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8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几个版本,有说高局长当年临幸的其实不是保安,而是建委新分配来的一个男中专生;有人说不是保安也不是新来的中专生,而是他们委里的某位领导,二人已经秘密交往了几年;最绝的一个说法是,那天晚上,高股长在加班,陪着高股长一起加班的,还有他们股里的小麦,总不能领导加班下面人休息吧?
  股长在股里那就是领导啊!
  人们口中的那个小麦,就是现在安青市规划局的局长麦得福。
  不知道是谁先传出来的,反正后来的版本,就是高建设看上麦得福了,那天晚上欲行不轨,麦得福威武不能屈福贵不能淫,拼死不从,为了保菊,最后跳窗而逃——从二楼跳下去,下面是草坪,没摔伤。
  那时候的公家单位,院子都不小,种些花花草草还是有不少地方的。
  对于这个传言,麦得福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这种传言根本就说不清楚,没办法解释,会越描越黑的。就算他再生气,也只能默默地忍着,这种事情只要他一解释,那真就黄泥巴进了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同样,高建设也很生气,但也只能忍着。
  当初正是高建设能不能被提拔为县建委副主任的关键时刻,出了这么一个大新闻,虽然没有任何明面上的传播,但私底下的流言更具有杀伤力,甚至都传到了许多县领导的耳朵里。

  这种事情,别人没办法证明他确实干过,而他也没办法自证清白,大多数人怎么看,他可以不理会,可是他很在乎领导们心里怎么看他,那关系到他能不能当上建委副主任。
  领导们心中对这个事情的看法,那就只有自由心证了。
  不知道是这个传言影响了领导们的看法,还是高建设自身还有些不足,反正那一次,建委副主任的位子与他无缘了。而不久之后,麦得福却借调到市建委去了。
  这一下,高建设就恨上了麦得福,根据受益越大嫌疑越大的原则,他认为那些别有用心的流言,就是麦得福传出去的。至于为什么也会出现麦得福的传言,那就更好理解了,他麦得福想自污一下以示清白,也有点博同情的意思。
  要不然的话,为毛那些传言中,别人都是被高建设给办了,就他麦得福能够保住贞操呢?
  这二人的仇就此结下了,后来麦得福从市建委回来,就得到了提拔重用,导致了在工作中和高建设怎么也配合不好,今天你对我下绊子,明天我给你使阴招。
  这种情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淡,反而随着二人职务的提高越来越激烈。县里的行局负责人做事可不像市里的那么隐晦,讲究的就是个气势,所以,这二人之间的不和,安青官场上许多人都知道。

  对于这个两个人的恩怨,张文定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他不想评价谁对谁错,也不在意谁好谁坏。他只知道,对于城建口,他相当陌生,而且,他也不可能再像刚来安青的时候对付民政局那般对付城建口这几个部门。
  他是政府的副市长,虽然也是市委常委,可干部任免,那是组织部的事儿,他胆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乱伸手,那组织部长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姚雷也不会答应呢。
  就算姚雷由着他乱来,听从他的建议撤掉两个局长,可新任的局长也不可能是他的人啊。撤别人的职那是没本事的体现,真正厉害的领导,是能够收服不听话的下属,那才是对工作负责任的态度。
  张文定新掌建设口,没几个懂建设的人支持,他的工作将会和以前一样干不出成绩来。国土局他暂时还不想去,因为那里相对来讲,在业务上比较简单一些,而规划和建设,才是真正头疼的地方。
  按说,规划局长和住建局长不和,对于整个建设口来说,是极为不利的,也不知道当初的县委组织部是怎么考虑的!
  虽说这种位置肯定是书记拿主意,但张文定以他在随江市委组织部不长的经历来看,都觉得当初的组织部长、现在的常务副市长邹怀义真的是个奇葩。

  张文定觉得邹怀义是奇葩,更多的人觉得张文定才是奇葩,只不过张文定不知道而已。
  从常规原理来分析,规划局和住建局矛盾重重,实在不利于城市的建设发展。
  不过,对于此时的张文定来说,对这一情况倒是相当喜欢的,他不怕分管的部门之间有矛盾,就怕那几个部门铁板一块,就像安青市里不希望看到下面各乡镇的党镇一把手精诚协作一样。
  这两个情况虽然有所区别,但道理是相同的。
  张文定要想在建设口干出成绩,离不开建设口几个部门的支持。

  不说把这几个部门都治得服服帖帖,至少也要让他们不阳奉阴违消极怠工才行。要不然他这个副市长别说出成绩了,只怕不出事故,都要感谢道祖看在他在道观住了不少时间的份上保佑他了。
  要说这城建和交通的油水确实足,但出的事故也颇多,往往一出事就是大事。
  以前还能够推出一两个级别低的来顶缸,可慢慢的,随着信息传播越来越快,出事之后需要担责任的人的级别也就慢慢提高了。像安青这样的县级市,出了重大事故,相关的部门负责人那绝对是没好果子吃的,分管市领导也是挨板子的,特别严重的,屁股下的位子肯定就坐不稳了。
  张文定现在可谓是事业的小低谷期,但却是人生的黄金时期,绝对不允许在安青折戟沉沙。

  不过,有了之前在农林水方面没干出成绩的惨淡经历,现在面对着更加复杂的局面,就得小心谨慎一点了。
  经过仔细斟酌,张文定才决定拿规划局做突破口。
  张文定去规划局视察指导工作是在星期三的上午,规划局是相当重视的,局长麦得福那肥厚的身上穿着西装亲自率队在局大门口迎接。
  安青这种搞法,在随江市里各行局是很少能见到的情况。
  随江市里各行局的负责人大部分都喜欢穿夹克,别说在自家单位迎接分管领导,就算是去分管领导那里汇报工作,也是鲜少有穿西装的。至于随江的市领导,倒是西装夹克各占一半,但很正式的场合,还是西装。
  这个习惯,还是木槿花当了书记之后才这样的,因为木书记很多都穿西装。
  以前除了正式场合,真的很少见到市领导穿西装,因为那时候陈继恩夏天T恤冬天夹克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各部委办局的头头脑脑们都跟紧陈大老板的步伐呢。
  “欢迎张市长来规划局视察指导工作。”看到张文定下车,麦得福赶紧上前伸出了手,满脸堆笑地说道。

  他这个时间把握得还真的很到位,话也说得很标准,没有在车刚停下的时候就上前去开车门,也没傲然地等到张文定在地上站稳了才上前。这样子,既不让他这个局长太掉身份,也不至于显得不尊重领导,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张文定微笑着跟麦得福握手,又在麦得福的介绍下,和规划局的领导班子一一握手,然后就去了会议室听取汇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