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60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连奎也只是借这个话题拉近关系,他今天只是陪客,主角还是李北斗和耿明杰,以及刚刚离开的杨浩伟。
  耿明杰也端起酒杯说道:“飞扬啊,我们昌源县给你添麻烦了,我在这里陪个罪,先干为尽。”
  包飞扬很无奈,伸手不打笑面人,耿明杰将姿态摆得很低,态度表现得很好,他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端起酒杯又干了一杯:“耿县长,我这个人呢,从来就不怕麻烦,不过这两天我确实弄得有点狼狈啊,你们吴书记在市里走动得可是非常勤快。”

  耿明杰尴尬地笑了笑:“哎,吴书记是昌源的老干部,一贯听不进别人的意见,这件事我也跟他说了,我说包主任做事最有章法,不会不管我们昌源县的,吴书记本来也答应不管这件事,谁知道北河县的王广仁去了一趟雅达利,吴书记就怎么也坐不住了。”
  包飞扬怀疑耿明杰和吴大昌根本就是设计好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进退有据,弄得他几乎没有了选择。
  耿明杰这番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也不少,既可以说吴大昌不听别人的意见,也可以理解成耿明杰和吴大昌的关系并不怎么好。因为国内的制度设计,党政一把手之间相互监督制衡,确实少有关系密切的,但是面对县里的这件大事,很难说他们就不会联合起来。
  李北斗这时候也插话说道:“飞扬啊,昌源县你也去过了,明杰的情况你也肯定清楚,县里好不容易有这样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工业企业,要是被北河县给挖过去,不但昌源县的损失很大,还会被邻县压过一头,他们不被县里的老百姓骂死才怪。”

  李北斗不愧是和耿明杰一样,都是做秘书的,话里面也是含义深刻,雅达利为什么会面临被挖走的危险,归根结底还是包飞扬主导的环境督查。
  包飞扬叹了一口气,心里有点冷,也有点丧气:“那都怪我,是我给昌源县添麻烦了。”
  李北斗连忙摆了摆手:“飞扬啊,不是这个意思,你查处雅达利我们都是支持的,包括龙书记也说了,有的企业是需要查一查,狠狠地罚。”
  “不过昌源县的情况有些特殊,当然了,也不是说不能罚,否则就不能够起到告诫作用,但是能不能缓一缓?给企业一个缓冲,给县里更多做工作的时间和机会?”
  刘瑞恒也说道:“是啊,我曾经在昌源工作过一段时间,昌源县实在是太穷,也太需要发展了。”RI
  杨浩伟亲自出面,加上李北斗、刘瑞恒这两位大秘,包飞扬只得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好了好了,我向你们保证,雅达利绝对不会离开昌源县。”
  “哈哈,有包主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耿明杰等人相视一笑,在他们看来,包飞扬既然这么说,显然是决定让步了。
  “包主任,你放心,我们县里一定督促雅达利公司尽快将处理设备安装到位,以前的事情我们可以不管,但是以后一定要管理好了,绝不让雅达利再像以前那样排放污染。”耿明杰笑着说道。
  包飞扬笑着打了个哈哈:“有耿县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对雅达利公司的处理,我重申两点,第一点就是像耿县长说的那样,以后的事情一定要管好了,所以在排放达标之前,必须停产;第二点是我觉得可以采用挂钩的方式,如果他们在一个月内排放达标,那么罚款可以百分之八十返还,两个月达标,就只能返还百分之六十,鼓励他们越早达标越好。至于赔偿问题,雅达利不接受调解,那么我们监察室也就不管了。”

  耿明杰眨了眨眼睛,总觉得包飞扬的话有些不大对劲,仔细想想,也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除了整改要求没有变化,其它两条,应该说包飞扬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这个按照时间确定罚款返还的比例,也算说得过去。
  至于整改和达标,既然包飞扬已经做出这么大的让步。暂时的整改也是必须,至于后面的检查和恢复生产。听说包飞扬有可能去体改委工作,到时候他不再负责环保这一块工作,怎么评价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耿明杰点了点头:“包主任说得好,这个办法也妙,那回头我就让他们确定一个具体的细则,看看具体怎么规定比较合理。”
  耿明杰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包飞扬也不想纠缠细节,接下去的氛围有些皆大欢喜。大家有说有笑地吃吃喝喝。李北斗又提议找个地方继续玩一会儿,涂小明趁机提出要回去,包飞扬也就以送涂小明的名义婉拒了李北斗的邀请。
  李北斗也没有多说什么,本来今天晚上的目的达成了。是不是能够进一步加强彼此的关系就不重要了。说到底他们并不是同一条线上的。虽然包飞扬的背景雄厚。可是李北斗也不差,至少就目前来说,还是李北斗的地位更高一些。
  “耿哥。这个包飞扬看起来也不像传闻中的那么难打交道嘛!”等到包飞扬和涂小明离开,刘瑞恒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  。
  耿明杰笑着摇了摇头:“那是因为杨市长来了,还有北斗跟瑞恒你们两个人坐镇,他再怎么样也要给你面子不是?”
  李北斗沉吟了一下说道:“也难说,这个包飞扬我以前跟他打过交道,真要是他下定决心做的事情,恐怕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看这件事另有蹊跷,我总觉得他不会这么容易让步,要么就是他本来就没有打算追究,要么他还有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他总不能当着我和李哥的面答应下来,回头又反悔吧?”刘瑞恒说道。
  李北斗摇了摇头:“反悔倒不至于,我也想不出会是什么原因,反正不会这么简单,咱们还是听其言、观其行,继续注意一下吧!”
  李北斗还记得十五号台风那一次,他以龙书记秘书的身份大声责问,包飞扬却敢顶回来,而且不管不顾,毅然实施他的转移人计划的情形,而那个时候包飞扬所依据的不过是他朋友的一个“可能性”判断,可见这个人一旦做出了决定,是不会顾忌任何后果的。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还可以理解成投机冒险,但是以包飞扬的背景,根本不需要这么做。
  如果说当时龙林桂让他去南河县,是出于对老家乡亲的关爱,那么包飞扬的行为就很难理解了。
  李北斗无法理解包飞扬当初的举动,也没有办法想透包飞扬这一次的选择。
  日期:2016-12-05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