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且看其余几个人,赵一云、杜晓帆、林雨、石磊四人,跟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样,被特种兵们套上黑色的头罩扭着胳膊押出了101房间。
  薛猛看见,转身过来,拉开拳头老实不客气的就一拳头砸在了李牧的太阳穴上,李牧的脑袋还没来得及撞上陈韬,就直接一歪,彻底昏死过去了。薛猛随之给李牧带上头罩,一个人跟拎小鸡似的把李牧夹着走了出去。
  陈韬整理了一下着装扫视着房间。
  当然,用不着薛猛出手,陈韬一根手指头就能制服李牧。只是薛猛有下级的觉悟,能自己动手的,就应当替领导分担。
  101房间没什么特别的,当然墙壁是避免不了斑驳不堪的。
  陈韬转身走出去,他没有直接从二楼跳下去,而是不疾不徐地走了楼梯。

  不知道什么时候,五辆猛士车已经在前院里面整齐排列着停好,卜美玉站在边上,在两名特种兵的协助下,在每一个人的前胸后背上贴上号码。
  1号,2号,3号,4号,5号,分别对应李牧、杜晓帆、赵一云、石磊、林雨。
  可怜的大头兵们,小队代号被剥夺了之前,自己的代号也宣告失去。
  也许他们醒来之后会大骂,怎么不是教官先集合队伍来上一通“从今天开始你们没有名字没有自由甚至没有尊严”的训话,然后才是给安上数字编号。

  压根他们就没想过,在陈韬为首的教官们眼中,第一眼看到他们的时候,就没有把他们当成人。
  五个人被依次押上猛士车,每台猛士车除了押着人的两名特种兵,还有驾驶员和副驾驶上的持枪警卫。
  没有例外,他们都戴着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的黑色头罩,若不是身上的猎人迷彩服,与影视作品上的银行劫匪无疑。
  另外有一辆敞篷猛士停在院子外面的路上,陈韬大步走过去登上副驾驶座,卜美玉亲自开车,薛猛跳上后面的车厢,扶住粗大的扶手站立着。
  陈韬打出一个手势,卜美玉松离合挂档上油门,后面五辆猛士车次等跟上,朝营区外面驶去。
  此时天空还是一片黑暗,营区也是一片黑暗,甚至连路灯都没有,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整个过程,除了陈韬发出的开始命令,没有任何语言上的沟通,所有的一切都在静默状态中完成。
  前面也许是人间地狱。
  猛士车组成的车队一路疾驰朝深山老林开进去,头车上的陈韬把控着一切。
  一直走到连猛士都没法开进去的地方,那里早已经荒无人烟。陈韬命令停车,打出手势。一号车的车厢门打开,两名特种兵把李牧抬下车,薛猛从脚下拎起一只透明的塑料袋跳下车,和他们一起走进山林里。

  陈韬跟着走过来,看着他们把李牧扔在一棵树下,薛猛把手里的透明塑料袋放在李牧身边。看了看时间,陈韬点点头,众人撤离。
  车队继续前进,留下昏迷的李牧在那林中。
  “组长,他至少还得一个多小时才能醒过来,这气温,怕是要给人冻坏了。”卜美玉担心地说。
  陈韬摇摇头,“不会。”
  后面的薛猛说道:“老卜你就放心吧,如果他的身体素质连个把小时的寒冷都扛不下来,天亮就可以给他送回老部队去了。”

  此时是冬天,自然不会担心有什么毒蛇出现,当然那里也是经过处理的,关键还是气温。
  卜美玉依然有些不解地说,“既然不是把他们往特种兵的方向训,我觉得这样的强度是比较苛刻了。”
  “任何团体都是由单体组成,个人素质上不去,团队的战斗力提升就是个笑话。”陈韬说道,“而且,没有任何规定注明,他们的素质就一定不能比特种兵的强。”
  薛猛呵呵地笑了笑,说,“组长这话我严重同意啊!咱们也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既然他们是全军第一支空中突击部队的小白鼠,那么接受超越特种兵训练强度的训练,也不算什么。”
  这话他没有说错,因为就连他们特大的兵,也没有经历过陈韬这样的训练方式。平心而论,反正特大是不敢这样训练新兵——真的会出人命的。
  颠簸的猛士车上,陈韬沉声说,“空中突击部队中,精确射手尤为重要。我军对精确射手和狙击手还没有完全清晰的概念,因此咱们只能以最高的标准对他们进行训练。先单兵,后团队,从小抓起,以小见大。这就是这次特训的意义。”
  薛猛和卜美玉重重地点头——最起码卜美玉不再会心里瞧不起陈韬,自从陈韬露了一手之后。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车队在规定的坐标点停下,次第把剩余的四个人扔下,所有人都标配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老式迷彩服和一些小东西。
  天蒙蒙亮的时候,猛士车队撤走,在既定的平地驻扎下来,那里已经有几辆后勤车辆在,两顶野战帐篷也搭建了起来,其中一顶有红色十字的标记,边上停着同样有红色十字标记的依维柯救护车,另外一顶则是陈韬的临时指挥所了,边上停着已经把天线树立起来的通信车。有好些兵在这个临时营地里忙碌着。
  仅仅有五个兵,但是为这次特训投入的资源绝对不容小觑。单单是配合特训的人员,除了一个排的特种兵之外,还有多达二十余台各种车辆以及将近一个连的后勤支撑人员在为这次特训提供支持。

  从军费的消耗来看,这次特训,将会用掉足够举行一场军区级别的猎人集训的费用。
  雾气之间,这处临时的迷彩色的营地和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颇有些人间仙境的意味。炊事车那边正在制作着热气腾腾的早饭,相信到了饭点大家就都能吃上暖胃的热食。
  镜头转移到李牧那边,寒风刺骨的老林之中。
  有句话说每天把我叫醒的不是尿意而是贫穷,这话说得有一定的道理,毕竟李牧是被冷意叫醒的。
  艰难地挣扎着爬起来,使劲儿地甩了甩脑袋,终于能看清楚些东西了。他的身躯开始颤抖起来,牙齿在打颤。
  这里是几眼都看不到尽头的山林,各种树木藤蔓在起伏不平的山地上面生长,天空已经微微发亮,一天最冷的时刻。
  李牧四处观察,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的踪影,目光最后落在了身旁的那只透明塑料袋里,里面装了一套87式四色丛林迷彩服。
  赶紧的拿过来取出迷彩服飞快地穿上。
  要知道,李牧身上只有一套标配的深灰色保暖衣,在气温只有三两度的清晨山林里,是绝对没有办法抵御多长时间的!
  老式迷彩服、老式牛皮武装带、老式迷彩帽和水壶挎包,挎包里装着厚厚的老式纯色雨衣,水壶是空的,除此之外,还有两根火柴,一根背包绳,哦,还有一双迷彩胶鞋一双袜子。
  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