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8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一个县级市,又是上午,不需要休息,不是吃饭的时间,当然得先去会议室了。
  这也是张文定的习惯,就是下乡镇也不休息,先听汇报再安排别的,若是刚好到了饭点,那自然另当别论了。
  会议室的工作汇报自然还是老套路,张文定的指示也不会有什么新意,甚至讲话还很占了些时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当领导的讲话时间太短,下面人会觉得你肚子里没货、水平不行。所以,
  尽管很讨厌那些了无新意的官话套话,张文定还是讲得很认真,脸上的表情也随着话的内容而变化,时而深沉时而激昂,就连他自己都感慨已经快要把自己所说的话当成真的了。
  开会的时候,有一些专业上的工作汇报,张文定听得不是很明白,哪怕他来规划局之前已经对规划局工作有了一些相对深入的了解。而且,张文定这次前来,也不是要把规划局的业务彻底搞懂,他的目的是收服麦得福。
  收服麦得福这种实权局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张文定也没奢望靠着一次视察就达成目的,但他需要通过这次的视察放出一个信号——他对规划局的工作很重视。
  这个信号放出去之后,自然会有人有不同的理解。
  住建局那边肯定会想,张市长为什么会先去规划局?而规划局班子内部肯定也会有人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接近市领导的机会——规划局也不是麦得福一个人说了算,班子成员也是希望进步的嘛。

  反正不管怎么说,张文定的这个举动,表示他已经进入到了分管市领导的角色中去了。
  会后的单独谈话,麦得福理所当然是第一个。
  “麦局长,对规划方面的工作,我还是个门外汉,了解有限,以后还要你多操心呐。”张文定看着麦得福,和颜悦色地说道。
  他这话听着是显得平易近人又分外谦虚,可听在麦得福的耳朵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以后还是要我多操心,难道说以前是你在操心吗?

  可以说,这单独谈话一开始,张文定就毫不客气地敲了麦得福一记,别看你是规划局局长,别看你在建设口干了多年,可现在我是分管副市长,以后的工作,可别乱来,要记得上面还有我这个分管领导,要不然的话,有得你的操心,甚至是担心、死心的!
  “为领导分忧,是我们该做的。”麦得福虽然不愿得罪张文定,可也不能在一开始被欺负就怕了,所以,他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听说张市长要来局里视察指导工作之后,同志们非常高兴,大家都有信心……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张市长的大力支持下,同志们团结一心,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定会让我局的工作迈上一个崭新的台阶,让安青的城市规划更科学、更精准、更专业……”

  麦得福的话表面上确实挑不出一点毛病,但话里要表达的意思,只要不是才进体制的菜鸟,都能够明白。
  先用市委市政府顶在前面,告诉张文定,你是分管领导不假,但别忘了市里也还有人在你上面;然后,又拿出整个规划局的同志们来集体抗衡,我们上下一心团结一致,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当然也不会怕市领导来欺负;最后,直接就说了,我们这个工作是很专业的,你这个外行来领导内行,还是要少插手为妙,多给我们支持,我们自然能够给你干出成绩来。
  要不说这基层的领导干部都很有些个性呢,从麦得福在分管领导第一次来视察工作的时候都敢这么夹枪带棒地说话就可以看出点苗头来。
  当然,这还是在安青市里,有些乡镇的一把手,那脾气更是臭得不得了。跟乡镇那些家伙相比,麦得福这么说话,都算是比较温柔的了。
  张文定没觉得麦得福温柔,但也不觉得有多难对付,第一次就这么跟领导说话,充其量也就是胆子大一点、血性足一点、火气旺一点,这种人比起来那些阴狠的角色,要好对付许多。
  这也是张文定选择先视察规划局,而不是去住建局的缘由——住建局局长高建设给张文定的感觉实在是太阴了一点。
  张文定不第一个去对付高建设,倒不是怕了高建设,而是他需要用最快的时间拿下一个部门以树立威信。

  若是第一个对付高建设,怕是没那么快,僵持得一段时间,对他的威信将是一个极大的打击,规划和国土这两个部门就可以有样学样了。
  至于说国土局,张文定暂时没想过去动,那里看上去比较单纯,可却是最难拿下的——姚雷和姜慈都不会让他轻易拿下国土局的!
  好在国土局不如财政局那么敏 感,纵然以后张文定在建设口树立起了威信,对国土局稍稍严一点,也不至于会遭到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双重压力。
  由此,他想到了常务副市长邹怀义。
  邹怀义分管着财政局,可财政局不亚于姜慈的逆鳞,看着诱人,可一碰就会刺激姜慈,是那么好管的吗?

  有句话说得好,老二受的诱 惑最大,尝的甜头最妙,担的风险最高。
  老二,真的不好当啊!
  一个市里,市委书记是老大,市长是老二,这个老二还好当一点,毕竟是政府一把手呢。
  可是政府这边的老二,那真的就不好当了,因为他是协助政府老大分管工作的,不像政府老大面对着市委还有一定的自主性。
  像政府各部门的老大如果足够强势的话,在面对着政府分管领导的时候,也能够夺得一定的自主性。现在麦得福对着张文定这么说话,就是要抢夺自主性,不希望分管副市长对规划局有着太多的指手划脚。

  张文定面无表情,两眼直盯着麦得福,麦得福也不示弱,一脸坦然地看着张文定。
  麦得福不想招惹张文定,可张文定要把手伸到他碗里来,哪怕伸得合情合理,他也必须要反抗。
  他不求能够全面反抗,但也要在反抗中和张文定讨价还价,最终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想让分管副市长完全放手,别说他只是规划局长,就算是特别牛逼的财政局长,也做不到这一步啊!
  再软弱的分管领导,那也是分管领导,体制森严这四个字,可不只是说说玩的。
  二人对视了几秒,张文定突然笑了一下,道:“你想要我怎么大力支持呢?”

  这一个问题,搞得麦得福有点措手不及。
  他刚才用一通官话套话顶了张文定,也看到张文定脸色变化了,原以为张文定也用分管市领导的身份,来几句最常用的官话来压他,却不料张文定居然笑了,而且嘴里的话居然直白得跟在菜市场买菜差不多。
  他还真没见过哪个处级领导这么跟下属说话的。
  张文定敢这么直白地说话,麦得福可不敢,他脸上条件反射般地露出个微笑,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嘴里缓缓道:“同志们希望得到领导的大力支持,无外乎两个方面,一个是政策上的,一个就是经济上的了。”
  他这个话,说得还算是比较直白,这也算是应和了张市长的风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