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7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人摇头,说没有——对了,昨天走的那孩子,他一夜都没有回来。
  我不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说哦,他啊,他回家了。
  什么?
  那两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说怎么,他怎么回的家?
  我说我又不是他监护人,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什么关系么?
  那人讪讪地笑了笑,说孩子人不多,若是走丢了,多着急啊,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们帮忙找找,别真丢了。

  我说没事儿的,他回家了,不用管。
  其实对方应该知道屈胖三一夜未归,肯定是离开了,此刻只不过是出言试探我而已。
  不过对方似乎也不太清楚屈胖三的厉害,在心里也不会把他当做一回事,所以简单讲了几句,便也不再多聊。
  我想去图书馆的事儿没有能成,不过对方也没有打算真的把我给软禁了去,所以当我提出随意走走的时候,他们还是派了一个联络员给我,便不再多管。
  我反正也是闲了下来心来,就让那人带着我在迪化市内四处转悠,就当是闲逛,四处看看风景,瞧一瞧这儿的风土人情。
  作为西北边疆的首府,迪化被誉为西北明珠,城市建设与东部沿海城市相差不大,主要是人物风情,却是别有几番风味,我让那人带着我晃荡了一整天,夜里方才返回了招待所,回房休息。
  如此连续玩了三天,我彻底放松了下来,整个人的精神意志也得到了许多的调节。

  而此刻,我也终于趁着这种悠闲的状态,将自己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给调和到了一起来,让我保持一定的战斗力。
  只可惜我这几天都睡得挺好,却没有一个梦。
  聚血蛊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够体会到十八种不同的人生,而每一梦,都能够带给我不同凡响的进步。
  我本以为在吸收过了新摩王的那一下伤害之后,我或许能够再有进步。
  结果没有。
  要晓得,最近的两次梦境,一次是一剑斩,再有一个是大雷泽强身术,这对于我来说,都是脱胎换骨的改变,如果这一次再来一梦,将会让我达到另一次质的飞跃。
  只可惜我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成功,仔细想一想,恐怕是这一次的危机,带给我的压力还不够大。

  尽管黑手双城吩咐人将我给囚禁于此,但说是囚禁,其实人家并不限制我的自由。
  我觉得对方甚至恨不得我现在能够逃走。
  而正因为如此,所以虽然看守的人手有,但气氛并不浓烈,而且屈胖三离去之前,又将种种可能都跟我商量好了,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这儿休养等待而已。
  所以说此刻与其说是囚禁,还不如说是度假休养。
  第四日中午的时候,我在食堂里用餐,周围的人都已经习惯有我这么一个人了,也都不以为奇。
  这时消失了好几天的赵兴瑞出现,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他对我平静地说道:“赵副局长找你。”
  我看了他一眼,说稍等,我吃完饭先。
  说罢,我慢条斯理地吃着,并没有上杆子的紧张感,而赵兴瑞也是平静地等待着我。
  等我吃完了饭,站起来的时候,他方才转身,在前面领路。
  我跟在赵兴瑞后面,说怎么样,这趟任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赵兴瑞不肯多言,说还行,具体的赵副局长会跟你说的。
  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让我生不出负面的情绪来,跟着人一路来到了小红楼的一间办公室里,里面的黑手双城正在与人谈话,示意让我们稍微等待一会儿。
  差不多两分钟之后,他与那人谈完,等人离开之后,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说道:“这几天过得挺不错的,我听说。”

  我点头,说对,得感谢西北局的好生招待。
  黑手双城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前,盯着我,然后说道:“你去了茶荏巴错,然后将陆左救了出来,对吧?”
  我没想到他居然开门见山地这般说起,愣了一下,方才回答道:“不是我救的他,是他自己出来的。”
  黑手双城说道:“我前段时间出国,你跟萧克明去找过我。”
  我说对,不过你们的人都说你不在。

  黑手双城说你们后来去找张励耘,应该就是为了找到前往茶荏巴错的道路,对吧?
  我说对。
  黑手双城说那么张励耘现在在哪里呢?
  我说他没有跟我们一起进入茶荏巴错,而是留在了北疆王那里,后来我们回程的时候,北疆王已经不在了,被一个叫做蝴蝶公子的家伙替代了,我们差一点儿被那个蝴蝶公子给弄死,最后是陆左救了我们……
  黑手双城盯着我的眼睛,说也就是说,张励耘失踪了,对吧?

  我点头,说对。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方才说道:“我很高兴,你没有在我面前撒谎,对于这一点,我很感激你。”
  我苦笑,说我哪里敢在您面前胡说八道。
  黑手双城看着我,说你既然跟陆左有见过面,那我问你一句话,关于大凉山一案,他的解释是什么?
  他的问题天马行空,一会儿东,一会儿西,让我心惊胆战。
  听到这问话,我抬头,然后说道:“他是被冤枉的,做那事儿的人,并不是他。”
  黑手双城说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证据,表明事情就是他干的呢?你知道么,大凉山一案的卷宗里面,相关的音频和视频不知道有多少,这怎么解释?
  我笑了,说您是老江湖,不可能不知道有人皮面具这么一回事儿。
  黑手双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陆左在之前的许多事情上,都是有功劳的,但这些功劳并不能跟罪恶一笔抵消;不过如果他是被冤枉的,我希望他能够站出来,跟专案组面对面地说话,将这件事情说清楚,对他、对案子,以及对你我这些朋友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你能够再见到他,帮我把这话儿带给他。”
  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说得很认真,并不像是在说笑的样子。
  看得出来,他应该是笃定大凉山一案,应该就是陆左干的。
  我不清楚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确定杂毛小道是否跟他见过了面,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说,我只有硬着头皮说道:“好,如果我见到了他,一定劝他去自首。”

  黑手双城没有再抓着这个问题不放,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你有一个哥哥,叫陆默?”
  我点头,说对。
  他说我看过了相关的档案,说他失踪十来年了,说是去了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然后就跟家里失去了联系?
  我说是瑙鲁。
  黑手双城说后来就一直没有消息了?
  我点头,说对,我之所以选择去江城打工,就是因为想要找到他,结果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
  黑手双城看着我,许久之后,方才缓缓说道:“吉人自有天相——好了,没事儿了,张励耘的事情,我会帮你跟军方解释的,你可以离开了,需要我叫人帮你安排行程么?”
  我说不用,对了,天山神池宫的事情怎么样了?

  日期:2016-07-06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