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6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现在该怎么办?要不然趁着没人,我们先逃?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逃,你准备逃往哪里去?
  我说去博格达峰,跟他们汇合啊?
  屈胖三笑了,说你可得想好啊,你这要是一走,没事都变成有事了,要不然你心里没鬼,怎么会跑?
  我说什么意思?
  屈胖三说你要是真的跑了,估计就得跟陆左一样,以后都不能够用自己的面目见人了,所以得想好,真的走了,就得离开中国,去别的地方怎么过好自己的下半生……

  这么严重?
  我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仔细一思量,想起黑手双城跟我说的话语来。
  他说张励耘是组织上的军方高级干部,他的突然失踪,的确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如果我跟这个有所关联,甚至是嫌疑人,只怕这辈子都翻不过身来。
  只是,我现如今也没有办法找到张励耘来证明我的清白。
  要晓得,我们当初前往茶荏巴错的时候,他可是选择留在了世界尽头,与北疆王待在了一块儿,而后来北疆王被他背后的主子责怪,将其丢进了饕餮海之中,至于张励耘,我们也没有任何消息,甚至连他的死活我们都不知晓,如何找他出来帮忙作证呢?

  一想到这黑锅即将背在我的身上,我就有一种没由来的恐慌。
  事情怎么会变得这么复杂?
  屈胖三笑了,说这个黑手双城的手段,当真是挺不错的。你若是愿意合作,便榨取你的剩余劳动力;而你若是不愿意合作,直接将你给押住——他还不怕你跑,你一跑,到时候满世界通缉你起来,名正言顺;而你不跑的话,先晾你几天,回头的时候找你,你必然得说出找张励耘所要办的额事情,那么你就不得不说出去茶荏巴错,找陆左的事儿……
  听到了他的话语,我顿时就着急了,说那可该怎么办啊?
  屈胖三说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翔也是翔,说起来,这帮当官的可真是心黑啊,想要整你,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既然如此,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我说什么办法?
  屈胖三说黑手双城既然准备用权势来压你,那只能对症下药,借力打力了——你在这里好好待着,该吃吃,该喝喝,我出去一趟。
  我说你去哪里?
  屈胖三笑了,说你以为陆左叫我陪你过来,真的就只是晃荡一下啊?西北局软禁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我一小孩儿一不偷二不抢,谁拿我也没办法——我去博格达峰,跟陆左他们汇合,看看能不能让老萧跟他大师兄搭上线,看看这人到底什么情况;而如果搭不上线,就得请许映愚来帮忙了,他毕竟是宗教局的创始人之一,在官场上,这点儿面子还是有的。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的心情轻松了许多,说你要去多久啊?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谁知道啊,看情况呗;你别担心,只要你嘴巴严,没人会把你怎么样的,这段时间你要是闲着没事的话,多思考一下,将自己身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好整合一下——这世间说到底,讲的还是实力,你若是强,做错了一万件事情,也没有人动你;而若是一小瘪三,谁踩你一脚也没事儿。
  说完这些,他跨出了圈子去,打了一个响指,地上的那些金色粉末无火自燃起来,随后化作了虚无。
  屈胖三冲我眨了眨眼睛,然后打开了门。
  门口有两个人在站岗,瞧见屈胖三走了出来,赶忙问道:“干嘛去?”
  屈胖三说里面闷,我去外面透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又看向了躺回床上的我来,几秒钟之后,一人挥了挥手,说去吧,小心安全。
  门再一次关上,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屈胖三离开了,这儿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而至于我需要在这里待多久,这事儿我也并不清楚,因为它取决于别人。

  一想到这儿,我就感觉十二分的不自在。
  人在江湖飘荡久了,就会越来越习惯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过了许久,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开始清空脑子,开始思索起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以及我现如今拥有的、以及失去的东西。
  这些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处于奔波忙碌之中,却是很少有时间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这些事情。

  而此刻一想,脑子里顿时就是无数的念头纷呈而起。
  我躺会了床上去,蒙上了被子。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空空荡荡的,仿佛一个瓶子,然后那意识一点儿、一点儿的生出来,这里面有我自己,也有别人。
  说是别人,其实也是我,也是我的一段记忆。
  我曾经做过的梦,曾经经历过的人生,此刻一段一段地浮现而出,这些人,我感觉每一个人,都比我强上许多,即便是一个默默无名、战死沙场的小将,即便是一个几乎没有留下名字的小祭祀,都比我更清楚自己想要追求的人生。
  而我呢……
  除了虫虫,我还有什么特别渴求的东西呢?
  或许,是旁人的尊敬吧?
  或许,是守护自己尊严和自己在乎的人他们时,所需要的力量吧……
  或许……
  或许,我可以再睡一觉,兴许会有一个不错的美梦。
  我果然睡了一个很不错的觉,毕竟比起四处流浪而言,在西北局的招待所里面,条件不错,暖气充足,如果不介意门口那两人的话,其实还是挺好的。

  一夜无梦,睡到自然醒。
  我起床之后,洗漱完毕,在狭窄的空间里练了一会儿动功,然后打开了门来。
  门口两人一脸黯淡,显然是值了夜班,困倦得不行。
  瞧见我出门,一个人问我,说干嘛去?

  我说这儿管饭吧?
  那人点头,说管。
  我说那就去食堂吃点儿早餐,我有点儿饿了。
  那人与同伴对视了一下,对我的淡定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点头,说好,我带你去。
  我看了他黯淡的脸色,关心地说道:“要不要找人帮你换班?你俩昨天晚上在走廊上面站了一夜,想必也是困了。”
  那人先是一愣,随即干笑道:“没有,没有,我们主要是担心你的安全……”
  我直言不讳,说不要怕我跑了——这儿管吃管喝,我觉得挺好的,这大冷天的,谁没事儿到处乱跑呢?
  我说得对方的脸都有些挂不住了,不过到底是干特殊工作的,心理素质就是强,既便是如此,对方还带着我来到了食堂,然后帮我交券点餐。
  我叫了一份兰州牛肉面,然后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吃过了早餐,我看了一眼对面两个红眼睛的工作人员,说道:“对了,你们这儿有没有什么图书馆之类的地方,我想去看一看,老待在房间里面,也挺闷的。”
  日期:2016-07-06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