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野战指挥营地指挥帐篷里,卜美玉不敢置信地说。移动监控小组把李牧的一举一动甚至侧面的表情都拍了个清清楚楚,高像素之下甚至能够看清楚李牧一个简单细微的皱眉。
  薛猛也是瞪大了眼睛,说,“这小子怕是真会从悬崖走,徒手攀岩啊。下山从峡谷底部通过是完全可以的,我亲自走过一趟,就是体力消耗会非常大,如果不能及时补充食物,他的野外生存也就到此为止了。”
  皱着眉头想了想,陈韬问,“悬崖那边的路线走过吗?”
  摇了摇头,薛猛抱着胸,说,“没有。我观察过,从悬崖走,基本上是要从K1山头横着向K2山头攀爬。在没有辅助工具的情况下,从那里走就是死路一条。”
  卜美玉补上一句:“不过从悬崖走路线是最近的,我目测了一下,应该在75米到80米之间。体力消耗上不管怎么样说都是比从峡谷底部走攀登整座K2高地来少得多的。”
  “但是那太危险了。”薛猛说道,忽然显示屏里的李牧转身就朝悬崖的K1一侧走去,薛猛骂了一句,“操,这小子不要命了!”

  卜美玉也大惊失色,说道,“据说他之前在骆驼峰地区走过一次险峻程度差不多的小道,但是那起码还有众多的树木可以提供助力,这里的可全都是光秃秃的岩石!从那里走与自杀无疑!”
  薛猛急声说,一边拿起电台送话器:“疯了。我让监控小组拦住他!”
  然而,薛猛还没发出指令,一言不发的陈韬吐出了两个字:“等等!”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陈韬脸上,薛猛停下了动作。
  陈韬缓缓地沉声说道,“先不要着急,看看情况再说。”
  “组长……”
  陈韬抬起手打断卜美玉的话,“他不是鲁莽的人。”
  众人的目光回到显示屏上。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绿色军营绿色军营教会我!唱得山摇地也动!唱得花开水欢乐!”

  李牧停止了哼唱,仔细打量着悬崖壁——几乎九十度竖立着的峭壁,几乎和镜子一般平直,应该说像一张长满了皱褶的脸,底下很深,那里甚至生长着相对高大的树木。
  不寒而栗,因此李牧低声地哼起了一二三四歌,战士的歌。
  倘若摔下去,也许身体会被那指向天空的树枝戳破。不敢想象那种死亡的惨状。
  只能这么做了吗?
  李牧犹豫了,抬头看了看那杆迎风飘扬的红旗。那一定是教官组插上去的,也许旗子下面就有关于任何的信息,或者那应该是一个补给点?
  想多了,不会有补给。
  身上没有能够显示时间的东西,李牧不得不依靠太阳的高度来做出粗略的判断。有一点是绝对可以肯定的,野外生产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整个过程必然是伴随着各种任务。

  因此,时间一定被卡得很死。
  从一开始稀里糊涂的被扔在荒郊野外,李牧就基本猜到了教官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测试和锻炼自己这些人在资源极度缺乏的情况下完成战斗任务的能力,前提自然是生存下去。
  李牧没有经历过特种部队那样的野外生存,以前的所有野战化训练都是在有完备的野战保障体系之下完成的。
  但是,他却是知道唯一通过更残酷的野外生存训练的诀窍。
  不要把自己当人。
  或者说,让自己从内而外地回到人类最原始的状态。
  因此,当李牧看到了峭壁,心里想的,自己不是现代人,而应该是一个原始猿人,站在那个角度来看事物来考虑问题。

  应该可以爬过去。
  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到达红旗那里,就有了明确的指示,便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应该如何完成任务。
  这是下马威,因此,绝对不允许有无法通过的情况出现。
  教官越是这般折磨他们,就越不能低下头认输——李牧根本不敢想象自己或者这支小队因为无法完成测试而被退回部队的场面。
  “老子宁愿摔死在这儿。”李牧喃喃地自语了一句,随即盯着峭壁,开始做深呼吸。
  野战指挥营地指挥帐篷,卜美玉有些着急了,说道,“组长,一号看来是真的要攀过去,太危险了。”
  薛猛犹豫了一下,也说道:“组长,这才开始,如果出事……”
  陈韬却是指着显示屏里的峭壁,问道,“你们能爬过去吗?”
  没有犹豫地摇头,卜美玉自嘲地笑了笑,说,“我肯定过不去,就我这体型。”

  薛猛倒是认真地看了看,随即也缓缓摇头,“没有把握。”
  忽然,陈韬又问:“你们觉得我能过去吗?”
  一愣,薛猛和卜美玉看向陈韬,好一阵子没有说话。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毕竟彼此并不熟悉,他们可不知道陈韬到底实力如何。
  陈韬又问:“那你们觉得他能安全通过吗?”

  这个问题在一分钟之前问和现在问,意思完全的不一样。薛猛明白了,陈韬用了三个问句,明确表达了他的意思。
  尽管如此,薛猛依然提出了自己的担心,“组长,一旦发生意外……一号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陈韬终于沉声地说了一句肯定的话:“我相信他能分得出轻重,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事实上,陈韬太高看李牧了——李牧压根就没想那么多,他的确有一些开玩笑了。
  大约四十八分钟之后,李牧出现在K2山头上,他躺在一片杂草上,望着晴朗的天空,脑袋处于接近零的运转状态。脊梁上的汗这个时候才让他有清晰的感觉,一阵阵后怕袭来,嘴唇颤抖浑身都在颤抖。

  他爬过来了。
  陈韬嘴角微微抽动着点起了一颗烟,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脚有些酸痛,大概是保持同一个姿势的时间太长了。薛猛和卜美玉的情况更糟糕,满脸通红,眼睛都要瞪模糊了去,心跳加快。甚至于旁观者的恐惧甚于当事人。
  “把这段记录掐掉。”好一阵子,陈韬低声吩咐。
  薛猛回过神来,重重地舒出了一口气,马上动起手来。李牧在没有任何安全保护的措施之下,徒手横着攀过近八十米的峭壁,见证者除了他们也就只有监控小组,而不会有任何影像资料证明野外生存当中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事实上,当李牧走到一半的时候,陈韬就开始后悔了,随即便陷入了越来越强烈的恐惧之中。饶是他是经历过多次顶尖国际侦察兵竞赛的人,在过去的四十八分钟里,心脏也不能保持正常频率的跳动。
  “一号是个不要命的人。”卜美玉终于完全回过神来了,说了这么一句。
  薛猛脸上只有不敢相信的表情,吐出两个字:“玩命。”
  “那是七号点,一号应该在那里获得什么?”陈韬问,他的思维一下子还没能恢复正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