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4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杰皱了下眉,回答:“这个一下子我也说不上来,得要回去做个统计。”
  梁健点头:“行,那你待会去做个统计,另外顺便把你认为合适的人的名字也写上,我做个参考。”
  陈杰一听,犹豫了一下,问:“刚才余有为同志过来就是说这个事吧?”
  梁健点头。
  陈杰嘿了一声,说道:“这老家伙还真是急上瘾了。您是不知道,您还没上任的时候,他就跟娄市长提过一回,当时被娄市长驳回了。没想到,您才刚到第二天,他就急着提这事了。”陈杰说完,还啧了一声。
  梁健有些好笑地看了陈杰一眼,这家伙一本正经的时候还挺像那么回事,做事也还细心,可这嘴有些时候还真是碎。不过,如果碎得恰是时候的话,对梁健来说也是好事。比如这个时候,陈杰这句话其实也给梁健提供了至少两个信息。第一个,余有为对人员调动的事情确实挺急。第二个,陈杰印象中,这余有为似乎不怎么样。至于娄江源那边,估计应该也算不上好。
  这两个信息一抓,梁健心里对余有为的警惕心就又上了一层楼。看来,这老狐狸里面,好的还是比较少的。

  想归想,对于陈杰的话,梁健却也没打算接。陈杰嘴碎就嘴碎,他一个市委书记可不能跟着碎。梁健转换话题,问陈杰:“昨天江源同志说要跟我谈谈,具体时间有说吗?”
  陈杰摇头:“要不,我打个电话给他秘书,跟他商定一下时间?”
  “也好。”梁健想了下,说。
  陈杰出去后,梁健忽然想到了沈连清,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他不在,有些事确实不方便一些。看着手机犹豫了一会,梁健还是放弃了打个电话去问问的想法,免得吴越觉得他在催他还人,这家伙傲气得很,待会一气之下,事情没做完就把人给送来了,这也是可能的。
  梁健笑了笑,就将这些抛到了脑后,专注到了目前的问题上。目前的问题,除了昨天晚上和娄江源说的那个问题之外,现在又多了一个人员调动的问题。
  既然今天余有为过来跟他提出来了,那么梁健也不能一拖再拖,而且,位置也不能总一直空着。
  一个是方案,一个是人员调动。梁健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将方案放在前面。空气治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娄山的事情,也不是说他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但这些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迟一天动作就多一天变故。
  正想着,桌上的电话响起,是陈杰打电话来告诉他:“娄市长问您现在有没有时间,有的话他现在就过来。”

  这倒是正合梁健的意思。
  娄江源来得很快,应该是陈杰电话过去后,他立马就动身过来了。到了办公室,陈杰泡了茶准备出去,娄江源比梁健先叫住了他:“陈杰你也留下来一起听听吧。”说完,又转头问梁健:“梁书记,陈杰留下没问题吧?”
  梁健原本就打算让陈杰留下,自然没意见,就点了点头。
  三人坐定后,娄江源将他带来的那些文件,放到了梁健和陈杰面前,开口说道:“这是我昨天和秘书两个人弄了一个通宵整理出来的方案,你们看一下。”

  梁健拿了起来,封面上,该是方案名字的地方,只打了引号,里面还是空的。梁健心里疑惑了一下,但没问,翻开了看里面。
  看了几行过后,梁健就认真起来。方案的主体思想,还是梁健昨天跟娄江源他们在房间里聊的那些,但细节上,却已经补充得十分到位。有些跟昨天晚上梁健后来自己想的差不多,有些却是出入比较大。方案很简洁,除了方案本身该有的细节之外,其余冗余的东西一点都没有。梁健这些年已经看惯了那些调调都是一样的文章,忽然看到这份简单至极的方案,还有些不适应,但他更喜欢这种,简洁,一目了然,不像其他的,还得自己从一堆废话当中去寻找重点。

  看完之后,梁健没有急着评价,而是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把办公桌上放着的那份文件拿了过来,递给了娄江源。
  “这是我昨天晚上后来写的一些想法,你也看看。”
  娄江源接了过去,相比于娄江源那份方案的正式,梁健的只能称为一分草稿。梁健倒也没有尴尬,自己字迹还算端正,只要娄江源能看懂就行。
  都看完之后,梁建问娄江源:“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娄江源朝梁健笑笑,说:“还是您先说吧。”
  梁健点头:“行,那就我先说。我觉得,我的方案和你的方案,最大的出入,可能就在两个点上。一个是如果征收不顺利,该如何处理?还有一个是征收标准。”
  娄江源点头:“这也是很重要的两个点。”
  梁健点头承认,继续说道:“你的方案中提到,如果征收不顺利,就直接进行生产管制,说白点就是让他暂停生产,等到什么时候钱交齐了再重新投入生产。”
  娄江源点头。
  “我的方案是,凡是逾期或者未按规定数额缴纳的企业,先是在当地新闻媒体和各个重要站点进行公告展示,并进行警告。三次警告后,如果依然不悔改的话,再实行关停处理。这两个方案对比,其实殊途同归,最后还是要关停。但相对来说,我的余地更多一些,从某种程度上,也利用了舆论来给他们造成压力。如果说我留给他们的那些余地能够起作用,那么或许我们就可以不用面对上面的压力,或者说,压力相对来说会小一点。”

  娄江源听到此处略微摇了下头,声音沉重地说道:“未必。一旦这个方案投入实施,省里肯定是第一时间就会对我们施加压力,毕竟我们征收这个环境治理费用,是擅自做主!”
  梁健摇头笑道:“怎么会是擅自做主?我看过之前相关文件,其中有一份《西陵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有提到相关费用的收取。而且该条例中也提到各市、县(市、区)可依据本通知精神,结合当地实际,制定不同矿种的收取标准。也就是说,我们是有权利根据这份文件,制定相关征收标准。而且,据我所知,这项费用,除了最早期的几家煤矿集团外,其他的都没有征收过。至于另外那个排污费,更加师出有名!”

  娄江源听完梁健的话苦笑了一下,说:“你说的,我自然知道。但,在省里面的人看来,就不是这样子了。哎,无论怎么样,这事情,既然决定做了,也没必要去顾虑这么多。就像你说的,不试试怎么知道会不会成功,万一成功了呢?”
  梁健一愣,两人看着,忽然笑了起来。
  陈杰一直没说话,这时,忽然手掌一拍身下的皮沙发,那声音吓了两人一大跳。等两人惊诧地回过头,就听得陈杰脸上透出些兴奋地说道:“我刚才想到,其实还有一个来源。”
  梁健愣了一下,问:“什么来源?”
  “环境治理处罚款啊!”陈杰回答。

  梁健皱了下眉,这个当初他也是考虑到的,但是市里这处罚,必然会引起企业的反感:“假如企业合起来反抗如何对付?”陈杰说:“我们不对所有的企业处罚,当然大部分煤矿企业都到了该处罚的标准,但是大规范处罚容易出事。可以先少几家!”
  日期:2016-02-17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