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6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头,问了一句,说请问都有那些领导?
  张启聪说是西北局负责具体业务的罗桂泉罗副局长,另外还有几个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听到了总局那边来的消息之后,罗局长立刻就从各位同志从家里揪了出来,对于此事,是很重视的,你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他谈。
  我表示知晓,没有多说话。
  说到西北局,其实我还知道一个人,就是萧璐琪的父亲萧大炮,他同时也是杂毛小道的大伯,只不过他年前退休了,要不然倒是不错的合作对象。
  我们抵达了三楼,张启聪领着我进了会议室里来,里面有七八个人正在等候,有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在中间正襟危坐,瞧见我们,立刻站了起来。
  张启聪拉着我们上前,给我们介绍,说这位就是罗副局长。
  我伸手,说罗局长你好。
  对方伸手过来,与我紧紧相握,沉静地说道:“你好,陆言同志。”
  双方见面过后,寒暄两句,我给他介绍起我身边的人来,当得知卫木和迦叶的身份之后,罗副局长笑了,说神池宫大名鼎鼎,不过我在这西北局工作二十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说来倒也遗憾,没想到这回倒是得偿所愿了。
  这话儿说得客气,不过卫木和迦叶此刻的心情无比低落,听在耳中,却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罗副局长请我们入座,而我们这边刚刚一坐下,他便直接进入正题,说刚才总局的王局长亲自来了电话,说起此事,不过讲得并不详细,陆言同志,不知道你能不能具体地跟我们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这回过来,本身就是来求人的,自然也不会有太多隐瞒,所以将事情的一五一十如数说出。
  当然,路上的时候,我就已经交代了卫木和迦叶尽可能地隐瞒住陆左和杂毛小道的存在,这事儿能瞒多久就瞒多久,最好是等到西北局介入,而我们则脱身之后,他们再发现最好。
  我主要也是给弄怕了,之前我回老家的时候,那白合跟踪我的事情,至今我都还记得。
  我讲完了自己的见闻,迦叶这边又从他的角度说起了相关的事宜,特别是关于黑暗真理会的事情,他了解的远比我所知道的要多,特别是黑暗真理会跟在西北作乱的拜火教,其实还是有许多关联的,这一次未必没有拜火教身处其中。
  听完了我们的讲述,罗副局长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诸位,这件事情已经不再是普通的江湖争斗了,我们西北局肯定是要介入的,不过调动一事,有些繁琐,需要与各部门进行沟通筹措,一夜未必能够完成——这样,李腾飞同志……”

  一个脸色坚毅的男人站了起来,敬了一个礼,说在。
  罗副局长说你先带领特勤一组的同志,前往博格达峰附近进行前期的调查取证工作,我会给皋兰军区打电话,请求他们派遣部队过来进行配合工作。
  李腾飞敬礼,说是。
  罗副局长又连续下达了好几个命令,有针对情报的搜集工作,有调动直属机关的协调,与总局的沟通、以及与军区的对接工作。
  一系列的命令下来,散会之后,各人领命而去,而罗副局长则站了起来,对我们说道:“各位,你们奔波几日,想必也是极度疲惫了,就先在招待所休息吧,明天还有许多事情可能需要麻烦你们。”
  卫木归心似箭,说既然已经报告过了,我们能不能随着李腾飞同志一起先过去?毕竟对于天山神池宫,我最是熟悉,你们的人没人带路,未必能够找得到地方。
  罗副局长说前期过去的人,只是在外围布控,不让人离开,至于最后的行动,肯定是需要集结兵力,一举消灭的,不能急。
  卫木焦急,说可是……
  罗副局长很坚决,说不行,至少你不行,总局有指示,今夜就会派人过西北来,到时候总局的同志也要跟你见一面的,所以你得留在这里。
  我瞧见卫木急不可耐,我又不可能抽身离开,放他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待着,便建议道:“这样吧,前期过去的同志,如果没有一个熟悉情况的人,肯定会有很多麻烦的地方,不如让迦叶统领陪同前期过去的同志一起,这样也能够提高效率。”

  听到这折中的建议,罗副局长不再坚持,说如此也好。
  卫木这时也松了一口气,不过迦叶有点儿担心地看着自家少宫主,我瞧在眼里,微笑着说道:“你放宽心,我在这里,会照顾好阿木的,再说了,西北局这儿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卫木也跟迦叶说了几句,他方才放宽心,然后由相关的人员带着他去与李腾飞等人汇合。
  商量妥当之后,我们与罗副局长告辞,然后由相关的工作人员带着我们来到了附近的招待所。
  招待所条件不错,我们要了两间,在卫木的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我安慰了他几句,然后让他赶紧洗澡睡觉,明天肯定还有许多的事情。
  回到房间,我也洗过了澡,发现之前受过的枪伤,此刻连痕迹都没有了。
  这就是聚血蛊的好处,只可惜我不断地呼唤它,最终还是陷入了沉睡之中,并没有醒来。
  这个腌臜吃货,吃撑了吧?
  我出了浴室,屈胖三正在床上无聊地看着电视,瞧见我出来,不由得撅着嘴巴,说以前的时候,跟你一起晃荡,倒也没觉得什么,可是自从跟我小媳妇儿一起之后,怎么都觉得别扭——唉,早知道我不过来了,在天山陪着我家的朵朵多好?
  我说你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没听过那句话么,叫做“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屈胖三说少给我拽文,你是不知道这思念的滋味……

  我黑着脸,说说得我好像单身狗一样。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我差点儿忘记了,你还有一个女朋友啊,哈哈,想起来了,嗯,这我就放心了,至少证明你不是基佬——对了,我嫂子你碰过没有啊?
  听到他的话,我郁闷地说道:“别扯这个,你小子作案工具都没齐全,安安心心在这儿跟我就是了。”
  两人吵吵闹闹,而这个时候,招待所的座机来了电话。
  我接通,却是林齐鸣打来的。
  两人简单说了两句,他确定我已经到了西北局的招待所,方才放心,随即问了我一句话,说对了,那个卫木……
  我说在隔壁呢。
  林齐鸣犹豫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你觉得他和陈老大,有几成可能?”

  我说我是觉得差不多,这事儿你难道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