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4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继续娓娓道来:“刚才我说的规模和投资,都是累计投资,在五年期间能够完成就可以,税收更是五年以后考核的数字。从今年来看,占地规模能够达到三十万平米,建设规模能够达到十万平米就可以,引进投资达到三个亿,实际投入达到一个亿就没问题。当然,这样的数字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小数字。
  引进投资三个亿对于我们来说有一定难度,但也并不是遥不可及。就拿和我们县经济差不多的尚礼县来说,去年引进一个项目就达到了一点八亿,像这样的项目有两个就达到标准了。至于怎么引进项目,吸引投资,还需要大家下去仔细考虑,我们再专题研究。我在这里先提一个总原则:所引进项目必须是环保项目。

  而要想引进投资,我们就需要做一些基础设施投入,也需要投入招商费用,这些都需要钱。可这钱从哪来?刚才大家已经说了要选择‘生’,那我们就必须要能生出这些钱,大家就开动脑筋想想,从哪能来钱呢?”
  “请县里支持呗。”冯志堂顺嘴道。
  楚天齐摇了摇头:“县里拿不出来,光是征地补偿款就亏空很大。”
  冯志堂刚才的说法,也是大家首先想到的,现在被楚天齐否定了,众人便不再说话。
  对于楚天齐的态度,王文祥再次心中不屑:说的这么热闹,闹了半天,又把球踢回来了。便阴阳怪气着道:“主任,既然县里不给钱,那只能是我们自己挣钱了。你是当家人,一切都听你的,你就说怎么弄吧。”
  “好吧,我说。”楚天齐并没计较王文祥的态度,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大家看啊,我们本身挣不来钱,就是工资还是财政拨款呢。但我们可以利用我们的资源啊。”说着,楚天齐挑了挑眉毛。
  “资源?什么资源?”王文祥再次提出了质疑,“我们现在除了这栋办公楼,就是好多半拉子工程了,还能有什么?”

  “半拉子工程不是资源吗?那些工程虽然是半拉子,但却是投入了真金白银的。如果某些企业要是使用的话,那不是可以利用吗?”楚天齐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方宇接了话:“对呀,可以把这些半截工程做价,卖给进驻企业,企业支付相应的资金给我们。”
  王文祥“哼”道:“谁会要那些半拉子工程,能做什么,好多工程做的还那么次。”
  方宇回呛道:“王副主任,我记得你发言的时候,还把这些工程做为政绩说的,怎么一转眼又是这样的论调呢?”
  王文祥“你”了一声,没了下文。他也意识到自己前后的说法,是自相矛盾。
  楚天齐接了话:“方副主任说的对,这些半拉子工程完全可以做价,而且我请懂行的人简单看了一下,整体工程质量还行。那些工程有的可以做办公楼,有的可以做厂房,还有的可以做试验室,完全可以利用。我看可以这样,方副主任,你在我们几个人中最懂行,就由你找评估机构做个价。怎么样?”
  “行,没问题。”方宇点点头,然后又提出了疑问,“评估作价就需要花钱,现在有这笔钱吗?另外,钱花了,如何吸引企业使用这些设施呢?”
  “方副主任,只要评出价来,自能引来企业。购买相应建筑可以做为企业进驻开发区的一个前提条件。”楚天齐回答。
  “那不成了强买强卖吗?”王文祥有不同意见。
  楚天齐马上予以了答复:“不存在强卖的事,先进入企业可以有挑选的权利,另外也可以在优惠政策允许范围内,给予其相应多的优惠,我想只要是准备进入开发区的企业,应该是求之不得的。”
  见楚天齐不说话了,方宇问道:“主任,那评估的费用……”

  “这样,你先和对方商量欠着,过后再给可以吗?”楚天齐提出了方案。
  方宇回答:“可以让他们先做,不过这些机构都是人精,到时不给钱的话,他们肯定不会给我们结果。”
  “那就行,到时我自有办法。”楚天齐自信的说。
  方宇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王文祥又插了话:“主任,到底是什么好办法,也提前透点风吧,要不大家都心里没底。”王文祥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你楚天齐在忽悠人吧。
  楚天齐一笑:“好,可以。王副主任刚才不是说我们还有一样东西吗,你好好想想。”
  “还有一样?”王文祥想了一下,忽然道,“你是说办公楼?你要卖楼,哪怎么行,这么大事得经过县里批准吧。”
  楚天齐点点头:“我说的就是办公楼,但不是卖,是租。”
  “租?租也不行呀,我们这么多人去哪办公呢?”王文祥提出质疑。
  王文祥的问题,也是在场众人心中的疑团,都不禁把目光投向楚天齐。

  楚天齐解释道:“好吧,那我就说说。出租办公楼也是无奈之举,但细细想来也是好事,是我们自力更生的举措。不过不是整体出租,而是出租一、二层,把三、四层留给我们自己使用。大家都清楚,开发区费用都是由县财政拨款,其中工资部分是一分不能少的打到个人存折上,所剩的办公费用就非常少了。
  我看了一下以前的数据,去年拨付的费用比前几年减少了百分之三十,加上考虑物价上涨因素,其实去年相当于比以前少了一半还多。如果按去年那种停工状态的话,这些费用还能应付,但我们今年不但要运作,而且要完成的任务是前几年总和的好几倍。那么相应的迎来送往、出差招待的费用,肯定也增加好多。
  另外,我可以毫不避讳的讲,如果我们招商成果显著,那么让县里增加费用的话,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如果还是一般般,要想多要钱的话,想都别想。而要想招商有成果,首先必须有基本的出差、招商费用。因此,一开始的费用必须要我们自己来筹集。大家想想,除了办公楼我们还有什么可用呢?如果连基本招商费用都没有的话,工作又将如何开展?并且,即使只占两层楼的话,我们办公也足够用了,只不过需要合并一些房间罢了,尤其各部门股长单独占一个房间,本身就不合理。大家说呢?”

  听完楚天齐的话,现场静了下来。
  楚天齐也不着急,就那样喝着茶水,等着人们的答案。
  “我赞成。”方宇首先说了话,“对于开发区来说,今年是危险时刻,但也是一个重大机遇。如果没有市里的强制要求,开发区可能还是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说实话,这两年大家就是在混日子,就是在伸手拿工资,没有一点斗志与激情。而县里也把开发区,把开发区这些人看做包袱、累赘,时常吃着白眼。现在有这样的机遇,我们为什么不抓*住、不争取、不自救呢?所以,我赞同主任提出的方案。”

  日期:2016-12-0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