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67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刻,他比刚知道女儿做了市委书记秘书的时候还要自豪,真的是……养了个好女儿啊!
  白珊珊虽然很想让张文定为难一下父亲,可眼见着父亲坐下后就不敢说话了,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
  目光在父亲和张文定脸上转了一圈,白珊珊开口打破了沉默:“爸,张市长工作很忙的,我约了好多次,今天他才从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你把你的情况照实跟张市长说说吧。”
  白成下意识地看向张文定,然后便准备站起来,被白珊珊扯了一把,才继续坐着,可那屁股就有点不安稳了,总觉得不管如何坐,都坐不自在。
  张文定跟白珊珊毕竟还是关系不一般,总不能冷得太过火,反正现在白成已经表现出对权力的敬畏了,他也不需要再怎么装了,便看着白成,先开口道:“听珊珊说,白总准备把公司迁回来?”
  这个话,说得真的是相当客气了。

  其实刚才白珊珊就和张文定说起过她父亲的一些情况,他知道白成并没有成立公司,只是一个包工头,带着队伍干工程,就连挂靠到别人公司下面干个项目部的实力都没有。
  说起来,其实挣的也是个辛苦钱,一个不小心,工程款结不了,白成还得赔呢。当然了,总的来说,还是赚了些钱的。
  白成听到公司二字,饶是他面皮再厚,也禁不住有点微微发红,但这时候,明显是不好解释的。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讨吃不过本地方,我现在年纪也大了,老在外面跑也累得很。回来再干几年,等到珊珊结婚了,我也就了了桩心事,到时候就好好休息休息。张市长,随江这几年,真是一年一个样啊,有些地方已经和大城市一样了,这些都是你们这些领导肯为老百姓干事……”
  张文定心想你这个马屁拍得可不高明,不要钱的套话随口就来:“随江这些年的发展,离不开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更离不开广大干部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话出口,他才觉得有点不对劲,自己面前坐的这个人,可不是体制内的,而且还有个白珊珊在一旁,这种无聊的废话说出来,还是有点煞风景啊。
  好在白成目前还处于对副市长的敬畏以及自己能够和副市长交谈的喜欢之中,倒是丝毫都没觉出副市长先生这话说得没有一点诚意。
  不过,眼见张文定没摆什么副市长的架子,白成总算平静了一些,说话也有条理了许多,硬着头皮把自己那工程队的情况说了一说。其实有些夸张的成分,但也没吹得太狠,也不知道是不是白珊珊先前叮嘱他要照实说情况的话起了作用。

  白成带的队伍,房地产和公路项目都做过,但没有接过桥梁的工程。
  俗话说金桥银路草建筑,白成一直没有在桥梁这一方面混过,他自己感觉还是比较遗憾的。
  这次回随江,倒也不是想凭借女儿的面子插足桥梁这一块,他的目的,只是想着能够在城市道路的改造工程中,小包上一段路,不求做二包,只要三包就满足了,如果实包不到道路上的,干房屋建筑也行。
  他明白,只要女儿肯帮他,他干了工程,就不会出现结不到工程款的情况。
  在外面这些年,抢工程的艰难、结工程款的无奈他是深有体会。

  正如他先前所说的,他老了,希望以后的工作能够干得轻松一点,他不想再像以前那样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却还终日心慌了。
  按白成所说,他做过的工程,就算是包亏了赔钱,也会保证工程质量,不会干成豆腐渣工程。
  这一点,白珊珊也从旁帮了一下腔,而白成更是举出了好几个例子,都是外地的,哪个城市哪条路,别的段没一年就烂了,他们负责干的,几年都还没坏。
  这些话,张文定没有完全相信,他对于干工程这一块,是一点都不熟悉,也分不清钢筋的型号和水泥的标号,所以对于白成说的一些专业词语,根本就听不太懂。

  不过,他还是强调了一次质量问题,然后当着白家父女的面,给程遥斤打了个电话:“程局,明天能把你宝贵的时间给我借点吗?”
  程遥斤就在电话那头笑骂了起来:“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说怪话了啊,明天你请客,紫霞会所,打两炮去。”
  若是平时,张文定少不得要和他调笑两句,可现在有白珊珊在一旁,又有白成在场,他还得保持一下副市长的威严,不能随便乱开玩笑,应道:“程局你财大气粗还要打我的秋风,不地道啊。明天什么时候?”
  程遥斤哈哈笑道:“当然是晚上了,白天打什么炮嘛。”
  张文定暗叹不已,一个技术型的人才,当了官之后也这么油嘴滑舌了。
  这个打两炮,可不是找两个小妹妹,而是指在紫霞会所里玩枪。
  男人嘛,不管是威猛型的还是书生型的,对于各种军事用品都是有点点热爱的,这其中,枪就尤其突出了。
  以程遥斤的身份,并不是在紫霞会所消费不起。
  不过,他要让张文定请客,那也是一个拉近关系的手段——明知道张文定这种时候打电话约明天的时间肯定是有事相求,他直接就要张文定请客,这就是相当痛快地答应了,甚至连什么事都没问。
  这不是程遥斤不够稳重,而是程遥斤老谋深算。
  他现在的位子是木书记给的,可同样也受了张文定很大的人情,如果没有张文定,木书记当初根本就注意不到他。再者,以他对张文定的了解,这个年轻人工作能力很强,后台很硬,老婆又特别有钱,基本上不用担心他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那么,自己何不把人情做得漂亮一点呢?
  挂断电话,张文定就看着白珊珊道:“明天晚上,紫霞会所,你去不去?”
  白珊珊皱起了眉头,她其实不想去,可是,如果不去的话,为的又是她父亲的事,谁知道程遥斤会怎么想呢?可如果去的话,那有她自己出面就行了,何必还要拉上个张文定呢?
  让程遥斤一件事情送出去两个人情,那不是太便宜程遥斤了吗?

  唉,怎么早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呢?
  白珊珊觉得自己犯下这种粗心大意的失误实在是不可饶恕。这种很常见的细节问题,不应该被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秘书所忽略啊。
  看来处理起亲人的问题时,感情占了上风,连智商和情商都会暂时降低。
  “如果没时间,到时候给程局打个电话。”张文定看出了白珊珊的为难,笑着道,“领导也不知道明天会忙到什么时候,你把领导安排好,比什么都重要。”

  “谢谢领导体谅。”白珊珊点点头,对张文定很是感激。
  打个电话,虽然也要领程遥斤的人情,可相比于见面来讲,那人情小得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更何况,明天还有张文定亲自到场,主要人情,还是在张文定身上。
  白珊珊谢张文定,是谢得相当诚恳的,也是谢得有原因的。
  张文定叫她只要打个电话就行了,那就表示,就算程遥斤心里有些什么不舒服的想法,他也会帮忙摆平,让程遥斤务必把这个事情解决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