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6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无法阻拦,也不想去阻拦,回望这边的山门,一地的尸体,血泊之中,还有七八人是跟随龙重山一伙的神池宫高手,这些人投靠了龙重山,在昨夜的杀戮之中充当了帮凶。
  一场厮杀下来,我有些精疲力竭,而屈胖三不负众望,将山门给打开了来,然后带着我们离开。
  神池宫的山门内外,完全就是两个天地,重新回到了冰天雪地之中,让一身热汗的我止不住地哆嗦发抖。
  不过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没有停留的打算,离开了这边的山梁,然后下山。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这事儿是相对的,普通人或许十分艰辛,但对于我们来说,找几块木板,我们就可以顺着大雪滑落而下,于是很快,我们在中午的时候,就已经抵达了天湖旁边的度假村里。
  度假村这儿依然如旧,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我们连番折腾,十分疲惫,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进入其中,然后找了个馆子吃饭。
  不过来到人群聚集之地,陆左和杂毛小道自然还是变装易容了的。
  在这样的冬季,度假村里也没有什么好待的,生意寡淡,偌大的厅堂只有三桌散客,我们进来,坐在了窗边的角落,等待着服务员将饭菜上来之后,各人一顿饱餐,随后来到了外面,谈起了接下来的打算。
  陆左告诉我,说让我带着卫木、迦叶前往迪化的西北宗教局,由那边通知到总局,看看是否可以相见。
  至于他和杂毛小道,因为身份太过于敏感,所以还是算了。
  他们就在这儿扎着,监视神池宫上面的动静。

  我问屈胖三和朵朵是否跟我去,陆左看了一下屈胖三,跟他商量,说陆言经验不多,还得你帮忙照看。
  屈胖三的本意并不想去,不过陆左这般说,却满足了他心里的虚荣心,最终还是答应下来,不过问陆左,说想带着朵朵一起去。
  平日里陆左总是不会拒绝屈胖三的要求,不过这一回却没有答应。
  朵朵的身份,其实也挺特殊。

  带着她,无疑就表明了他陆左就在这附近。
  当然,陆左从茶荏巴错里面出来了,这事儿估计是瞒不了多久了,毕竟在神池宫里面的时候,他已经跟反叛的蒺藜公主打过了照面,那帮人可没有给陆左保守秘密的义务。
  所以我们去了迪化之后,他们就遁入地下,不会给我们知道任何消息,只是必要的时候,会再出现。
  尽管我并不愿意跟陆左、杂毛小道他们分别,但卫木这事儿又不能拖。

  如果拖下去,天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江湖儿女轻离别,简单地聊过之后,我们准备离开,而陆左则笑着对杂毛小道说道:“走吧,刚才那里面,有几个是黑暗真理会埋在这里的眼线,咱们过去清理一下。”
  我有些发愣,回想起刚才那几桌人,却怎么也想不起到底谁可疑。
  我问要不要帮忙,杂毛小道笑了,说你们走你们的,这点儿事情,我们也只是无聊的时候,逗个乐而已。
  他们说得轻松,我就不再多想。
  我们当天来到了博格达峰脚下,然后徒步而行,与次日清晨抵达了存放汽车的村子,在此之前,卫木将他那头天山福灵豹给放了,让那畜生自己在山中生存。
  我开车,当天就抵达了迪化。
  到了地头,结果我却是迷茫了,偌大的迪化市,西北宗教局又是秘密部门,跟挂着牌子的宗教事务局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我着实有些弄不清楚。
  不过对于这事情,我倒是想得开,既然需要求见黑手双城,找他手下的人自然没错。
  本着这样的想法,我给黑手双城的手下大将林齐鸣打了电话。

  林齐鸣作为东南局大佬,通话的过程有一些曲折,不过好歹也是联系上了,对于我的来电,他有些惊讶,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告诉他,说我现在在西北迪化,然后将天山神池宫发生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听到我的讲述,林齐鸣那边沉默了许久,方才沉声说道:“黑暗真理会是宗教总局一直重点关注的异端教派,因为与拜火教有着密切联系,所以黑名单中榜上有名,尽管天山神池宫与官方、江湖都无关联,但只要是在我们国家的土地上,都是绝不容许的——你放心,告诉我你现在的地址,我立刻转告西北局的同志,让他们去接你们。”
  听到林齐鸣的表态,我松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走远了一些,然后说道:“好有一件事情。”
  林齐鸣说你讲。
  我说我离开的时候,神池宫的神姬宫主拜托了我一件事情,让她儿子卫木带了一封信,希望拜访陈局长。
  林齐鸣有些诧异,说拜访陈老大?什么事情?
  我有些尴尬,说这个……
  林齐鸣说陆言,陈老大曾经去过神池宫,估计是跟这位神姬宫主有点交情,她们怕官方不管此事,所以才会如此,不过你跟他们讲一下,请一定放心,现如今已经不再是江湖纷争了,而是赤裸裸的侵略,宗教局对于这种事情,一定会管到底的,绝对不会有任何放纵……
  我打断了他的话,咳了咳嗓子,说不,林大哥,这件事情有点儿复杂——卫木的长相,就好像你家陈老大年轻的时候一样。
  呃?
  林齐鸣听到这话儿,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好,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转告。”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越野车抵达了我们所在的人民广场,从副驾驶室上跳下了一个留着胡子的中年男人,走到了我们跟前来,问道:“请问是陆言先生么?”
  我点头,说对,是我。
  中年男人主动出示了工作证,说你好,我是西北局特勤处的张启聪,奉命前来迎接各位。
  我查验过了工作证,然后伸手与他相握,说你好,麻烦你了。
  张启聪温和地一笑,说客气了,局领导在等着诸位,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说罢,他领着我们上了车。
  四个人坐在后排,座位有限,我不得不抱着屈胖三,这小子身子扭来扭曲,怎么都觉得别扭,坐在副驾驶室上面的张启聪有些不好意思,说对不起啊,不知道你们有多少人,我原本以为只有两个。
  我抱着屈胖三,平静地说没事儿的,应该不远吧?
  张启聪说不远,不远,很快就到了。
  他说是这般说,结果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来到了一处单位大院前停下。

  这儿的管理挺严,门口还有武警站岗,出示了通行证之后,越过几栋建筑,然后直接来到了一处小红楼跟前来。
  张启聪跟司机师傅交代了两句,然后领着我们下了车,走进了小红楼前,对我们说道:“局领导在三楼会议室那里等你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他讲。”
  日期:2016-07-0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