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0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鼻头和眉压眼各自大惊,赶紧上前去把半边光扶起来,纷纷问道:
  “大哥,你怎样?!”
  “大哥,你没事吧?!”
  日期:2016-12-04 20:53:00
  这可把老二给笑的骨软筋酥,前仰后合,道:“好本事啊!你们跟黄鼠狼打交道打的多了,别的没学会,放臭屁学的真好!”
  那半边光从地上爬起来,一双腿和一对胳膊兀自在颤抖不已。那两只黄鼠狼也恶狠狠的盯着那他们三人,只不过畏惧他们本事还在,不敢上前。
  但是有前车之鉴,我料定只要这三人在我手里倒霉,这两只黄鼠狼必定趁隙杀人——这俩小东西可不是什么善茬。

  那半边光吃了大亏,摔得不轻,从地上爬起来以后,惊惧交加,看着我道:“你究竟是什么来头?”
  “咦?!”眉压眼忽然说道:“大哥,他的眼神好像比咱们还好使,他的眼睛好像是——你快仔细看看他的眼睛!”
  半边光便看向我的眼睛,一怔之间,便失声道:“夜眼!你,你的是夜眼目法!”
  老二道:“瞎了你的冒牌狗眼!现在才看出来哪个是正宗的?”
  半边光悚然道:“所以你们是麻衣陈家的人?!”
  老二道:“废话!”
  眉压眼道:“你,你是麻衣陈家的谁?”
  我道:“麻衣陈弘道。”
  日期:2016-12-04 20:55:00
  听见我报出名字来,三人都是一愣。
  “武极圣人?!”那大鼻头突然喊了一声,扭头就跑,眉压眼也跟着跑了两步,见半边光没动,两人就又慢慢的走了回来,道:“大哥……”
  “混账!”半边光伸出手,在两人脸上都甩了一记耳刮子,喝道:“跑什么跑?没出息的样子!就算是陈弘道又怎么样?在咱们的地盘上,咱们三个人,难道还打不过他一个人?!”
  眉压眼和大鼻头连连颔首,说:“是,是。”
  老二忍不住笑道:“这仨货,还真有意思。”
  “陈弘道!”半边光冲我喝道:“你有种——”
  我道:“怎么?”

  半边光道:“你有种就把套狼索还我!”
  我一愣,才想到他是要那根绳子,便又挥手甩了回去,道:“给你。”
  半边光急忙伸手去接,但是那套狼索上被我用了巧力,加了柔劲儿,半边光不知厉害,接住了绳头,没有卸力,套狼索的另一头“啪”的反甩在半边光的脸上,打的脆响!
  老二鼓掌笑道:“这下齐全了,仨人一人挨了一巴掌。”
  日期:2016-12-04 20:57:00
  半边光满面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还是羞的,忙把套狼索拿好了,起个架子,摆个势,喝一声:“陈弘道,你别猖狂!你给我听好了,我就是‘狼笔仙驼’门下大弟子,毕飞翼!”
  眉压眼也把套狼索拿在手中,装腔作势,喝道:“我便是‘狼笔仙驼’门下二弟子,贺博武!”
  大鼻头依样画葫芦,跳将起来,把套狼索拿好了,与毕飞翼、贺博武成掎角之势,把我围在当中,喝道:“我乃是‘狼笔仙驼’门下三弟子。姚春丝!”
  “哦——”老二躲到远处,道:“毕飞翼,‘必非一’,那就是‘必二’了;贺博武,就是‘二百五’了;姚春丝,嗯,就是‘要蠢死’。啧啧,不说别的,就说你们三兄弟的名字,真是绝了。”
  老二这一番解说,煞有其事,仔细一想,又确有道理,我在旁边不禁莞尔,毕飞翼、贺博武、姚春丝三人则气得恼羞成怒,纷纷收了架势,指着老二大骂:
  “你放屁!毕飞翼,毕飞翼,那意思是必定如虎添飞翼!”
  “你懂什么?我名字的意思是博通古今,英武不凡!”
  “你个笨蛋!老子的名字是最有文化的,最诗情画意的,姚春丝,那是取自李白的古诗名句——‘春蚕到死丝方尽’里的两个字!”
  日期:2016-12-04 21:00:00

  我忍不住道:“春蚕到死丝方尽,那是李商隐写的。”
  “啊?”姚春丝挠了挠头,道:“是么?”
  我道:“是的。”
  姚春丝怔了片刻,忽然一拍膝盖,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李白,字商隐!所以李白就是李商隐!”
  我:“……”
  老二道:“这位要蠢死啊,你要是文盲的话,就别开口丢人好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这本来很严肃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毕飞翼喝道:“老三,不用搭理他们这两个没文化的人!跟他们说他们也不懂。”
  姚春丝道:“对!”
  老二道:“我他奶奶的也是见了鬼了。”
  三人不搭理老二,又重新摆好了架势。

  那毕飞翼大声叫道:“打他!”
  三个人,两前一后,毕飞翼斜左前,贺博武斜右前,姚春丝后正中,三根套狼索,全都朝我劈面砸来。
  我立时明白,这三人见识过我接毕飞翼的套狼索,便想着我只有一双手,就算能接,也接不住三根套狼索,必然有一根是能打中我的。
  日期:2016-12-04 21:05:00
  我笑了笑,伸出两手,先把左右两根套狼索接住,脑后风声起时,料想身后姚春丝的那根也已经到了,我也听见了姚春丝“哈哈”大笑,仿佛志在必得。

  我头也不回,身子前俯,左脚后撩,脚尖一挑,早勾中了姚春丝的套狼索,往下一引,踏在脚下。
  毕飞翼等三人都不禁大惊,毕飞翼喝道:“咱们一起用力!不信他能敌得过咱们仨人!”
  “是!”
  三人真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本事大差不差,动作也几乎一模一样,全都是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又深吸一口气,憋在嘴里,然后开始鼓胀面皮,把一张脸都弄得发紫,拼了命的扯绳子。
  老二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又开始施展放屁大法了!”
  “噗!”姚春丝突然泄了气,毕飞翼和贺博武都瞪他,姚春丝指着老二道:“你说话分了我的心,你不许再开口了!”

  “好,好。”老二道:“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你泄气的声音和你大哥放屁的声音是一样的。”
  姚春丝一愣,然后狠狠的瞪了老二一眼,道:“你拐着弯儿骂老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老子等会儿再跟你算账!你不许再说话了!”
  老二捂着嘴,点点头。
  日期:2016-12-04 21:07:00
  姚春丝又重新憋气,我其实也是贪玩,就想看看这三人合起伙来,力气究竟有多大,便也不发大力,只是站着不动,任凭三人拔河似的拉扯。
  三人拼命的拽,不但脸都快鼓爆了,眼珠子也都快瞪得掉出来了,但仍然是如蜻蜓撼石柱一般,我站在那里,若无其事,纹丝不动。

  毕飞翼忽然抹脖子上吊似的,对贺博武和姚春丝使眼色,然后自己腾出一只手来,从衣服口袋里去掏东西,贺博武和姚春丝见状,纷纷醒悟,也都伸手去掏。
  然后,我便瞧见,三人各自从各自的口袋里摸出来了一根笔。
  一如孙子都所用的那支,都是铁杆狼毫。
  原来,这三人是想趁着我一动不动的时候,一起用那狼毫铁笔放暗器来害我。
  我心中暗笑,眼见三人都把笔举了起来,对准了我,我便把双手和左脚同时一松,三人正用了吃奶的劲儿在扯套狼索,我一松,三人的力都落了空,纷纷仰面摔倒,砸的地面响如捶鼓,“咚、咚”、“咚”的响。
  尤其是毕飞翼,他用的力气最大,摔得也最狠,直接把地上砸出了一个坑。

  而且,在三人仰面摔倒的同时,三根狼毫铁笔里的狼毫全都射了出来,一时间,漫天都是黄鼠狼的毛,如雪一样飘落下来。
  眼见三人倒地,两只黄鼠狼飞身就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