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47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支持啊,本来今天我是和她一起过来,但早上酒厂突然有事情,她走不开,只好我一个人过来了。”
  华子建这才释然,就说嘛,单单是西冰这样找自己,却是有点莫名其妙。
  这顿饭,没有什么特别,华子建不大想喝酒,西冰肯定也不敢强迫华子建喝酒,所以,两人什么都没有喝,一边聊天一边吃饭,华子建已经明白了黄西冰的意思,他是准备在影视城附近买点地皮,到时候随着影视城的房产一起搞,借助影视城的影响沾点光。
  华子建倒也挺佩服这人有眼光,估计后面是师蕊逸在出的主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那个房地产看好萧博瀚影视城附近的地产,大部分人都认为,那个地方过于偏僻了,他们当然是不会明白,将来萧博瀚是要把那一片炒起来的。

  自然,华子建也不可能给谁说,他现在还不急于放出风声,现在出让那个地段的土地,太不合算了,价格很低。
  但没有想到,师蕊逸夫妇却提前看透了这点,华子建也只能听之任之,他既不好说真话鼓励,也不好说假话骗人家。
  吃完了饭,西冰把华子建送回了家属院,走的时候硬是把几个包塞在了华子建的手上,华子建在大院的门口,肯定不好和他推来桑去,就接上了东西。
  华子建回到家里,江可蕊她们已经吃过了午饭,一看华子建提着大包小包的,江可蕊就问:“咦,奇怪,你还真的出去购物了。”
  华子建把包地给他说:“哪是购物啊,别人硬塞给我的。”
  “还有这样的好事,超市在搞什么活动,我怎么天天去都没遇到。”江可蕊说这话,接过包,打开一看,除了香烟和白酒,还有几万元现金,江可蕊开玩笑说:“超市真好,年底返利大酬宾啊。”
  华子建刚才没有细看,现在才发现还有几万元钱,就摇着头说:“这人真是的,我抽时间给他送回去。”

  正说着话,老妈和老爹也从里屋出来了,两老说到外面花园转转,消个食。
  华子建就不好提这个钱的事情了,江可蕊也不敢说,他们一说的话,老妈又会站下来,教训华子建好一会,然后再说些什么世风日下啊什么什么的感慨。
  等两老离开了家,华子建才给师蕊逸的老公去了个电话,但那面说死也不让退,华子建就又给师蕊逸去了个电话,没想到他们的口径和一直,就是不让退,说是给的新年礼品。
  华子建也只好暂时如此了,等上班之后,抽时间让小赵送过去吧。。。。。。
  华子建在家里过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假日,但还有一个人却过得很不开心,那就是大宇县的魏县长,他在华子建那里碰壁之后,回去越想越是担心,那种恐惧和绝望让他几乎崩溃。
  但他还是没有停止过思考和反抗,他觉得最近有必要去看一看庄峰,这个一个给他打个招呼,串供一番,在一个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解套的办法,毕竟人家庄峰也是老手了。
  他打起精神,通过了公丨安丨局的一个得力朋友,安排了一下,就开车到城郊的看守所去了。
  一路上,魏县长都在想象着庄峰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他肯定很饿吧,那里面肉也不会有吧?身上会不会生跳蚤呢?答案应该是肯定的,突然的,小魏最近也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了,要是最近这次翻不过坎,进来之后又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
  实际上他在外面是永远也无法想象到里面的情况的,当庄峰被送进看守所的24小时之内,办案单位通知到了庄峰的家属,然后庄峰家里给他送钱物过来,签收是必须做的,然而送来的钱会充进磁卡,由一个叫李哥的牢头代为保管,衣服首先会经过他们的手,然后再到庄峰手上,好的衣服庄峰就看不到了。
  衣服被老大们折腾得够了,好的自然是他们挑走,完了把一包整得乱蓬蓬的破衣服扔到庄峰的面前,望着熟悉的衣服,想起外面的家人,还有在这里所受的委屈,庄峰再也无法控制了,而心门的闸门一旦打开,就任凭泪水肆意淌下,男人也有哭的权利。哭,但庄峰没有声音。
  看守所不是让你在这里白吃白喝的地方,这里也要做事,并且是不一般的做事,就算你过去是新屛市的市长哪有如何呢?
  庄峰必须和其他犯人一起干活,而且还要老老实实地,认认真真的干。
  打个比方吧,你在社会上要完成一千的产量,在这里可能就是要你完成根本不可能的一万了。
  初来时,产量肯定是完不成的了,挨骂打便成了家常便饭,而这也让庄峰干活的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做凉席和穿灯泡是这里的必修课。凉席就是那种一块块的竹篾做成的席子,他们就是把那已生产好的竹片给用针穿起来,成为一铺席子,说不定华子建他们前段时间发的席子就是庄峰做的。
  虽然关在这里面的都是一个个大男人,但却也心灵手巧,飞针走线,连席子的花纹也编得象模象样,因为这是严格训练的结果,你想象不到有多到严格,小错一次的结果就是小打一顿,大错一次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没得饭吃,其最终的结果就是让他们成为穿席子的“高手”!一个人一天要穿一床半!

  而看守所毕竟是关押犯人的地方,上面说到即便是金属镜框也不能带进来,可以这样说,这里没有一样金属的东西。为什么呢?因为金属可以干很多事情,自杀是首先必须防止的。
  而庄峰他们穿席子肯定的是要用针,这个工具是必须要用到的,那针可能有平常家里面的两个大,遇到吃饭或是丨警丨察提审时,一定要交给牢头,或者也可以说是牢霸李哥,否则“李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真的很严重。
  李哥说,“在监子里,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要带着这根针,针在人在!针就是你的命”
  他的话大家都要听,庄峰一点都不敢马虎的,在每一个看守所都会有这样几个牢霸的,这些人是有威望,有小弟,身体壮的人,他们负责对看守所其他犯人监管,其实他们也是犯人,这就是看守所的以毒攻毒,也只有自己人搞自己人,才搞的有水平。
  且不要在这个地方说什么‘煮豆燃豆箕’的话,这里没人在乎。
  庄峰记得有一天,就有人的针真的丢了,丢针的人是个猥琐男,此人在监子里排行老三,也算得上是有头脸的。那天准备吃中饭,针是要统一交给李哥的,可猥琐男的针令人不可思议的给丢了。

  开饭列队收针时,少有的看到猥琐男脸色惨白,语无伦次。
  “针呢?”李哥问。
  “。。。。。。。”猥琐男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老大李哥彻底奋怒了,咆哮着差不多跳了起来:“你叫我如何给王干部交差,全体不吃饭了,找针!找到了再恰饭。你个***,还是在头子恰饭的,把针给老子丢了,打死你”。话起拳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