这样的部队的追击围剿,薛猛也许会堵上一箱的灰狼,而不是一条两条!
  尽管已经失去了实时画面和声音,但是薛猛通过北斗卫星系统,是完全可以知道李牧的最新位置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