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407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余叔,就按您说的办,回头取到暗标的料子,马上就把原石全部给切开……”
  相比余宣所说的第一个办法,陈凯无疑更倾向于第二点,因为仰光要是打起来了,公盘组委方给出的承诺怕是根本就无法兑现,俗话说求人不如求己,还是把翡翠带在身边要更加放心一些。
  “嗯?第三点不听啦?”余宣有些不快的看了一眼陈凯,这么毛躁的脾气,他真不知道陈凯是怎么把生意做这么大的?
  “听,听,余叔您继续说……”陈凯连忙赔上了笑脸,拿起彭斌放在桌子上的酒,给余宣倒了一杯之后,说道:“我这借花献佛,余叔您润润嗓子再说……”
  “吱吱……”
  闻到了酒味,方逸肩头的小魔王顿时跳了下来,还没等余宣端起酒杯,那小嘴就在酒杯子里面一吸,一杯酒顿时被它给喝的干干净净。
  “哎,给我回来……”
  方逸连忙伸手抓住小魔王,他以前还真没发现这小东西居然喜欢喝酒,伸出手指就在它脑门上敲了一记,说道:“躲一边喝去,老师的酒你也敢偷?”

  一边说着话,方逸一边拿了一个碗,咕咚咕咚的往里面倒了半碗酒放在了自己面前,示意小魔王自己去喝。
  “方逸,你……你还真宠着它啊……”见到方逸的这副做派,彭斌看的是目瞪口呆,过了好半晌才说道:“我这梅子酒的后劲可不小,它喝完这半碗指定会醉掉的……”
  “醉了正好,能老实一会……”方逸无所谓的说道,对于小魔王,方逸向来都是放养着的,他知道小魔王通灵性,也不担心它会吃什么有毒的东西。
  至于小家伙喜欢喝酒方逸也没怎么在意,话说当年他还偷过猴群的猴儿酒呢,佛经中曾云老鼠偷过佛祖的灯油,这松鼠偷酒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结合猴子会酿酒的事实,只能明动物原本就有好酒的天性。
  “行了,方逸,你别打岔,让余叔说第三个办法吧……”
  被方逸和小魔王这一打岔,余宣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小松鼠喝酒,刚才的话题却是继续不下去了,旁边的陈凯却是又急了,他这会满腹的心思都放在那些还没拿到手的原石上了。

  “第三个办法很简单,那就是你老叔我舍了这张老脸,给你要一个离开缅甸的快捷通道……”
  余宣喝了口酒,他从小看着陈凯长大,对其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要不然也不会拒绝港岛郑氏的邀请,来给陈凯掌眼鉴定原石的,眼下陈凯遇到事情,余宣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离开缅甸的快捷通道?”
  听到余宣这句话,陈凯和彭斌都是抬起头来,话说有彭斌在,那就等于在缅甸有了一层护身符,难不成余宣找的人,还能强得过彭家在缅甸的势力不成?
  “余叔,这事儿还是让斌子安排吧,他和那些军阀们打过交道,也好说话……”
  陈凯的话说的比较婉转,他也不相信余宣找的渠道会强于彭家,尤其是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时候,手中有枪的人无疑更能让人信任一些,那些大头兵们才不会管你是谁呢。
  “怎么,不相信你余叔的人脉?”余宣没有生气,而是笑着看向了陈凯和彭斌,脸上露出一副笃定的表情。
  “余叔,我可没有这意思,您老知交满天下,在缅甸的朋友也是很多的……”
  陈凯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不过缅甸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各个武装都是各自为政,咱们能过一个山头,却是怕过不了另外一个山头啊……”
  在陈凯看来,想要顺利的离开缅甸,也只有依靠彭家的人脉和武装了,关系好的可以谈,关系差的可以打,这次想要平平安安的离开缅甸,恐怕不是一件容易事了。

  “是啊,余叔,现在局势太混乱了,我也只能先带你们回彭家,等局势稳定在再送你们离开缅甸……”
  彭斌对余宣的话也有些不以为然,打仗又不是开玩笑,战场上的子丨弹丨又不认人,别说余宣只是个玉石鉴定家,就是把美国总统扔在战场上,那也是有分分钟变成尸体的可能性。
  “你们啊,想问题局限性太强……”
  余宣夹了口菜放在嘴里,用筷子指了指陈凯和彭斌,说道:“地上不好走,你们不能想办法从天上走吗,就我所知,缅甸的地方武装还不至于有能力拦截高空飞行的客机吧?”
  “余叔,关……关键是明天仰光所有的航班都要被关停了啊,除非是现在就走……”
  听到余宣的话,彭斌顿时摇起了头,他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并且还和彭家在政府军中的一个关系沟通过,但对方回答的很明确,现在机场已经被军方全面接管,而且因为军方关系错综复杂,就算是总统下了命令也不一定好使了。
  “你们先等等,我打个电话……”余宣摆了摆手,放下筷子拿起了手机,从里面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喂,郑先生吗?我是余宣……”

  电话接通后,余宣开口的称呼,马上就让陈凯和方逸知道他是给谁打的电话了,方逸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陈凯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狂喜的神色。
  “嗯,那咱们就先这么说,明儿我请郑先生吃饭,咱们再细聊……”余宣只是大致的询问了一下郑少恭离开缅甸的时间,然后提出了要同机离开的要求,对方似乎很爽快的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了,郑少恭同意离开的时候带着咱们……”
  挂断电话之后,余宣也是松了一口气,他这辈子虽然见识过不少的大风大浪,但置身于像是个火药桶一般的战场之中,对余宣而言也是第一次。
  “太好了,我怎么没想到郑家啊……”
  陈凯重重的握了一下拳,兴奋过后又是一脸不好意思的看向余宣,说道:“余叔,这事儿全亏了您了,要不然我就算是想到郑家,也没那面子让人带着离开啊……”
  陈凯的翡翠生意做的虽然很不错,但就身份和身家而言,和郑家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平时也没什么交集,要不是余宣的面子,郑少恭怕是连正眼都不会看他。
  “余叔,你们说的是港岛的郑家吗?”
  彭斌插嘴问道,别看彭斌长得五大三粗的像是个粗人,但能把功夫练到他那种程度,彭斌又岂能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物,而且正与之相反,在彭家,很多决策都是出自彭斌之手。
  彭斌不仅对缅甸的局势了如指掌,对于东南亚的动态也是很熟悉的,自然知道郑家在东南亚的权势。
  郑家虽然是以珠宝起家的,但是时至今日,郑家的影响力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珠宝业了,他们同时还是大地产商并且在澳岛以及马来西亚等地拥有着赌场的股份,可以说,在整个东南亚,郑家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就算缅甸局势混乱,各方军阀混战不休,但还是没有人会愿意招惹郑家的,最起码郑家派出一架私人飞机停落在仰光机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通过电话之后,余宣也知道他们已经是这么做了。
  “没错,郑家的郑少恭现在就在缅甸……”余宣知道彭斌没有参加此次的公盘,当下给他介绍了一下郑少恭的身份。
  日期:2016-07-05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