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孔嵘完全像变了一个人,脸色煞白,斜靠在椅子上,整个人就像散架了一样。这个电话已经成为压倒他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明白楚天齐表情里的意思。孔嵘凄苦的一笑:“你赢了,我马上差人去办,希望你要信守承诺。”
  楚天齐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你不信?”孔嵘说道,“我说到做到。”
  “你说到做到?”楚天齐讥讽道,“你就说几点到帐吧。”
  孔嵘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四点,五点二十分之前肯定到帐。”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如果到时不到……哼,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楚天齐站起身,“这两张纸就给你留个纪念,我手里多的是。”说完,走出了屋子。
  厉剑和郝玉芳跟了出去。
  快步追上楚天齐,郝玉芳伸出了大拇指。
  楚天齐一笑:“别来这没用的,赶快去银行。”
  郝玉芳“嘿嘿”一笑:“知道了。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复印的,我怎么就不知道?害得我以为原件被改,还哭的连午饭都没吃。”
  把郝玉芳放到银行,“现代”车向县政府驶去。
  楚天齐忽然问道:“厉剑,你是怎么知道孔嵘行踪的?”
  “听您说‘关键是要找到孔嵘’,所以我中午就出去了。也是孔嵘太狂,没有出了玉赤县城,否则我也发现不了他汽车的踪迹。”厉剑边开车边说,“您放心,我只是利用了一点侦察兵的经验,肯定没有违反道德和相关法律、法规。主任,我是不是做错了?”
  楚天齐淡淡着道:“没有,只不过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记得提前打招呼。”
  晚上九点多,楚天齐躺到床*上,正准备休息,手机却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便按了下接听键:“俊琦,怎么又来电话了?”
  “什么意思,烦啦?不就是一天给你打了四个电话吗?双料主任,是不是以后找你还得预约呀?”宁俊琦娇嗔,“我这可是一应酬完,立刻就给你打的电话,你还不领情?”
  楚天齐马上“嘿嘿”一笑:“哪能呢?我这不是想着你成天工作那么忙,还如此关心我,我很不好意思,也更心疼你吗。”
  “虽然是假话,不过还算有个态度,就不跟你计较了。”宁俊琦“大度”的说道,然后话题一转,“你下午说是在等县长,究竟是怎么回事?资金到了吧?”
  “资金到帐了,快下班的时候才到,连预约时间都过了。所好的是郝股长认识那个行长,才打电话预约了明天提现。”楚天齐轻松的说,“你给我打电话那会,我是刚在邹英涛那里充了一会手机电,是县长找的我……”楚天齐详细的讲了起来,包括和孔嵘的较量,包括县长找他的事。
  宁俊琦听的“咯咯”直笑:“你很有先见之明啊,竟然知道县长会找你?”

  “我那不过是瞎蒙,正好赶上而已,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楚天齐笑道。
  “呵呵,你竟然把领导比喻成死耗子,胆子太肥了。”宁俊琦警告着。
  楚天连忙说:“我说错了,说错了,口误,口误。”
  当然两人不只是斗嘴,宁俊琦也对楚天齐的一些做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楚天齐都虚心的表示接受。两人一直聊到很晚,才挂断电话。

  原来,楚天齐赶到县政府的时候,正赶上县长郑义平那里有客人。邹英涛告诉他,下午有好几户被征地农民给县长打电话,问补偿款什么时候能发。县长好言安抚了对方,便找楚天齐问情况。可楚天齐手机打不通,郑义平就让邹英涛找楚天齐。邹英涛打了好多电话,才从雷鹏那里得到消息,知道楚天齐去找孔嵘了。邹英涛又给孔嵘打电话,也是关机。好不容易才从财政局副局长那里,问到孔嵘的另一个号码,给孔嵘打通电话,找到了楚天齐。

  等楚天齐赶到县政府的时候,县长郑义平办公室有其他客人。邹英涛在数落楚天齐几句后,就让楚天齐先等着。在等县长的时候,他接到了孔嵘的电话,说钱已拨到帐上。紧接着,郝玉芳也打来电话,确认资金到帐,并言说已经向行长预约了明天的提现。一直等到六点多,县长还没忙完。邹英涛传话,说县长已经知道资金到帐的事,让楚天齐回单位,明天把发放补偿款事宜圆满处理好。楚天齐便打道回府了。

  二月二十八日,星期三,晴。
  早上九点钟,玉赤县开发区就像赶集一样。二、三百名穿着各色衣服的男女老少,集中到了开发区办公楼下,有的人更是要直接上楼,但被姚志成和苟大军给拦下了。
  众人站在楼前空地上,开始七嘴八舌的吵吵起来:
  “不是说今天发钱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
  “就是。我看八成又是骗我们的。”
  “当官的说话还能有个准头?”
  “肯定是没钱,要有的话还用等到现在?”
  “我看也是没钱,说好的提前通知,今儿个都二月份最后一天了,也没接到电话。”

  “要是不给钱,我们还到政府去。”
  “对,到政府上丨访丨,现在就去。”
  “对。”
  “对。”
  “对什么对,过了今天也不迟。如果今儿个不给,明儿个就直接到市里。”
  人们吵混半天,还是留在原地。有的人聊天,有的人或坐或蹲打着扑克牌。

  常务副主任办公室。
  站在窗前,望着楼下攒动的人群,王文祥有一丝兴奋,也有一些不安。兴奋的是老百姓又聚到一块,那就离闹事不远了,只要闹事的话,楚天齐肯定要担责任。因为楚天齐既是当时处理上丨访丨的当事人,也是现在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毫无疑问的第一责任人,也可以说是唯一责任人。
  王文祥不安的是,据听说县长已经把钱批了,还听说财政局好像也把钱给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老百姓今天就能拿上钱,肯定就不闹腾了。而楚天齐不但不会被追究责任,反而位置更加稳固,自己几乎就彻底没戏了。
  只要没有百姓上丨访丨这类的事情发生,没有上面领导铁定收拾楚天齐的话,自己是绝对没机会的。论能力,好像人们都公认楚天齐比自己强。论手腕,自己肯定弄不过那个人精。就是以前自己最得意的人气支持,现在也完全变了,变得敌弱我强,尤其以前的死党老冯,近期更是当起了老好人,自己就更势单力薄了。

  基于以上原因,王文祥根本就不能和楚天齐扳手腕。最要命的是,审计局又继续审计上了,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找到自己头上,自己又哪敢轻举妄动?
  所以,老百姓闹事就是自己唯一的希望,王文祥太希望他们闹起来了,但闹起来的前提是老百姓拿不到钱。
  想到这里,王文祥走到座位旁,坐了下来。他拿起电话听筒,在话机上摁下了几个数字。
  很快,话机里传出一个很低的声音:“王主任,就我一个人在,你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