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7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红军摇摇头:“我是你舅啊。”
  两舅甥对视而笑,再没有一丝一毫生分的味道,浓浓的亲情迷漫着,似乎就连无形的气氛都温暖不少,比中央空调中散出的暖气效果都要好。
  想到舅舅的工作,张文定就关心了一句:“你去国土局,明年应该有得忙了吧。”
  “市局还好。”严红军老神在在的样子,看了张文定一眼,稍顿了顿才继续道,“区县局更忙。我这儿你不用操心,多想想你明年的工作要怎么开展吧。”
  亲情一冒出来,严红军就迅速进入了舅舅的角色,准备要对外甥言传身教耳提面命。

  张文定道:“明年的工作……等分工明确之后再说吧。反正到时候不管分管哪一块,都少不了到随江来要支持,到时候就靠你了。”
  “随江的支持有限,你们的目光,还是要盯到省里。”严红军摇摇头道,“县级市,和一般的区县还是有所区别的。最主要是你个人,要多往省里跑,多结识点人。明年的话,我感觉你最好还是到省委党校呆段时间。”
  张文定皱起了眉头,有点不愿意:“明年的工作会很忙啊,恐怕抽不出来时间。唉,我是准备后年找个机会到省委党校学习去的。”
  严红军问:“武省长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个问题,张文定就很头痛。
  关于他的工作问题,武玲曾不止一次跟他提过,要他去省里呆两年,可他现在是真的不想去省里,安青这边还有许多事没做,他真的不甘心就这么黯然离开。
  甚至他觉得,对于安青,他都有感情了。这跟他在开发区、在市委组织部、在市旅游局工作的时候那种感情是不一样的。
  安青这个地方,他的感觉最复杂。

  这是他从参加工作到目前为止,最没做出成绩的地方,可他也在这儿见证了安青撤县建市的圆满完成。他没有在农林水这一块有什么特别的建树,可他走过不少乡村,以一个地方官员的身份跟人民群众交谈,直面了他们真诚简单的笑脸,也旁观了他们无奈认命的辛酸。
  有时候,他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突然就想到下乡时看到的一张张脸。
  他为自己以前干出成绩后那种自命不凡的感觉而羞愧,他为农村经济的发展而着急,可找不到好办法,着急也就成了干着急,显得矫情。
  他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在县一级政府里,他所面对的情况,对他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他有信心接受这个挑战,可却没有把握把事情做好。在安青的这段日子,让他明白一个事实,他的工作能力并没有自以为的那般突出,他也并不是一个什么工作都干得下来的多面手。
  他在开发区招商引资的成绩,有一部分归功于运气,有一部分归功于开发区的政策支持和地理位置,当然,其实也有他的工作能力在里面。
  只是那工作能力占多少比重,他自己都不清楚——安青的农林水工作,他就没办法凭工作能力拉来大投资嘛。
  县一级,是最磨练人的一级。
  已经磨了这么久,张文定倒宁愿再多磨磨,有背景是好上进,可光有背影没能力,纵然是上进了,恐怕在哪儿都站不稳!
  张文定的沉默不语,让严红军叹息,他多少有点明白外甥心里的纠结,在开发区和旅游局的工作,让这个外甥风光无限,可到安青之后,却是默默无闻。
  这种反差,是个人都会觉得憋屈,都希望做出点成绩给别人看。
  然而,他明白归明白,却不认同张文定的想法,苦口婆心道:“我觉得你还是要和武省长好好沟通一下,到省里呆两年,能够近距离地体会到省委省政府的各项指示精神,让你的眼界再上一个台阶,学会多角度看问题,对你今后的工作,绝对是很有帮助的。”

  “嗯,我知道,再说吧。”张文定摇摇头,明显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
  他当然知道去省里的好处,可是,正像严红军先前所担心的那般,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理想主义的。
  直到分别的时候,张文定邀请严红军晚上一起和程遥斤坐一坐,倒不是担心自己一个人面子不够,而是顺便也把白珊珊的父亲介绍给舅舅,让舅舅合适的时候也关照一下他,当然了,也可以通过舅舅,更深入更全面地了解一下白成。
  严红军没有拒绝,很痛快地答应了。
  当天晚上,张文定介绍了严红军和程遥斤给白成认识,打过枪之后吃饭,正在吃饭的时候,白珊珊打来了电话。
  电话是打到张文定手机上的,然后张文定把手机给了程遥斤,白珊珊和程遥斤说了差不多五分钟的话,让程遥斤相当满意——市委书记秘书这个身份,真的很有震慑力。
  张文定又一次接到父亲电话的时候,安青市正在紧锣密鼓地忙着换届选举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这次张父打电话来,还是因为张磊的事情,一方面是问张文定有没有时间参加张磊的婚礼,另一方面,还是张磊老婆家拆迁那个事情。
  这两个事情,张文定都没有办法给父亲一个明确的答复,只能说看情况,一切等到区县两会结束后再说。
  张父倒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没有多说什么,只叫他在两会结束后,抽个时间回家一趟。

  对于父亲大人的这个要求,张文定没有办法拒绝。挂断电话后,他就把这些事情抛到一边,工作上都忙不过来,暂时哪有闲心管这些?
  郑举突然间推门进来,连敲门都忘记了。
  张文定有点不喜,冷冷地看着一脸激动的郑举,这小子吃春 药了吧,这么兴 奋。
  郑举注意到老板脸上的神色,顿时明白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赶紧收煞神情,但还是难掩眼中的喜色,汇报道:“老板,苏河刚来的消息,他们有重大发现!”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毛毛燥燥的,还不长记性!”张文定冷哼一声,丝毫不为郑举的话语所动,两眼直盯着郑举,盯得他不自在了,才不紧不慢地吐出一个字,“讲。”
  郑举满心忐忑,只不过这时候却也没心思和时间去后悔刚才那不稳重的举动,赶紧道:“苏河打鼓村发现了一个古代人类社会居住的遗址,可能是年代相当久远的古城。”
  “嗯?”张文定怎么都没料到郑举居然会给出这么一个消息,他不禁脸上神情一变,惊诧道,“消息确实?”

  “嗯。”郑举用力点点头,又道,“估计这时候,文物部门也在准备派人过去了。”
  苏河镇发现了古代人类生活遗址,这个确实是个重大发现了。
  不过,张文定惊讶的表情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毕竟,文物部门又不是他分管的,出了乱子跟他无关,有了成绩,同样跟他没关系。
  郑举这小子,真是越来越莫名其妙了,这个事情跟他有一毛钱的关系吗?兴 奋成那样!
  郑举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安青人,在安青有了这么一个重大的历史文物发现的时候,不管跟他的工作有没有关系,他都很激动,觉得相当荣耀与自豪。

  他根本就没想太多,兴冲冲要与老板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可老板的态度如同一瓢冰水泼在他头上,让他瞬间冷静了下来。这一冷静,冷汗也就跟着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