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7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他夺得了个区县的纪委书记甚至是丨党丨委专职副书记,那也没什么意思,再怎么高配正处,那也是个副处的职务,哪有在市国土局当一把手来得爽!
  一个正处级干部,曾经的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现在的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局局长,下到区县去干副职,那也太不合规矩了。
  就算他严红军自己不要脸了,随江市委还要脸呢——干部任用,没这么乱来的吧?

  能上不能下,这话可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而是要体现在具体的干部任用工作上的。
  “要调整分工了吧?”严红军看着外甥那已经不再青涩稚嫩的脸庞,平和地问道。
  “嗯,快了,开会之后吧。”张文定点点头,忽然问,“这次区县选举,市里怎么分工的?”
  张文定问的这个分工,指的是各区县选举的时候,随江市委会有领导坐镇各区县,以确保组织意图贯彻落实、选举工作正常有序不出状况。
  一般情况下,一个区县会有一个市委常委来坐镇,市人大也会有领导下来指导换届选举工作。
  严红军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应该还要等几天吧。你问白珊珊不就行了,她的消息最可靠。这次调整分工,你管哪几个部门?”

  张文定道:“还没定,估计交通有难度,看城建怎么样。”
  严红军沉吟了一下,拉长声调道:“城建啊……”
  见到严红军这个反应,张文定就纳闷了,皱了皱眉头,看向舅舅问道:“怎么,城建……有什么问题?”
  严红军也皱起了眉头,缓缓说道:“城建这一块,牵涉面相当广,比交通那一摊子还复杂,不是那么好搞的。”
  “哦,这个我倒还不清楚。”张文定眉毛挑了挑,心想程遥斤自从当了随江市住建局局长之后,过得是相当滋润啊,也没见他诉过苦。
  不过,这话在心里想一想就行了,可是不能跟舅舅说的。
  做人要知好歹,舅舅关心你,你得领情。

  严红军看出了张文定的不以为然,有心再劝一劝,可到底还是没开口。
  外甥大了,有主见了,劝是不劝不好的,自己奋斗了这么多年也还只是个正处级,还是靠了外甥的力还捞个实权位置,要不然可能会在老干局干到退休,而外甥年纪轻轻地就已经是手握实权的县领导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劝呢?
  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以前他自己闯出来了,以后的路,也还是由着他自己去闯吧。
  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有最浪只有更浪。
  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了,自己在一旁稍稍帮忙看着点就行,以后还是要看他们的呀。
  张文定看出了严红军的欲言又止,一瞬间就明白了舅舅心中的顾虑,想到以前舅舅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可现在怎么就有点生分了呢?
  他在心中暗自叹息,表面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情来,颇为诚恳地说道:“舅舅,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你也知道,在下面干工作,难度相当大,你要多教教我。”
  听到这个话,严红军心里很是受用,笑眯眯地说:“干工作我也没什么东西好教你的了,遇到什么困难了呢,我卖出这张老脸,多少还是有几个人认的。你既然有信心把工作干好,那不管是交通还是城建,就按你想的去干,做什么事,只要把大道理占住了,你就不用怕。”
  严红军毕竟也是个老牌正处了,他是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又在市委办干了那么长时间的主任,结识的人非常之多。

  虽说到了老干局之后,有些人不看好他跟他不怎么来往了,可现在他的行情又有不同,许多人又开始和他走得近了。他说这个话,还真不是吹牛,别看张文定在木槿花面前比他说得上话,可真要论起办事的关系网,张文定拍马都赶不上他。
  “嗯,到时候肯定有许多事还要找你的。”张文定点点头,想到自己在农林水的工作上搞得平平淡淡,等到调整分工之后,一定要干出些耀眼的成绩来才行。
  到时候,不管是省里还是随江市,只要能够拉得上关系的,都要去寻求帮助,再像以前那样单打独斗,那真的又会一事无成的。
  严红军点点头道:“城建方面的东西,你可以找找老程,程遥斤,和他好好谈一谈,开拓一下思路。”
  张文定道:“今天晚上约了他一起坐坐。”
  “嗯。”严红军再次点点头,对张文定主动约程遥斤的做法表示赞同,然后感慨道,“老程是个人才,就是被耽搁了。城市规划这方面,他的观念和思路都是相当有前瞻性的,可惜了。”
  张文定明白严红军嘴里的可惜是指的什么,程遥斤的观念和思路有前瞻性,可这个残酷的现实却是急功近利的。
  大家都在追求短平快的项目,都只希望在自己任期内出政绩不出事,而不会去考虑什么十年后二十年后的情况了。

  这一声可惜,真是无奈至极了。
  对这个话题,张文定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沉默以对。
  严红军没想到自己的外甥约程遥斤并非是请教工作上的问题,而是办私事,这时候见到外甥的沉默,以为是对程遥斤的认可,赶紧提醒道:“老程那个人有那么点理想主义,没认清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年轻的时候吃过不少苦头。你还年轻,又是习武之人,有时候难免有点血性过头。这个你一定要注意了,做事可要深思熟虑,凡事三思而后行,别莽撞。光拳头解决不了问题,光理想也就是空想。”

  张文定被这个话说得有点无地自容,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么冲动了,可留给别人深刻印象的,依旧是以前那些冲动的事件。
  这时候,张文定突然想到了档案这个东西。在这一刻,他终于深刻体会到了档案的重要性了,比在组织部工作的时候体会得还要深刻。
  如果他以前那些冲动的事件被记录进了档案里,那对他以后的影响将会很大,还好那些事情是不会记进档案的。可是,在他人生的档案中,任何一件发生过的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别人或许不知道,可他自己却能够随时查阅,以供自己回顾、反思。
  以前的事情,没有造成什么重大的后果,所以没有记入档案,可以后呢?
  不可能每次都是那么幸运的,还是要向舅舅所说的那样,凡事三思而后行啊!而且,有些事情,就算没有记录进书面的档案,可却进了领导心里的档案,那是比书面的档案更要命的啊!

  想到这些,以张文定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竟然也生出了些许的后怕。
  他深深地望着严红军,郑重地说:“嗯,你放心,我已经长大了。以后再犯糊涂,你直接扯皮带抽我。”
  严红军由衷地笑了:“你都已经长大了,我抽你干什么。你个臭小子,给我下套呢,从小到大我就没用皮带抽过你,不对,我根本就没抽过你!”
  张文定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道:“让我想想啊,好像,从小到大,你确实没抽过我。舅舅,你对我是真好。”
  日期:2016-12-0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