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7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儿,她收起笑,叹了一声,继续道:“这么多年,除了老江,我对别的男人就没动过心,就没用过情,直到遇到你。不对,刚遇到你的时候,我对你很反感,后来老江出了事,我更恨你,恨了好长时间……再后来,我不恨你了,甚至有时候我还很想你。不管是我回随江,还是你去白漳,我都要想方设法和你一起吃饭,不奢望你也喜欢我,就只是想多看你几眼……”
  听到她这番话,张文定顿时目瞪口呆,脑子里已经快要卡住了,靠,这是个什么状况?
  江南山的下台,跟张文定有一定的关系,哪怕张文定不承认,别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张文定觉得,苗玉珊恨自己,那是应该的。可是,她喜欢自己,那就有点让张文定没有心理准备了,仔细想一想,后来和苗玉珊的几次见面吃饭,除了第一次是偶遇之外,后面的几次,貌似都是苗玉珊主动的。
  啧,哥们难不成真的是少丨妇丨杀手?
  “那个,我,你,你喝多了。”张文定看着苗玉珊,一脸愕然道,心里还是有点自豪的。
  男人嘛,男人嘛,你懂的。
  苗玉珊站着没动,双手环抱在胸前,让胸前的两团更加突出,看了一眼茶具,冷冷地说道:“那是茶呢,喝再多也不会醉的。我不是说酒话,更不是说醉话,喝酒了我还不说呢。”

  张文定点点头道:“对,对。不是酒话,是茶话。”
  苗玉珊被他这个话给逗笑了,娇媚地哼了一声:“还茶话会呢。”
  说出这句话之后,她的脸色就又恢复了正常,分外淡然地继续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觉得我不要脸,不要脸就不要脸吧,反正谁都觉得我不要脸,不多你一个。我只是对不起老江,我应该恨你的,真的应该恨你的,可现在却喜欢你了,怎么也没办法恨你……我都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面对老江。”
  苗玉珊这番话,说得很在理,也很动情。
  张文定没有那么容易动情,他不知道她这番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也不想知道。

  他其实很想问她一问,以前跟别的男人上chuang的时候,她有没有想过如何面对她家的江南山同志。然而,现在这种时刻,此情此景,他实在硬不起心肠发出这种质问——他又不是江南山,质问她干什么呢?
  女人心,海底针。张文定实在弄不懂,苗玉珊心里在想些什么。
  正如他先前所言,她其实应该找个粗大腿去抱一抱,随江市里很有几根粗大腿,她又何必跑到安青这种小地方,找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副处呢?
  当苗玉珊的声音停下,屋里便安静了下来。两个人都没说话,或许是不想说,或许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屋外雨声不大,穿透窗户,在屋里听来,显得有几分遥远,还有些失真,让人禁不住怀疑外面到底是在下雨,还是空调的水滴声。
  苗玉珊坐回原位,看着对面一脸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张文定,好一会儿才微微叹息一声,打破沉默道:“我明天就走了。”
  “嗯,去哪儿?”张文定下意识地问,“不是说要在安青呆一段时间的吗?”

  这话一出口,张文定就后悔了。本来营造出来的冷漠形象,在这瞬间被他自己给打碎了。他刚才还对她表现得不在乎呢,可一转眼,就又关心起她来了。
  最重要的是,他这话是下意识的说出来的,那就表示,他潜意识里,还是希望她在安青多留几天,他也好有机会多和她喝几杯茶——多试几次,就知道是好是差了嘛。
  果然,苗玉珊眼中闪过一道光彩,脸上却是更显寂寥,声音柔得能让人心都融化掉:“去白漳。本来是想在安青呆一段时间的,不过,突然发现这地方没什么好留恋的,呆在这儿只会伤心,又讨人嫌,还不如离开的好。”
  这话说得格外凄惨,张文定不可能再下意识地说出什么容易让她产生误会的话来,却也不好再说让她伤心的话,只能继续沉默,端起茶水小喝了一口,心想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他不怕她开玩笑,也不怕她求帮助,可她玩出这种表白的招数来,他觉得不是很好应对。
  想来想去,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苗玉珊仿佛看透了张文定心里的打算,不等张文定有所表示,她又说话了:“我明天中午就走,你请我吃中饭吧。”
  这个要求,张文定觉得真的不好拒绝,她主动找机会和他一起吃过好几次饭,可这次,她是主动要他请客,于情于理,他都没办法拒绝。想到她刚才的表白,他又有点犹豫,可转念一想,就算一起吃个饭,又有什么关系呢,以前一起吃的饭还少吗?
  不过,当官的说话,如果不是面对特别亲近的人,都不喜欢说得太满。
  所以,张文定尽管心里同意了明天中午请她吃饭,嘴上说的还是留有余地:“看情况吧,如果明天没别的安排,中午为你饯行。”
  张文定自认为没有出言挽留苗玉珊,那就是表明了态度,我对你真的没兴趣,你以后别再和我说这种话了,也别起这种心思了。
  然而,苗玉珊心里的想法却和张文定不一样,如果张文定真的那么绝情,真的对她很讨厌、没有一点想法的话,那明天中午肯定不会请她吃饭,现在这么回答,那就表示,他对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意思的。
  苗玉珊自认为,对于男人的心思,她是把握得相当准确的。甚至于,有时候那男人本人对他自己的了解,都不如她看得透彻。
  “嗯,我等你。”苗玉珊无限温柔地说,两眼含情脉脉地望着张文定,仿佛真的全身心地爱上他,有一种为了他可以放弃一切的味道。
  张文定有点受不了她的眼神,虽然明知道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有演戏的成分,可还是忍不住要想一想,她可能真的还是有点爱自己的,毕竟,这么年轻的实力派帅哥领导,本身对女人就有着相当强大的吸引力。

  苗玉珊再怎么厉害,总归也是女人嘛,谁规定了她就不能对哪个男人动真情?
  “好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谢谢你的茶。”张文定不想和她再继续这么交谈下去了,站起身准备离开。
  苗玉珊也站起身,对他笑了笑,道:“以后到白漳了记得联系我,我再好好学学,争取下次……能够让你满意。”
  哪怕张文定已经习惯了苗玉珊说话总是语带双关的搞法,听到这个话,还是禁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女人能够到处混得风生水起,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他已经把态度表达出来了,对她没感觉,可她居然还不死心,还想着下次让他满意。她说的,应该是泡出来的茶让他满意,但也可以理解为,别的方面,也让他满意。
  这样一个美貌成熟有阅历的女人,时不时地来几句这样充满诱惑的话,也不怪那些男人坚持不住原则了,就连他张文定都觉得定力还有待加强。

  “走了,外面在下雨,你就别送了。”张文定不接她那个话,直接掌握主动权。
  “送你到车上。”苗玉珊坚持道,“总不能看着你淋雨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