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7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天而降的雨水没停,壶中倾出的茶水已止住了泄势,两个半杯茶水色泽诱人清香扑鼻,为这古色古香的房间更添了几分宁静和沉淀的味道。

  张文定要喝茶,苗玉珊便应他的要求,请他来了这个地方,一个带有几分清朝时期特色的小院落,不是茶楼,而是苗玉珊买下来的不动产。
  在这里喝茶,自然也没有茶艺师,好在苗玉珊泡茶还有些水准,不说特别专业吧,可配上她的美貌和风情,却是绝对的赏心悦目,茶泡得稍稍差一点,喝起来都会别有一番韵味。
  “试试。”苗玉珊伸了伸手,脸上挂着动人的微笑,似是在叹息,又像是感慨道,“茶是好茶,不过泡茶的人手艺差了点,希望没糟蹋了好茶。学了那么长时间,我还是没那个天分呀。”
  “你要什么事情都做到百分之百的好,那还让不让别人活了?”张文定说笑了一句,端起茶杯凑到嘴前,轻轻吹了吹,之后才嗅了嗅茶香,最后小喝了一口,微烫、微涩、微香。
  “怎么样?”苗玉珊轻问了一声,脸上浮现出三分紧张、三分期待、三分自豪,还有一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绪,仿佛热恋中的女人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做了一顿爱心早餐,等着男人的检验和夸奖。

  张文定明白她脸上的表情是故意装出来的,但却怎么看也看不出丝毫的虚假,那张只显阅历风华却不见岁月沧桑的美艳脸庞上,各种表情都显得无比真实,仿佛完美影后。
  不,不是仿佛,是更甚。
  明知道她做出来的表情是假的,可看着这足够以假乱真的脸,张文定也狠不下心来说茶不好喝,其实也没有不好喝。
  所以,张文定说:“茶和酒不同,酒一入口就知道好差,茶要时间、要积淀,才喝一次,哪能随便乱说?”
  苗玉珊展颜一笑,如桃花盛开,两眼似要滴出水来,看着张文定道:“一次试不出味道,那就多试几次,我最近会在安青呆一段时间,你想了,就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
  张文定被她这一语双关的话弄得有点心猿意马,强忍着将她搂进怀里的冲动,笑道:“在安青呆一段时间,你白漳那边脱得开身?”
  “一年总得休几天假的嘛。”苗玉珊媚眼如丝,毫不掩饰诱惑的意思,道,“在白漳工作压力太大,还是这边舒服,人活得轻松自在。我真想把白漳的工作辞了,回来呆着,有事做事,没事就找你喝喝茶说说话,这才是生活呀。”
  这个话,张文定就一百二十个不相信了。

  这女人现在开始给他灌**汤了,应该是有事要说了,前面做了这么多铺垫来调节气氛,想来要说的事情,恐怕不简单吧。
  正如张文定所料,苗玉珊今天约他见面,并不是单纯地喝茶,而是有所图。
  说有所图,也许不太贴切,因为她图的是将来,并非现在。苗玉珊和别人一起搞了个房地产开发公司,取名天宇置业,注册地就在随江,希望张文定多多照顾一下。
  这女人虽然去了白漳,可根还在随江,干房地产这种大买卖,在白漳她的实力还差了点,回随江才是主场。
  一个漂亮女人,光靠男人是靠不住的,特别是官场中的男人。
  对于这一点,苗玉珊有着很清醒的认识,哪怕在她在省里认识再多的领导,人家也不会为她搞房地产业保驾护航,相反,她可能会被那些人吃得骨头都不剩。
  倒是在随江这边,由于有许多老基础老感情,只要她不是欲无止境,稳稳当当赚钱,有许多事情比起在白漳来,更加容易摆平。

  在白漳,就算她混得再光鲜,说到底终究只是他人的玩物;在随江,就算她同样给人做玩物,可怎么着也还算是个人物。
  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她分得很清。
  她在白漳看似风光,有几分傲立潮头的味道,可她对脚下波浪的深浅却一无所知,不像在随江,哪里水深哪里水浅哪里有暗礁她不说了若指掌,至少也摸得清楚十之八 九。
  她清楚自己的美貌并不是永远都靠得住的,岁月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纵然前面那么多年,那刀的威力还没显现出来,可终究还是在她身上沉积着,总有一天会露出狰狞的面目,一刀刀将她光滑的肌肤刻画出道道难看的皱纹,一点点吸干她身体内饱满的水份,而她则无能为力。
  那时候,她将如何自处?

  她得趋着现在还有些资本,为将来做个打算,一个风险不高利润不低的打算。为了将来养老,也为了孩子的未来。
  张文定不清楚苗玉珊心中所思所虑,他只是在暗暗感慨,这个女人还真是个不肯消停的家伙。跑到白漳做了五星级酒店的总经理,又到安青搞了个KTV娱乐城,现在倒好,居然在她的老根据地随江还玩起了房地产。
  这人绝对是个人才,以前在电视台工作,还真是浪费了,若是早早下海从商,现在恐怕至少也是个石盘省内著名的女企业家了。
  这份折腾劲,张文定是自认比不了的。
  从明年开始,今后几年的随江和安青,将会是一个城市建设大发展的高峰期。不管是城市道路、办公用房,还是居民小区,都会面貌一新的,大量的新建项目取代老旧的产物是必然的。
  这个情况,不仅仅当官的明白,从商的同样也清楚,甚至是一般的市民,都会时不时讨论一下。毕竟,有新建,就会有拆迁,有拆迁,就会有补偿。
  关于补偿,也会有人觉得赚到了,有人觉得亏大了。这中间就有分歧,有分歧就会矛盾,有矛盾就会有议论。
  “你还真是有眼光,有胆色啊。巾帼不让须眉。”张文定看着苗玉珊,由衷地赞赏了一句。

  “光有眼光和胆色,是成不了事的。最重要的,还是要有靠山啊。可惜,我在随江没有靠山了。”苗玉珊叹息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到张文定身边,伸出手,似乎想要在他脸上摸一下,又或者想抱抱他,可最终还是缩了回去,只是垂下头,望着他,似自语又似相问,“你能让我靠一靠吗?”
  张文定看着她,嘿嘿一笑道:“你这样的人物,应该找个粗大腿抱着才对,我这细胳膊小腿的,承受不起啊。”
  这个话说得相当不客气,仿佛用力地撕开了苗玉珊本已愈合了的旧伤疤,痛得苗玉珊眉头不自觉地一皱,随即便又展开,自嘲一笑道:“我这样的人物。嘿,我这样的人物,你自然是看不起的。我早就知道你是看不起我的,我不应该过来的,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过来了,我还有点幻想。幻想着你就算不肯给我机会,至少也不会……哈哈,都是我自作多情,我比你大那么多,又是残花败柳,哪能入得了你的法眼?”

  日期:2016-12-04 0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